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一场风花雪月的往事01【独法,ABO,帝国AU,重口】

爱丽舍组

看了绣春刀实在按耐不住想写军官与ji女的同人啊,文笔不好请担待,肉比较多,不适者勿入。

         那一年的冬天异常漫长,雪花像倒不尽的棉絮般缓缓落下,本该降临的春季迟迟未来,狂风却一天比一天猛烈的吹遍整个F国,路边的尸体不断增多,可温暖如春的皇宫却像往常一样,宴会永不停止。

         贝露拿起箱柜里最精美的扇子小心谨慎的递到我的手上,我看向白孔雀羽毛上闪亮的绿宝石,微笑着抚摸了一下贝露棕色头发,“你怎么每次都知道我想要什么,亲爱的贝蒂?”

        “亲爱的波诺弗瓦殿下,倘若服侍了您将近十年的我,都不知道你的偏好的话,那这个世界恐怕再也没有任何仆人能让你满意了。”

          我看向贝露得意狡黠的双眼,笑容变得更加宠溺起来,陪伴了我整个童年的贝露,是我最为亲密的侍女和伙伴,而在这人人自危的皇宫里,我也只相信她。

          F国国王老波诺弗瓦的荒淫无道早已无人不知,他那来自S国的皇后年纪轻轻因病离世,至此,老国王变得更加肆无忌惮,整日沉溺于打猎、喝酒与美女却从不过问国事。被国王宠幸的巴利夫人挥霍无度,搬弄是非,朝廷上下被她搅拌的乌烟瘴气,尽剩阿谀奉承之辈,首相更是唯唯诺诺害怕变更,竭尽可能的欺上瞒下。

           F国的民众从来都不是听天由命的愚钝之人,之前由于战争连连失利、民众不堪负荷,也曾浩浩荡荡的革命一场,虽然国王联合其他国家镇压了这场闹剧,但他却再也不能像他先祖一样为所欲为,新组建的内阁因为皇家和人民的交锋不得不频频变动,贵族与民众的矛盾却积重难返,所有人都把矛头指向了权利最大的皇室。

              我看向窗外不断敲打的冰雪,一丝难以察觉的孤寂感让我抓紧了身上的羽绒被,从小失去母亲保护的我对皇宫中的所有人都小心谨慎,巴利夫人虽然狂妄却欠缺智商,在她之前的蓬帕杜夫人可就难对付多了,然而即便聪慧如她,失去青春后也再难获得圣宠。

          对于父亲的风流往事我早已见怪不怪,F国的Alpha各个风流倜傥倘,国王更是把这种风流传统完美继承,倘若哪天他突然对一个女子专情起来,恐怕F国的臣子和民众倒是要吃惊起来。

           扇子轻轻摆动,缓缓徐风让我终于从这闷热皇宫喘了一口气,将近十四岁的我惴惴不安的等待着自己的成年礼,虽然国王对于亲子关系毫不在意,可我毕竟是他唯一在世的儿子,也是他离世之后的唯一继承人。就算他对我不冷不热,他也得遵从祖上的习俗,在我十四岁的时候举行盛大宴会,封地称王,向诸神祈祷让我成为一名合格的Alpha。

         这本来是我若干年来最为扬眉吐气的日子,可我却迟迟没有等到风雪离去、百花盛开的春天,而诸神最为在意阳光明媚的好日子,以及F国传统献祭的蓝百合。

         贝露收起我手上的扇子,轻声叹了一口气,满是安慰的对我说,“殿下,国师说了还有两天这风雪就会停,国王还让人把蓝百合栽到房间里,等到这风雪一停顿,F国必然举国欢庆您封王的日子,诸神也会祝福您成为一位合格的Alpha。”

           “可万一我是个Omega怎么办?”

            贝露惊吓的关上大门,比了一个嘘的手势,“殿下,您可千万不能胡说八道,F国至今还没出过一个Omega王子,就算出了也........”

