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无处可逃 01【主独法,副法奥、普奥洪】

这是一个看自己过去写的文而入迷,决定把它们搬运过来的人(求好心人把这个坑给填了吧,某人已经懒得不想填坑了。)

弗朗西斯将带着花褶的衬衣穿上之后,又优雅的披上了他那件精心制作的淡蓝色的风衣,他微笑的看向已经开始打哈气的罗德里奥,彬彬有礼的对他行了个礼,就从他的卧室里走了出来。


王宫中的侍卫对弗朗西斯的离开早已经见怪不怪,宫女们则以更加友好的微笑跟他道了声晚安,弗朗西斯同样微笑着,用谦逊里带着点轻佻的态度和女孩子们分别道了个别,直到他走到宫殿外面,他那张精致的脸上所堆积出的虚伪笑容,才慢慢的消去。


弗朗西斯从口袋中掏出一根雪茄点燃放进嘴里,上好的冲劲,恰到好处的他缓解了他在宫廷中不停周旋的疲惫,他漫不经心的走到了自己的马车旁边,用眼神示意了皮埃尔一下。

皮埃尔立马体贴的将他扶上了马车,带着点担心的叮嘱了一声注意寒风,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递给了他,并将马车的棚子牢牢的拉好,才安心的坐到驾驶的座位上,开始赶驾起马来。

弗朗西斯嘴里叼着雪茄没有松口,不耐烦的将手里的信封看了又看,他惊讶的看着落款人的姓名,居然是已经好久没有联系的基尔伯特,给他寄来的信件,他略微不安的将信封打开,皱起眉头看向那熟悉的字体。

[弗朗西斯:本大爷就不跟你啰嗦了,本大爷的弟弟在战场上受伤了,他需要回去休息,他以前一直住在乡下,不懂宫廷的规矩,我觉得他也到了进宫锻炼的时候了,父亲已经给他找了个差使,希望你能帮忙照顾他一段时间,最好在帮他物色个漂亮的姑娘!对了,我已经让他直接去找你了,大恩不言谢!——by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弗朗西斯额头上立马冒出了好几个青筋,什么大恩不言谢,这个总是喜欢麻烦自己的混蛋,都不知道欠了自己多少人情了,现在居然还敢带来个乡下蠢货塞到他的手里,还要让他照顾?呸!照顾你妹啊!又TMD不是漂亮的妹妹,他该死的凭什么帮他照顾一个蠢蛋弟弟?!

弗朗西斯用力吸了一口雪茄,胸口烦躁的情绪慢慢平息下来,好吧,基尔伯特可是现任骑士团最有权威的将领,不管他的出身有多么的低微,现在帝国边疆的不断扩大,至少有一大半是他的功劳,自己作为一个靠奉承拍马上位的妓院老板,可得罪不起这些个将领、军官,再说了,他的姑娘们的生意,可有一大半都是这些有钱缺爱的军人们供给的,他可不能怠慢了这些傻逼军官们。

弗朗西斯加大嗓门喊了一声皮埃尔,马车在他叫唤声下迅速的停了下来,弗朗西斯猛地将车棚用力拉开,脸色难看的望向他的管家,极其不耐烦的问道,“基尔伯特的弟弟?是他把这封信交给你的吗?”

皮埃尔耸了耸肩,微笑着看向他说,“是的,弗朗西斯阁下,你想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

弗朗西斯对着他翻了个白眼,冷哼了一声说,“鬼才想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皮埃尔毫不在意、依旧笑容满面的对他说,“他现在在您的家里,弗朗西斯阁下。”

弗朗西斯挥了挥手,不耐烦的催促着皮埃尔加快速度,皱紧眉头,疲惫不堪的倚在马车后面睡着了。

在皮埃尔将马车棚打开的一瞬间,弗朗西斯被突然刮进车里的冷风给惊醒了,皮埃尔带着点心疼和责备的说,“都跟您说了,不要在马车里睡觉了,快点进屋吧,里面炉火烧的正旺呢,以后马车里还是备个小火炉吧,你要不要先洗个澡?”

弗朗西斯那张看起来生人勿近的冷漠脸孔,在下地的一瞬间,立马堆积出了老练的笑容,那种看起来亲切、实则笑里藏刀的面容,让皮埃尔的白皙的皮肤瞬间起了几个鸡皮疙瘩,弗朗西斯笑呵呵的瞥了一眼皮埃尔问道,“他叫什么名字?”

皮埃尔瞬间明白了弗朗西斯指的是谁,他抿了一下嘴,微笑着说道,“路德维希.贝什米特。”

弗朗西斯立马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快步走进了自家的妓院,他热情洋溢的笑着走向站在一堆行李旁的两个人,拍了拍身上的灰层,用力抱住了褐色头发的男孩,语调充满开心和兴奋的说,“亲爱的路德宝贝,一路上真是辛苦了,放心吧,你的哥哥已经跟我交代过了,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你的,啧啧,真是让人想象不到,那个粗线条的基尔伯特居然有这么水灵可爱的弟弟,那些公主们一定会为你的俊朗面容倾倒的,你要先吃点东西吗?军队的生活一定很辛苦吧?哥哥我来做点好吃的给你吃吧!你喜欢吃什么?……”

所有人都满脸黑线的望向滔滔不绝的弗朗西斯,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终于,过大半个钟头,弗朗西斯差不多把基尔伯特和自己‘无与伦比’的交情,详详细细叙述了一遍之后,褐罚男孩旁边的金发男孩忍不住张开了口,他带着点鄙夷的望向弗朗西斯说道,“抱歉,波诺弗瓦先生,我才是路德维希.贝什米特,你抱着的这个人是我的秘书,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很高兴认识你!”

