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千年羁绊05【主英法,副独法】

详细可以去看1918-1929英法关系研究

被屏蔽了只好再发一遍

1919

历经4年,让我们受尽痛苦和煎熬的战争终于结束了,然而我的人民死伤惨重,我的经济饱受摧残,曾经能够力压全世界的英国居然开始欠美国的债,这在过去三百年内都是难以想象的,可是现在,一切都开始慢慢的改变,似乎我的衰落即将开始,并且永远不会再恢复。

弗朗西斯从战场走出来后,身体变得相当虚弱,伊万自从变成苏联后,再也不准备还给他一分钱,大量资本逃离了动荡不安的法国,他的人口损伤惨重,物质因为战争变得十分紧缺,我只好借给了他一部分金额,又让阿尔借给他一部分,好让他喘一口气。

弗朗西斯的身体虽然大不如前,可这并没有让他变得和善起来,仇恨让他变得更加偏激,更加想要置路德维希于死地。巴黎和会上,他看向德国的眼睛如同尖刀一样锋利,我敢打包票,如果不是有我和阿尔弗雷德阻止,他一定会立马就将面前这个年轻的德意志人撕个粉碎。

我虽然对路德维希同样怀有恨意,可也清楚的明白这场战争并不能说全是他的过错,基尔伯特的军国主义专制统治让他毫无选择的权利,弗朗西斯一报血仇的愿望也让他无法避免与我们争斗。可现在不一样了,这个全新拥有自己意志的德国人也许很快就会明白世界运转的规则,不会再像他哥哥一样鲁莽好战,而我所希望的永远和平也许终究会慢慢实现。

为了这一目标的实现,我难得带了一束玫瑰花亲自去看望我的情人弗朗西斯,他依然需要躺在床上休息,我将花亲手插在他最喜欢的花瓶里,微笑着看着他略显苍白的脸孔,【甜心,你觉得好点了吗?】

弗朗西斯脸色不快的瞪了我一眼,似乎早就知道我这次到访的目的,【听着,亚蒂,我是不会放过路德维希的,这次不是我死就是他亡!你根本不了解那个德意志混蛋,他的性格从根本上就有很严重的缺陷,如果你这次不让他尝到苦头的话,下一次他一定会让我死无葬身之地!】

听见弗朗西斯的话,我不由自主的将眉头皱的更紧了,原来准备安抚他的语气变得冷硬起来,【弗朗西斯,我知道你这次受伤很严重......】

【还有上次!】

我深吸了一口气,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开口,【我真的不想这么说,可我们需要路德维希,需要他恢复安定和平,别忘了我们现在经济受到了多大的打击,还有突然革命的伊万......你不明白,每当我看见阿尔弗雷德越来越强壮的身体的时候,我有多么的不安。路德维希至少可以让我们的经济重新恢复,你如果一直压迫他的话,他说不定会像伊万一样革命......】

弗朗西斯猛地转过头瞪向了我,【你根本不明白我在他身边又多么恐惧!这次战争我死了那么多人,工业毁了将近一半,可他居然还是毫发无损的站在那边,他的人口依然超过我将近一半,如果我们不把他摧毁的话,他的身体很快就会恢复,到那个时候,我们两个人都会没办法抵挡得住他!】

【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路德维希死亡的话,谁来赔我们的钱,你的受伤的军人,我的伤亡战士,谁为他们买单?我为了你欠了那么多债务,我的黄金和岛屿被抵押给阿尔弗雷德,谁TMD为我还钱?!更何况,这场战争本身就都是你对他的仇恨和狂妄造成的,没有我,你以为你能赢得了他吗?弗朗西斯,你放心,我会想办法让他裁军,让他赔钱,让他付出代价,我发誓英国一定会保护你,就像过去一样,所以答应我不要再任性了好吗?】

弗朗西斯的双眼缓慢的冒出了泪水,又咬紧牙齿将泪水憋了回去,突然,他张开双臂将我紧紧抱住,我看着他颤抖濒弱的身体,心疼的以同样的力道回抱住了他,希望这样可以让他鼓起点勇气,【亚蒂,你发誓你永远也不会放弃我,不管我们处在什么样的情况,不管我有多么虚弱,你发誓.......】

我伸出手安抚的抚摸着他柔软的金发,法兰西美好的味道充斥了整个房间,让我不由得疼惜起这个略显软弱的人而来,曾经何时,他也曾不可一世的想要挑战我的权威,可现在,他却不得不躺在我的怀里寻求我的支持。这一切都是我期望、渴望太久的情景,只要德国还完整,只要他是法国的威胁,我亲爱的法兰西就会一直需要我、依赖我、贪慕我、顺从我,所以,我又怎么舍得让德国消失呢?

评论
热度(2)

© 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