             我看向惊恐万分的贝露,阴沉着脸闭上眼睛,“你去休息吧,我要睡了。”

             F国从来没有Omega王子,就算有也无人能知,那些天生缺陷的孩子们不是被国王杀害,就是被流放到遥远的边疆,历史上也只有两位屈指可数能够继承王位的Omega王子,毕竟比起孩子,皇室的颜面更为重要。

            就在我生日的前一天,连绵数月的风雪暴终于停止,可代表皇室荣誉的蓝百合到底还是没有开,国王命令侍女连夜赶工将上千朵白百合染成蔚蓝色,生日宴会和祭祀神明照旧在同一天举行,巴利夫人俨然皇宫的女主人般命令那些侍女们忙前忙后,贝露甚至比我还要紧张的准备着衣服装饰,不断催促我背诵那早已朗读上百遍的演讲稿。

          等待了将近十年的封王祭祀仪式终于来到,可不知道为什么,本该兴奋期待的我却忧心忡忡,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在皇宫内外,闲言碎语在民间肆意流传,曾经有一位预言家预测,皇室百年后必出一位Omega王子,而这不祥征兆将会让F国遭遇天灾人祸乃至国破家亡。父亲封王祭祀那一年天空万里无云、蓝百合盛开数月,更远之前我的祖祖辈辈们祭祀时也未曾有过这样的雪灾,这让我更加不安起来,难道这世道真的会有所变迁?

           蓝色百合花装饰在圣殿的四周,警卫队站在红毯旁抵挡四周围观兴奋的群众,金色皇家马车缓慢的向圣殿行走,接下来是早就演练过数百遍的下车、致敬,主教的弥撒赐福到我最后对神明和人民的演讲,等我终于念完最后一个单词,礼炮鸣响、气球飘起、民众陷入狂热的欢呼当中,行走一天的我勉强微笑着对他们挥了挥手,走下圣坛,终于得以回车休息。

         父亲嘱咐我尽快到封地进行访问,贝露飞快的帮我换上披风,害怕我受不了这初春凌厉的冷风,她关切的问我,“殿下,您的演讲把我都感动到了,我看见很多人都流下了眼泪。”

       我对着神情夸张的贝露翻了个白眼,“得了吧,这稿子又不是我写的,对了贝蒂,你闻闻我身上是不是有味道了,和我同龄的男孩都有了,为什么我总是没有Alpha味呢?”

         贝露凑近我使劲闻了闻,不安的皱眉神情让她看起像是个焦虑的小鸟,“殿下,您发育的是比普通人迟了一点,可您是我见过最英俊漂亮的Alpha了!”

        我的心咯噔一下跌落到胸口的最底端,人们从来不会用英俊漂亮来形容Alpha,他们只会用这些虚伪可笑的词句来形容供人玩弄的Omega,我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语气也变得冰冷起来,“别胡说八道贝蒂!我肯定是最强壮聪明的Alpha!”

          贝露立马意识到我的怒意,飞快地低下头充满讨好和歉意的望向了我,“殿下说的是,您一定是最聪明强壮的Alpha!”

          回宫之后,贝露的话一直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即便我从来没有在意过那些中伤我的谣言,可就连我最好的朋友安东尼奥也曾半开玩笑的说过,我比那些伺候贵族的Omega们还要漂亮,倘若上帝真的开玩笑让我成为一名Omega,我该何去何从,F国又会经历什么样的动荡?

             压力与焦虑让我直到天亮才迷迷糊糊的睡着,还没等我从失眠中缓过来,贝露突然出现失声尖叫打断了我好不容易的休憩,我懊恼的皱紧眉头呵斥道,“贝蒂,你在叫什么?!”

             “殿殿殿......下........您闻到味道了吗?”贝露顶着一副快要奔溃的表情问道。

                我皱紧眉头用力吸了吸鼻子,然而我依然丝毫闻不到自己的味道,“我有Alpha信息素的味道了?”

            “Al.......殿下.......你身上........”

               支支吾吾的贝露让我感到十分不耐烦,厌烦的我迅速起身向外走去想要问个清楚,可还没等我迈出门外,一群Beta老妇女领着我最讨厌的巴利夫人走了进来,巴利夫人同样像是看见怪物似的看向了我,“殿下,您身上的味道和我的可真像啊!”

