Air

吸血鬼传奇 第一部 01【独法】

        这一年的冬天特别寒冷,天空有飘不尽的雪花,山上有刮不完的北风,刚刚结束的拿破仑战争让整个欧洲都陷入无尽的疲惫和悲伤之中,然而这一轮被压制的革命风暴远没有结束,自从平民看见获得自由的可能性,他们就再也不愿意接受任何人的压迫和统治。

       相较于法国的蠢蠢欲动,整个德意志地区还在舔舐曾经被拿破仑侵略的伤口,各国诸侯都开始胆战心惊的关注着普鲁士的一举一动,他不会安于现状,所有人都明白这个道理,而将普鲁士视为眼中钉的奥地利依然挣扎着想要维持他那虚弱的殖民统治,《维也纳条约》签订了,哈布斯堡王朝的统治却摇摇欲坠,被他剥削的意大利、波兰以及波西米亚地区都开始掀起了革命的浪潮。

        明天就是圣诞节,路德维希将母亲买好的饰品挂在了院子前的圣诞树上,自从他的哥哥基尔伯特义务进入普鲁士军队后,他就不得不承担起更多的农活和家务,他的父亲答应他们会在圣诞节前回家,这让他的母亲开心的做了满满一桌子的菜。

        直到深夜降临,路德维希的父亲才从城市赶回到家,寂静的乡村回荡着马车疾步的声音,他的母亲早早的撑着雨伞跑了出去,思念让她飞快的奔入丈夫的怀抱。路德维希沉默的将几块煤炭加入炉火中,他对着父亲微笑了一下,接受了对方拥抱,一家三口端坐在餐桌前做了祈祷,就开始进食难得丰盛的晚餐。

        牛排的味道鲜嫩而又美味,土豆泥难得加入了奶酪和黄油,路德维希聆听着父亲对各个城市的精彩描述,内心不由得荡漾起对外面世界的向往,他也想离开这个村庄,像他的哥哥那样参军也好,像他隔壁邻居那样到工厂做工也行,总归要比待在这枯燥乏味到让人窒息的村庄要好得多。

        “父亲,明年我就14岁了。”路德维希淡淡的说着这件事实。

          老贝什米特终于停下了嘴上的夸夸其谈,路德维希和他的哥哥、父亲都不太像,过于沉默冷静的他总是和这个家有一种奇怪的疏离感,这让他更加渴望离开这里从而获得自己独立的人生。“恭喜你,孩子,你也可以承担更多的工作了。”老贝什米特显然并不了解小儿子的真实想法。

         路德维希闭紧了嘴没有说话,他看向母亲欲言而止的眼睛,明白了自己的请求根本不现实,他必须待在这个家,他必须照顾自己的母亲,他只好放弃继续争取自己的愿望,无可奈尔的点了点头,“是的,父亲。”

         老贝什米特赏识的点了点头,他的小儿子总是那个更乖巧、更懂得体谅家人的孩子,“路德,等到基尔回家,你就可以出去学工了。对了,晚上记得要把门关紧,最近有几个村庄突然被野兽袭击,死了很多人。”

          路德维希轻轻的点了点头,他帮助母亲清理好厨房,又出门收拾起院子的垃圾,把圣诞树上的雪扫干净,等到这一切都整理干净后,他终于可以回家休息,结束这疲惫的一天了。

          他刚准备关门,房间里突然响起的尖叫声让他惊吓的赶紧爬上楼,母亲住的房间已经打开,不明的血迹让他整个心脏都紧缩了起来,他抓紧手里的铁锹,屏住气,小步的走进母亲的房间。

           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他的父亲已经没了气息,浑身鲜血的躺倒在床上,母亲被一个黑衣人挟持,尖锐细长的牙齿戳进了她的脖子,路德维希猛地抓起铁锹向黑衣人扑了过去,可惜一切都太迟了,他的母亲身体早已冰冷,黑衣人顺势向后退了一步,带着诡异的笑容看向怒火攻心的路德维希,“多么漂亮的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路德维希想要上前用铁锹敲碎黑衣人的头,想要用全身的力量将面前这个刽子手撕个粉碎,可他的身体根本无法动弹,意识像是脱离了控制一样,情不自禁的回答了黑衣人的问题,“路德维希.贝什米特,我叫路德维希.贝什米特。”

            黑衣人脱下头上的礼帽,卷曲的金色长发在月光下发出奇异的闪光,深蓝色带着笑容的双眼即多情又无情,微微翘起的嘴角显示出他对新猎物的满意程度,“好吧,路易,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

           路德维希睁大双眼充满恨意的瞪向面前的怪物,他拼尽全力想要挣脱控制杀掉黑衣人,可无论他怎么想要用大脑控制身体,怎么努力运用身体的每个肌肉,他都无法动弹,他张了张嘴面无表情的回答道,“我愿意。”

评论(2)
热度(15)

© 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