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蒙眼(独法、米法、英法)

法叔生日快乐,永远爱你我的男神

弗朗西斯眯着眼看向身上起伏的人,如同天空般湛蓝的双眼带着一丝尚未褪去的稚气,紧致的肌肉和小麦色的健康肤色散发出浓郁的荷尔蒙,富有技巧的冲撞和恰到好处的体贴让他难得的兴奋起来。

弗朗西斯伸出手快速的抚摸起自己的下半身,极致的兴奋感让他绷紧了身体,他就快要到达兴奋的顶端,可还是差那么一点,弗朗西斯知道那是什么,他用左手挡住了双眼,脑海里想起另一个人的身影,那羞涩的眼神、温暖的笑容和偶尔的偏执与强势,混合着强烈的占有欲和炙烈的欲望都
总是能轻而易举的激起他最深的爱慕与最疯狂的Kuai gan.
阿尔弗雷德按下电灯的开关,弗朗西斯终于可以尽情的沉浸在自己的幻想当中,他想象着路德维希霸道而又温柔的亲吻,想象着他痴情疯狂的眼神,想象着他霸道的冲撞和富有技巧的挑逗,想象着他耷拉在面前的几缕金色刘海,总是挂在胸前的军牌,漂亮的钻石耳钉,想象着他的一切,而弗朗西斯爱他的一切。

弗朗西斯流下眼泪大叫一声高潮了,阿尔弗雷德结束后趴在他的身上大口喘着气,两人沉默了很久没有说话,弗朗西斯打开灯看向已经戴上眼镜的阿尔弗雷德,冲着他苦笑了一下,勉强的解释道(抱歉,我只是不习惯开灯sex。)
阿尔弗雷德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没事的,你还好吧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点了点头,“我还好,已经过了蛮长时间,很多事情已经淡忘了。”

“你还是没有忘了他吧?”阿尔弗雷德无奈的摇了摇头。
弗朗西斯点根烟缓慢的抽了起来,“他毕竟曾经是我的丈夫……当我刚认识他的时候我还沉浸在和亚瑟分手的悲痛中无法自拔,是他沉默的陪伴和付出让我慢慢的走了出来,和他相处久了才发现原来他真的很帅,对我也很好,当我还没意识到的时候,我已经把他当作世界的中心,围着他团团转了。”

阿尔弗雷德用力点了点头,“路德总归比亚瑟可靠一点。”

“年轻时候总是爱的鲁莽、疯狂、无所畏惧,总以为爱情就是一切,结婚就一定能过上完美幸福的生活,可生活那会轻易的放过你,只有亲身经历过一次次暴击才会明白世事艰难,才会懂得成长,”

“后来发生什么让你们分开了?”

弗朗西斯缓慢的吐出嘴里的烟,“爱就像牛仔裤,总是会褪色。当家庭琐事越来越多,当玛丽亚、朋友、工作的矛盾越积越深,吵架就像家常便饭一样不断的发生,直到我们无话可说,那让人窒息的孤独感疯狂的在空气中蔓延,越是深爱受伤越深,直到我再也无法承受,而亚瑟恰好出现在我的面前,一切就顺理成章的发生了,而这是压倒我和路德维希关系的最后一根稻草,我们离婚了。”


阿尔弗雷德安慰性的抚摸了一下弗朗西斯的头发,“你这辈子被亚瑟害惨了,不过路德维希确实也有问题,也许你潜意识里已经认识到你们没办法继续下去了。”

弗朗西斯惊讶的睁大双眼看向阿尔弗雷德,有些事情其实早已明白清晰,只是当事人总是沉浸在过去和幻想中,不愿意看清。“可我还是爱他的,和他在一起总能感觉到幸福,做那么多的工作也不觉得累,彷佛只要我们在一起什么困难都可以解决一样。”


“亚瑟呢,你们在一起也做过很多事吧?”


“是的,我和他一起做过的事情比和谁都要多,在海上漂泊不定远航他乡,探索和争夺每一寸土地,新鲜和刺激,兴奋和快感,极度的爱与恨总是在我们的关系中不断交织。可他是我第一个刻骨爱上的人啊,我曾经无比真心的爱着、信任着他,可他却总是第一个选择逃离的人,我又为谁如此委曲求全过,又为谁这样不辞辛苦的奔波过,然而他总是更喜欢自己而不是我。”


“有些事情你只能顺其自然,爱情更是如此。”


“是啊,可我又能怎么办呢,难道时间还能扭转回去,让我不做蠢事,又或者和路德维希好好沟通,继续维持婚姻生活?”


“可你热爱自由啊,弗朗西斯,你热爱它胜过一切,就像我一样。”


弗朗西斯闭上眼睛不再说话,阿尔弗雷德起身离开了他的房间,是啊,他热爱自由,可他也热爱路德维希,就连和他的性都迟迟无法忘怀,只有路德维希能给他带来这样的快感和gao chao 。


弗朗西斯刚从梦中醒来就收到了安东尼奥的生日快乐短信,微笑重新展现在他的面容上,陪伴他度过一个又一个难熬夜晚的好友是他最不愿失去的人,他给他回了句谢谢,从床上爬起给自己做了简单的三明治早餐。他想起阿尔弗雷德一直很喜欢自己做的早餐却从来不在他那里过夜,这让他觉得伤感,可他们不过是性伴侣,还能要求对方什么呢?


他终究是老了,弗朗西斯抿了一口咖啡想到,那激烈荡漾、死去活来的爱情再也没办法在他身上发生,越是容易让他动情的人,他离的越是远远的,阿尔弗雷德最大的妙处不过是与路德维希相似的身材和瞳孔颜色,而他永远也不会爱自己,就像弗朗西斯永远也不会爱上他一样。


接二连三的生日祝贺不断的被发送到弗朗西斯的手机上,可他却迟迟没有等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的消息,阿尔弗雷德回到宾馆里准备参加巴黎的阅兵仪式,弗朗西斯被焦急的总统拉到爱丽舍宫,





评论(2)
热度(23)

© 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