弗朗西斯整个脸一下子黑掉了,他松开了怀里的漂亮男孩,向后退了两步,又绕着圈仔仔细细的将路德维希看了一遍。土掉渣的锅盖头,厚厚的黑框眼镜,因为冷风而显得通红的皮肤,不知道什么年代的破旧大衣,大衣上甚至还带着点补丁,弗朗西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这TMD像是一个将军的弟弟吗?这该死的是哪个贫民窟的难民吧!

弗朗西斯用力干咳了两声,好吧,他该死的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有些有钱的老头,甚至吝啬的一分小费都不给!这个土掉渣的路德维希,大概真的是纯天然出品的乡下怪胎,也许,除了军队,他根本就没有出门见过世面!

弗朗西斯心里暗暗叫苦起来,这种看起来就和宫廷格格不入的蠢蛋,自己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将他改造成一个可以获得公主青睐的翩翩公子?这TMD根本就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好吧?!

弗朗西斯脸色由红到白,又由白到青的变了又变,算了,基尔伯特那个混蛋从来都不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差事,可恶,下次一定要让他到妓院破费一笔,绝对不能便宜了他!


弗朗西斯咬了咬嘴唇,脸上终于挤出了一丝笑容,尴尬的轻声说道,“哇哦,路德,我不得不说,你真的是令人印象深刻!嗯……天色已经不早了,你们先去休息吧,哥哥我也累了,明天我们再继续聊聊你们的事情好吗?”

路德维希识趣的点了点头,拎着行李和费里西安诺两个人,跟着弗朗西斯走进了一个偏远的房间,简单干净的房间完全没有那种妓院里该有的氛围,路德维希和费里西安诺同时对弗朗西斯行了个礼,弗朗西斯笑了笑对他们说,“那里可以洗澡,这里有两张床,你们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说,我一定立马满足你们,好了,亲爱的朋友们,早点休息吧,晚安!”

费里西安诺飞快的笑着跟他说了一声晚安,路德维希则脸色不佳的脱掉了身上的大衣,等到弗朗西斯离开之后,他立马不开心的小声嘀咕着,“哼!这个男人真的让人很不舒服!他看我的眼神,好像我是什么可笑的东西一样,他居然还把你认成了我,难道我和哥哥长得不像吗?我们两个人站在一起的话,怎么看也是我比较像是长官吧!”

费里西安诺斜着眼睛看向他的长官的大衣,盯着那个补丁看了好一会,才勉强的笑着说,“长官,我觉得弗朗西斯人挺好的,他刚刚还要做东西给我吃呢!也许,他就是觉得您的打扮有点不太合适!”

路德维希不屑的撇了撇嘴,“狗眼看人低!”

弗朗西斯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时候,被一声响亮的‘跑步走’给突然吵醒了,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望向床头的钟表,很好,这是哪个混蛋,敢在他的地盘上吵闹,让他居然在早晨6点钟就被吵醒了!

弗朗西斯恼怒的从床上猛的站了起来,飞快的披上一件厚厚的披风,就大步的跑下了楼,他眉头紧锁的望向门口的街道,哈,真太TMD好了,让他无法好好休息的正是那个借住在他家的路德维希。

弗朗西斯深吸了一口气,防止将要脱口而出的脏话不小心冒出嘴边,他扯了半天的嘴角,终于扯出了一个不太像样的笑容,语气尽量温和的提醒着面前的人说,“哇哦,亲爱的路德,你们这么早就起来了吗?嗯 ....你要知道,我们这里可是妓院,姑娘们可都是必须在深夜工作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请你们到别的地方去跑步,或者训练什么的吗?她们现在正需要休息呢!”

路德维希带着点歉意的望向强忍下怒火的弗朗西斯,飞快的点了点头,又带着点不好意思的望向他说,“抱歉,弗朗西斯,我不认识这里的路,你可以帮我找到可以训练的地方吗?”

弗朗西斯非常非常的想要立马说出拒绝,再顺便对他爆出一连串的粗口,然而,作为一个妓院老板,长久以来的磨练,让他很难对潜在的客户说出拒绝,更何况面前这位好歹是将军的弟弟,谁TMD知道将来他会不会飞黄腾达?

