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土豆爱*文】循循善诱(双法独)转载自白冶yeo

Chapter.1
12月31日,弗朗西斯辞职了。
他把系了好几年的围裙一把扔到了主厨的脸上。早就不满,这也算是爆发吧。做完这一切后很爽,不过丢掉了一份好工作,再找很困难啊。弗朗西斯找了个酒吧,喝了两口酒让自己冷静,再认真展望一下未来。
总有人打断他难得的认真,比如弗朗索瓦丝。
“帮姐姐个忙哦。”她温和地强迫弗朗西斯,“晚上有重要的事,亲爱的弟弟,去代替姐姐开个年会。”
“什么年会?”
“公司的年度庆祝联欢会,只是要你看四个小时的节目表演而已。”虽然弗朗索瓦丝这么说,弗朗西斯还是觉得不可能这么简单。
“就这样说好喽。”她挂了电话,根本不顾弗朗西斯还什么都没说。
姐姐和弟弟长的像是常有的事,但是姐姐长的和弟弟几乎一模一样就稀罕了,就会给弟弟造成很大的困扰。弗朗西斯和弗朗索瓦丝只有头发颜色完全不一样,身高和体重都是差不多的。所以弗朗索瓦丝经常逼他帮忙当替身,去应酬或者其他事情。
为了帮姐姐的忙,弗朗西斯不仅要刮胡子,还要刮腿毛,他的姐姐最近喜欢穿露出大腿的短裙,再配一双长筒靴。他摸了摸下巴,修理过的原先胡茬在的地方有些刺痛,看向镜子,胸部好像垫歪了。
很猥琐地扶正后,弗朗西斯戴好假发,围上针织围巾,出了家门。
外面不是很冷,他一路上开着车窗,进了会场以后身上还冒着热气。根据座位单子,他应该坐在第四排靠右最里边的位置。
那个位置左边坐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穿着老气的黑西装,油光锃亮的大背头,金发蓝眼,虽然相貌英俊,但是表情刻板严肃,看了就让人讨厌。见弗朗西斯走来,他站起来笨拙地让他过去坐下。
“ 那个,波诺弗瓦小姐。”男人一口明显的德国口音,把中文说的很难听。
弗朗西斯冷淡地看了他一眼。
“你今晚有时间吗?”男人的鼻梁上泛起一层密密的汗珠,脸上也出现了不明意义的红晕。
弗朗西斯掏出手机打了一行“嗓子疼不能说话”给他看。
“哦,这样啊。”男人也在兜里掏了掏,掏出一盒金嗓子,“这个给你。”
“……”弗朗西斯困扰地接过。
“要含着才有用。含着哦。”男人笑笑,较之前那样子好多了,“波诺弗瓦小姐,你今晚很好看,比平时还要好看一点。”
弗朗索瓦丝和这个男人认识?弗朗西斯仔细审视了一下男人的表情,又分析了一下男人说话的语气,觉得他可能对弗朗索瓦丝有意思。既然这样,在弗朗索瓦丝伤害这个男人之前,他先帮帮忙吧。
这么想,他觉得这个男人真是可怜,居然喜欢上一个爱玩弄别人感情的女人。你知道弗朗索瓦丝几个小时换一次交往对象吗?弗朗西斯同情地看着男人。
节目开始了。一个啤酒肚大叔样的领导上去唱了一首《今天你要嫁给我》,弗朗西斯正感到好笑,聚光灯突然打到了他和那个男人身上,领导十分激动地大喊:“今天也是路德维希向我们部第一美女弗朗索瓦丝求婚的日子,大家准备好!”
啥?!弗朗西斯震惊地看向这个叫路德维希的。对方从容不迫地拿出一个红色丝绒的小盒子,单膝跪地,打开,深情地问:“愿意嫁给我吗?”
周围的人都在起哄。
“嫁给他!嫁给他!嫁给他!嫁给他!”
不行,弗朗西斯抓起路德维希的手腕,扯他出了礼堂走到一个犄角旮旯,然后看着路德维希的眼睛,很认真地摇了摇头。
“……可,可是,你平时……我以为你对我也有感觉……”路德维希难受极了,“弗朗索瓦丝小姐,我……我……”
弗朗西斯拿出手机打字给他看:“做朋友就可以了。今晚不是特别浪漫呢,麻烦你帮忙请个假,我要回去了。”
“那,我可以送你回家吗?”
“……”弗朗西斯刚准备拒绝,路德维希就握住了他的手:“请让我送你回家吧!”
弗朗西斯的脑神经飞速运转,确定只是送回家没问题的话,他点了头。路德维希急匆匆跑进去请过假以后,回来拉着他去……打车。
天哪你这样肯定是交不上女朋友的呀。弗朗西斯无奈地看着这个此刻还是一脸严肃正经的男人。
到了楼下,弗朗西斯打手势示意路德维希可以回去了,对方却毅然决然要送他上楼,弗朗西斯没拦。又到了家门口,弗朗西斯心想这下你可以走了吧,路德维希还是固执地站在那儿,好像他欠他什么似的。
“我真的喜欢你……”路德维希一开口就是这句,“我真的……”
拒绝一次还不够吗?弗朗西斯稍稍有点儿不耐烦。路德维希还在念叨:“我真的喜欢你啊。”
好了够了,弗朗西斯也顾不得考虑路德维希的感受了,直接就说话了:“我是男人。”
这一口醇厚的男中音把路德维希吓傻了。
“我证明给你看。”弗朗西斯解开大衣,把胸垫掏出来递给他,“胸部是垫的。”
路德维希遭到了毁灭性打击。
因为他震惊的样子太过好笑,弗朗西斯忍不住再伤害伤害他:“胸垫送给你做礼物吧,留个纪念,以后不要随便喜欢上别人哦。”
“……”路德维希低下了头。
是要哭了吗?弗朗西斯觉得有可能,路德维希的表现就像没谈过恋爱一样,根本不知道不能勉强别人。他探头去看路德维希的表情,还好没哭,只是透露着深深的绝望而已。
“算了,先进来喝口水吧。”这样怪可怜的。