                我就像是被老鼠咬了尾巴的猫一样,立马气急败坏的吼了起来,“夫人!您大概觉得Omega这样的玩物也能依靠国王操作国家,就希望所有人都和您一样趴着身体统治玩弄政权!”

               巴利夫人的脸瞬间黑了下来,紧跟着赶过来的父亲瞬间暴躁如雷的打了我一巴掌,“你这个混账,瞧瞧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一股子骚腥的Omega味,我居然生出你这样的儿子,上帝为什么这样惩罚我,惩罚我的国家!”

                父亲和巴利夫人转身离开了我的寝室,贝露看着浑身颤抖的我焦虑的安慰道,“王子殿下,您先别着急,也许还有其他办法,医师一直都在研究抑制剂.......”

                我疯了似的把身边所有东西掀倒在地,甚至连我最珍爱的扇子也被我一折两段,等到我发泄完最后一点力气,整个人不得不瘫倒在床上大口喘气,父亲会不会舍弃我拥抱其他王子?波诺弗瓦家族除了我还有谁能继承王位?F国的灭顶灾难到底是否会发生?

                我再也没办法正常入眠了,浑身如同被火焰炙烧般的烦躁疼痛着,我可能再也没有办法主宰自己的命运了,成为只会发情的Omega今后还能有什么用处,就算我贵为皇室,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成为政治联姻的棋子,哪里还有尊严和自由可言?

               王子是Omega的消息在大街小巷里飞快传播,内阁与皇室依然焦灼的辩论着到底该如何处置这一事件,费尔南德斯伯爵坚定支持我继承皇位,他拿出历史上少有的两位圣贤Omega国王为我辩驳,在这内忧外困之际,F国决不能出现没有继承人的状态,让其他国家有机可乘。代表平民的朱利安爵士犹豫不定的观察走向,他同样认为不应该由其他国家介入皇室继承事件。与D国相对亲近的菲利普亲王则认为应该请D国小王子来继承F国皇室,分裂的派别开始频频对抗,本就不够团结的F国瞬间陷入对立和分割。

              父亲开始支持费尔南德斯伯爵的意见,认为王位必须得由波诺弗瓦家族之子继承,他召见我数次,意味深长的看向了我,“弗朗,F国虽然有传统Omega不得继承王位,可万事皆有例外,更何况D国与F国刚休战二十年,民众肯定无法接受他们的王子继承F国的王位,而B国也一直对我们的王位虎视眈眈,国师已经快要研制出抑制剂,在这之前,你务必忍耐Omega的天性,千万要对得起支持你的贵族和皇室们,永远不要忘记身上的重担。”

               我低下头万分感谢的对父亲鞠了个躬,万万没想到平时对我冷言冷语的他,却在这关键时刻为我四处奔波,我听从他的建议到全国各地演讲,让他们相信国家的灾难不会到来,他们的王子依然还是那个少年丧母,可怜却无比负责任的继承人,可没等我说服B国与我们结盟,D国突然举兵南下,打着拥有F国合法继承权的名号,誓与我们开战。

            F国与D国之间恩怨交加近数百年,近五十年又接连发生过两三起大规模的战争,两国民众死伤无数结怨颇深,这也是民众一面倒愿意支持我继承王位的原因,可这场突如其来的战争却着实吓坏了整个F国的上上下下,上一次战争造成的伤口还未愈合,死伤数十万青年男性的F国早已丧失战争的斗志,不愿与任何国家开战。

          B国难得出面周旋想要让我们出钱息事宁人,可报仇心切的D国早已丧失了理智,未等和谈结束就对F国开了炮,等到父亲反应过来一切都太迟了,F国没有准备好战斗的士兵,缺少武器的将领,短短一个月D国已经入境近郊,F国的人民、贵族和国王纷纷惊恐的向南逃去。父亲坚持我和他一起退出F国到B国避难,然而还没等到上船,D国的士兵已经包围了我们,将我们擒拿回宫。

          D国国王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坐在父亲的王座上嘲笑的看着狼狈的我们,曾被称为战争之神的他兵败于父亲之后,一直叫嚣着要父亲对他下跪求饶,父亲没有理睬基尔伯特的屡次挑衅和侮辱,神色冷淡的看着他得意洋洋的诉说,基尔伯特终于闭上了嘴,只是命令士兵把父亲带入监狱,定他违背神明的罪。