钥匙开了门,弗朗西斯感觉很不对劲儿,客厅乱糟糟的,地上还扔着几件儿女人的衣服。就在他大概反应过来想让路德维希快出门时弗朗索瓦丝卧室那边突然传来了一声女性的娇*喘,接着就是弗朗索瓦丝的声音:“怎么样,嗯?舒服吗……再叫出来啊……”
现在自己的脸色一定很不好看。一定。弗朗西斯深吸一口气,几乎是咆哮出来的:“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这就是你重要的事情吗??!!!”
“唔……!!”刚刚哪位不知名的正在和弗朗索瓦丝做*爱的女性突然又发出一声闷哼。弗朗索瓦丝喊话回来:“好啦你知道有多重要了吗?快点出去哦。”
她又俯下身安慰那个上床的对象:“不要怕,是我弟弟……喂,没事啦。”
“我,我想回家。”这位女性的声音很醇厚,语气倒是软软的。而且,弗朗西斯猛地转头看向路德维希……怎么表情更绝望了!?
“莫妮卡——”路德维希悲愤地吐出三个字,眼白一翻栽了下去。
“我去!出人命了!”弗朗西斯赶快扶住他,同时冲着里面大喊,“弗朗索瓦丝快出来!你这个叫路德维希的同事晕了!”

Chapter.2
谁会对一个明明才二十出头却老气得像三四十的男人有感觉?
谁都不会啊。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头疼极了。新来的一个德国的男同事,叫路德维希•贝什米特,就是这种男人,本来她也没兴趣关注别人像三四十还是五六十,但是这个路德维希经常在她面前晃来晃去,时间久了,她看见就烦。
多年玩弄别人感情的经验告诉弗朗索瓦丝,路德维希明显的喜欢她。
部门聚餐本来说好她请客,结果路德维希还要抢着付账。他故作阔气地掏出钱包,打开,露出几张红票子,弗朗索瓦丝真是有点儿反胃。
可能是由于姿态过于造作,路德维希抽钱时一张小卡片儿连带着被抽了出来掉到了地上。
弗朗索瓦丝好心地帮他捡起。
是张照片。背景是公园,左边这两位应该是他的父母,弗朗索瓦丝的视线向右移,中间是僵硬微笑着的路德维希,最右边……一头短短金发的少女,白嫩的皮肤,水蓝色双眼,黑色的背心和丰满的胸部,很可爱。
……谁呢?样子和路德维希有点儿像,妹妹还是姐姐?
“啊,那个是我的全家福。”路德维希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弗朗索瓦丝指着那个少女:“她叫什么名字?”
“莫妮卡,莫妮卡•贝什米特。”路德维希回答,“我的妹妹,现在在上一中读书。”
“这样啊。”
路德维希大概不会知道为什么那个周末弗朗索瓦丝为什么会跟他说想去他家吃饭。大概也不会知道为什么自此以后弗朗索瓦丝说会经常去他家坐坐。大概还不会知道为什么还会在他家留宿,为什么对他的态度好了很多,为什么约他和妹妹一块儿出去玩儿。
第一次去路德维希家时很不巧莫妮卡去同学家里了,弗朗索瓦丝在莫妮卡的卧室睡了一晚,走时还顺手拿走了莫妮卡桌子上的润唇膏。而见到莫妮卡本人是那周过后又一周周末的事,她再次去路德维希家吃饭终于见到了。
“姐姐好。”莫妮卡很乖。
“你好。”弗朗索瓦丝伸手轻轻地摸了摸莫妮卡柔软的头发,“莫妮卡是吧?”
当天晚上她死皮赖脸地和莫妮卡一起睡了。两个人聊天聊到半夜,聊到弗朗索瓦丝觉得自己可以完全攻略对方时,莫妮卡困得睡着了。
确认关系也没用她多长时间,毕竟是十七岁的纯情少女,弗朗索瓦丝三两句情话就能把莫妮卡感动到不行。
然后就到年末了,她问莫妮卡要新年礼物。
“你想要什么?”莫妮卡不会想到给别人惊喜。
“我要什么都可以吗?”
“嗯……”
今晚她眼看着就要得逞了,她亲爱的弟弟不好好帮她开年会半路跑回来,还带了路德维希。把人家搞背过气过去能怨谁?
“都怪你。”弗朗索瓦丝搂着满脸通红的莫妮卡理直气壮地指责弗朗西斯。
“哎怎么能怪我呢?!是你自己勾搭他妹妹的!!”
“是你把他请进家门的!”
“你想怎样啊?!”
“……”
约莫半个小时后路德维希醒了过来,他看了一眼弗朗索瓦丝,一声不吭地就离开了,莫妮卡也想跟着走,被弗朗索瓦丝强行拉住了:“不用担心,让他一个人冷静冷静。”
“可是——”莫妮卡很犹豫。
“你哥哥失恋了。”弗朗索瓦丝低声告诉她,“他喜欢的人可是我哦,你追上去他说不定会把怨气全部撒在你身上。”
“那……好吧。”
“弗朗西斯,你去跟上去看看。”
“不要以为我没听见你们刚刚说什么!”
虽然发了一通子牢骚,弗朗西斯还是出了门。路德维希没去哪儿,他很容易就发现了,在小区后面的公园长椅上坐着黯然神伤呢。
走到路德维希面前,弗朗西斯站了一会儿,等着对方发现他。
其实不应该这样的,路德维希发现他后臭着脸瞪了他一眼,还用那口难听的德式中文说“你走开”。弗朗西斯没好气地回瞪:“这是给住在这儿的人开的公园吧?你住在这里吗?该走开的是谁?”
“那我走。”路德维希气呼呼地站起来。
弗朗西斯赶紧把他拽住:“你又要去哪儿?我是来安慰你的,但没心思跟你乱跑。”
“我要一个人静一静,请你走。”
“一个人肯定会胡思乱想越想越伤心,万一你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怎么办?哥哥我可是很担心的。你的那个……妹妹对吧?你得要考虑她的感受呢。”弗朗西斯尽量组织点儿温和的话跟他说,“没事儿,不就一个女的么。”
“你根本不懂。”
“好好好,我不懂我不懂……”对方是个男人,他原本上好的嘴上功夫也避免不了变得笨拙。
风吹起来,公园路灯的光都清冷了,路德维希坐在长椅上一动不动,弗朗西斯实在佩服,他可是冷的不行了。对峙了大约半个小时,弗朗西斯觉得自己鼻涕快掉下来了,他打了个哆嗦,颤颤巍巍地问路德维希:“你不冷?”
路德维希解开大衣,左右两边的衬里各贴了三个暖宝宝。
“把你衣服给我。”弗朗西斯很不讲理。
“为什么?”
“因为哥哥我冷啊!”
“哦。”路德维希真的把大衣脱了下来给他。
穿上立刻整个身体都暖和了,心情也好了不少,弗朗西斯把手缩进袖子里,继续维持原来的站姿吹风。
“我得走了。”路德维希突然说。
“你去哪?”
“我回家,太冷了。”
“……”
实在不想回自己家的弗朗西斯硬是厚着脸皮跟着坐了一个小时的公交去了路德维希家。֟公交上他还问路德维希你有车吗,路德维希说没有,然后他得知了一个惊人的事实。

“我去年才从大学毕业,年底找的工作,现在还没有攒够买车的钱。”
“等等!你去年才大学毕业?!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三啊。”
“我今年三十二……”
“好老。”
交流只有障碍。这就是弗朗西斯在和路德维希相处中碰到的全部的问题了。