           我紧张的看着他杀红了的双眼,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命运会是什么,他犹豫的看了我一眼,似乎也不明白该拿我怎么办才好,旁边的学士议论纷纷争辩该杀了我、还是流放我,更有贵族谏言让我嫁给D国的小王子,以便更好的统治F国。

           大学士的谏言最终获得了其他贵族的认可,基尔伯特终于同意让我嫁给他的弟弟,用F国与D国的联姻换取F国贵族与民众的支持,这正是侵略统治F国最简单的捷径了,不是吗?

          反抗的贵族一个个被抹杀去除,民间也因为D国的高压统治而不敢有任何怨言,婚礼就这样在军队和警察的监视下草草准备,我身边的人换了一茬又一茬,早已没了任何行动自由,年幼的路德维希.贝什米特被侍女带到我面前,观察他未来的妻子,尚未成年的他却有着老成的神态和双眼,“ 您好,波诺弗瓦殿下,明天我们就要举行婚礼了,我很荣幸能娶您为妻。”

           我缓慢半蹲着抬起头看向这个稚嫩的男孩,伸出手握住他的右手,“我也很荣幸,贝什米特殿下,但是这个婚礼并非我所愿。”

            我猛地站起来反手抱住路德维希的脖子,拼劲全身的力气想要勒死这个尚还稚嫩的男孩,我情愿一死,也不愿意F国名正言顺的落入D国的统治之下!

              “砰”一声巨响,我的胳膊中了子弹,基尔伯特带着一群卫兵将我团团围住,脸色难看的瞪向了我,“你是在找死,弗朗西斯!”

              我仰起头瞪着他没有说话,既然死亡不可避免,那不如让我死的痛快一些。

             “胆敢伤害我的弟弟,我就不会让你轻易的死,弗朗西斯,侍卫,把尊贵的波诺弗瓦殿下移交给红春院,让他好好发挥Omega的作用!”

             “是!”

               我睁大双眼难以置信的瞪向了神色狠戾的基尔伯特,一言不发的跟着士兵向那个地狱走去,还没有哪个王子沦落到过我这个下场,离开之前,我转过头冷眼瞪向基尔伯特,今天他丧心病狂的报复任何一切伤害过他们家族的人,明天所有被伤害的人必然以会十倍回报于他。

             两年之后

             “亲王殿下,您要相信我,这个世界没有比红春院的Omega更正的妞了,其他哥们都在那边等你,国王可是亲自交代我帮您找个处呢!”

               路德维希不情不愿的被菲利普亲王拉扯进红春院,刚过完生日的他突然发出了异常强烈的Alpha信息素,这可把他的哥哥高兴坏了,急忙让他的朋友带他去体验一把Alpha的能力和作用,总是流连于征服一个个Omega的菲利普亲王义不容辞的带他来到拥有最放荡Omega的地方,在这里,Alpha几乎可以为所欲为。

               菲利普从妈妈桑那里接过一个不过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把她硬塞到路德维希的怀里,自己则抱着一个极其妖艳的金发男人坐在沙发上说说笑笑,旁边的贵族们怀里各个都搂着标志的Omega或喝酒、或抽烟的嬉笑着。

             金发男人乘着菲利普去厕所的空隙暧昧的挤到了路德维希身边,他熟练的点燃一根烟,迷幻的色彩在他的身边弥漫开来,看着他姣好面孔下沧桑的神色,路德维希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胃里好像长了什么东西似的疼痛起来,就在他犹豫着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金发男子突然转过身亲吻上他的嘴唇,声线性感而又暧昧的说道,“路德维希真是个好名字。”

             路德维希睁大双眼直勾勾地看着他的动作没有制止,菲利普回来后立马恼火的想要将他拉回自己身边,然而亲王阻止了他的动作,路德维希猛地抱紧怀里的金发男子,双眼冰冷的瞪向神色不快的菲利普,“我就要他了。”




评论
热度(25)

© 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