Chapter.3
凭什么弗朗索瓦丝可以霸占整个家和她的小情人滚来滚去,他就要去跟一个永远无法交流的死板男人共处一室?弗朗西斯越想越气,而且他居然还要负责安慰这个男的。
路德维希坐在沙发上,冷漠地摁着手机,弗朗西斯坐在他的右边,冷漠地看他玩儿手机。
然后路德维希把手机屏幕往左侧了侧。
“和谁聊天呢?都不让人看啊。”弗朗西斯怪声怪气的,路德维希没把屏幕侧过去时他看了一眼,虽然很模糊,但是可以看出来是微信的聊天界面。
“不用你管。”路德维希又瞪他。
“你这种人还会有可以聊天的朋友?只是点开看看发呆吧?”
“我有朋友的!”
“谁?”
“……”久远的沉默。
弗朗西斯趁路德维希走神把手机抢过来看了一眼,虽然路德维希很快又抢了回去,他已经看清了,屏幕上显示的是路德维希和弗朗索瓦丝以前的聊天记录。
念念不忘,爱情至上的小男人。
最适合嘲讽。弗朗西斯讥笑道:“那个女人接近你可是为了你妹妹,从来没有把你放在眼里哦,说不定你妹妹很快也要被抛弃了,你这副样子是为了博谁的同情呢?嗯?路德维希同志,她可看不到你的痴情。”
“波诺弗瓦小姐不是你说的那种人!”路德维希很讨厌他对弗朗索瓦丝的形容。
“我是她弟弟,比你了解她哦。”
“反正不是!……”说不过弗朗西斯,路德维希干脆闭了上嘴。
“啊呀呀,无话可说了。”
“……”
“唉,可怜了你的妹妹,那么可爱的一个女孩子,让哥哥我疼爱疼爱也好啊……”
“你是来气我的对吧!?”
“不,刚好相反,我是来安慰你的。”
“你滚蛋就是对我最好的安慰。”
“那好吧,我是就来气你的。”
如果弗朗西斯不是弗朗索瓦丝的弟弟,路德维希早动手了。见他不说话弗朗西斯还开始点评他家里的一切了,把饮水机的牌子都排侃了一遍,什么他家的装修风格单调无趣,烦人得可以。
说的有点儿口干舌燥,弗朗西斯使唤路德维希:“给哥哥倒点儿水来,渴了。”
“我给你倒水你会闭嘴吗?”
“那我自己来。”弗朗西斯踏拉着拖鞋走到饮水机前接了杯水,刚要喝就被路德维希喊住:“那是我的水杯,你要喝水用一次性纸杯!”
就当没听到。弗朗西斯拿水杯喝了口水。
“哎呀,一股德国人的味道。”
“什么味?”路德维希黑着脸。
“臭味。”
“……”
法国人大腿翘到二腿上,一手拿着遥控器开了电视,CCTV13,他嫌弃的“嘁”了一声,换到了5台上,正在放体育世界。没什么好看的,弗朗西斯抓了抓头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连上Wi-Fi,看起了球赛。
很自然的把路德维希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利物浦对曼城。
路德维希脑袋靠到了弗朗西斯的肩膀上,他自己平时也不怎么看英超,但是还是忍不住看看,足球的魅力太大了。
“啊……大巴黎的比赛要到16号才开始。”弗朗西斯有点儿哀怨,“在这之前也只能看英超了不是?”
“你可以看德甲。”路德维希认真地建议。
本来路德维希是打算回家以后睡觉然后凌晨四点再爬起来看拜仁的比赛的,但是他先是没禁住豪门对战的诱惑,后面中场休息时又依照习惯喝了两口,弗朗西斯还往他的杯子里兑了红酒,导致他都没看完红军打地主就睡着了。
而且是直接无意识地栽进了弗朗西斯的臂弯里。弗朗西斯骂骂咧咧地把他推开,后又于心不忍给他盖了件儿衣服,自己则是看了一夜的手机。
早上起来,路德维希看见弗朗西斯仰倒在沙发靠背上,睡的很香。
他愣了一会儿,想起了四点的比赛。
几乎是同一时刻,他一脚把弗朗西斯从美梦中踹醒:“你怎么没叫我起来!”
“你也没让我叫你啊……”弗朗西斯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
“……”是吗?路德维希又愣了一会儿,接着慌乱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我睡傻了,实在不好意思!”
“没关系……哥哥我帮你看了,赢了。”弗朗西斯冲他挤挤眼,“不过拜仁的比赛还用看?一觉醒来又是一场胜利。”
“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个梗……”
“哥哥我什么都知道哦。”
“那你厉害,再见,我去上班了。”
“等等,今天不是放假吗?”弗朗西斯惊讶极了,“你们没有元旦假?”
“有啊,但是元旦加班可以拿双倍工资。”
“真是可怜啊,年轻人。刚失恋就要去上班。”他深表同情。
但是这个年轻人很酷地说了一句十分有哲理的话:“没有女人的话只是可怜,没有钱的话就完蛋了。”
这个倒是很符合他的价值观,算是共同语言?弗朗西斯似乎受到了鼓舞,豪迈地站了起来:“那哥哥我也出门吧,不能完蛋。”
“一起走?顺路吗?你在哪上班?”
“我不是去上班。”
“……”路德维希不解。
“哥哥我去找工作。”
“这样啊……那你不是比我还可怜吗?!”

 

评论(6)
热度(12)

© 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