弗朗西斯勉强的扯了一下嘴角,他觉得光是保持脸色平静就已经用尽了他的力气,他耸了耸肩,无奈的带着这两个人向别处走去,反正只要他们两人不打扰自己休息就可以了,至于他们会不会被其他人破口大骂,那可不关他的事情。

弗朗西斯怀着小阴暗的心思,将他们两人领到一个著名的泼妇家门前,笑容诡异的看着两位军官说道,“这里的就很不错,你们可以在这里进行训练,记得早点回去,皮埃尔已经为你们准备了早餐了。”

费里西安诺热情的亲吻了弗朗西斯两下,跟他道了谢,路德维希则板正了脸大声喊道,“费里西安诺到列!”

弗朗西斯被他中气十足的声音给吓了一跳,他突然就很想留下来看看那位泼妇,到底会把这个烦人的路德维希骂成狗血淋头的样子,他坏笑着向墙边站了站,等待着接下来看他们两个人的好戏,然而,他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今天的运气背到了极点,泼妇的窗户猛地被她打了开来,一桶凉水突然就从上面浇了下来,悄悄好,水流全部都被浇到了弗朗西斯的头上,随之而来的是女高音的嘶吼声,“你们TMD给老娘滚道别的地方训练去!”

弗朗西斯整个脸一下子变得铁青起来,除了因为自己被‘无辜’累及的愤怒,还有在寒冷的冬天,被冷水浇完之后的僵硬,他该死的还没有穿内衣呢!

路德维希和费里西安诺睁大眼睛看向,抱紧身体、浑身发抖的弗朗西斯,吃惊的问道,“你没事吧?”

弗朗西斯神经质的笑了两声,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他的心里暗暗发誓,他一定要让基尔伯特付出至少一年的薪水!

路德维希皱紧了眉头,好吧,这个从天而降的灾难,也算是他无意中带给这个讨人厌的家伙的,他无奈的脱下了身上的破旧大衣,走到弗朗西斯的身边,用力将他的披风给拉了下来,在发现他里面什么都没有穿之后,又嘴角抽搐的转过脸,将自己的大衣披到他的身上,略微尴尬的结结巴巴的说,“对….对…..对不起!我先送你回去!”

说完,路德维希抱起已经只能不停发抖并且不断打着喷嚏的弗朗西斯,飞快的向回走去。


弗朗西斯在滚烫的洗澡水中,终于慢慢的缓过了劲,然而,那么一下的冷冻,还是让他本来就单薄的身体很快就发了烧。他浑身无力的躺在自己无比风骚的床上,哼哼唧唧的小声咒骂着,“讨厌的贝什米特,讨厌他们,混蛋,王八蛋…….”

皮埃尔看着他胡言乱语的模样,焦急的请来了一名医生,老医生迅速的给他挂上一瓶抗生素,又叮嘱了几句不要让他再着凉之后,就离开了妓院。

弗朗西斯因为发烧而迷糊的脑袋,在老医生走了之后,总算有了一丝清醒,他眯起眼睛望向站在门口,惶恐不安的路德维希和费里西安诺,无奈的叹了口气,虚弱的对他们说,“你们今天要去侍卫队报道吧?赶快去吧!侍卫队长可不是一个可以随便糊弄的人!”

路德维希脸色难看的点了点头,他本来还想请弗朗西斯带自己去宫殿报道的,现在看来,这是不可能的了,他和费里西安诺同生病的弗朗西斯道了个别后,就离开了他的房间,向宫廷的方向走去。

费里西安诺小步的跟在脸色严肃的路德维希身后,带着点不安的看向周围衣装亮丽的宫廷人员,小声在他的耳边说道,“长官,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换件衣服再来报道?”

路德维希不以为然的瞪了他一眼,依旧中气十足的对他说,“费里,我们是军人,军人是保卫国家的武器,武器并不需要长相华丽,需要的是牢固可信,我们不应该去关注那些无聊庸俗的外表,我们应该将注意力集中在身体的锻炼和战术的谋划上,明白了吗?”

费里西安诺无力的抽了抽嘴角,满脸黑线的低下头,小步跟在路德维希身后,脸色微红的躲过身边侧目的视线,羞涩的走到了宫廷人事管理部。

路德维希大步走进人事部,对着人事部的侍卫行了个标准的军礼之后,将自己的介绍信和转职文件递到了他的面前,带着点自豪的大声说道,“报告长官,黑鹰骑士团荣誉军人,路德维希.贝什米特上校前来报到!”

菲利克斯.卢卡谢维奇懒洋洋的抬起头,带着点鄙夷的望向面前这位,快要让他笑出声的军官,这土掉渣的乡村气息,真是该死的让他浑身都不舒服,这个人一看起来,就像是那些从来没有进过上流社会的土包子,又或者是没有任何后台背景的乡巴佬,拜托,这种只靠蛮力和打仗上位的野蛮人,居然也想在宫廷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混下去?切,恐怕,他到最后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菲利克斯这么一想,就有了一种故意刁难的态度,他斜着眼睛看了看文件,漫不经心的对路德维希说,“抱歉,这种转职文件必须得有军部盖章才行,你要不先去那边盖个章吧,等办完手续,再来我这里报道!”

路德维希眉头皱紧,怀疑的看了一眼,明显对自己充满鄙视的菲利克斯,他拿着自己的文件看了又看,明明该办好的手续都已经办好了,上面也有哥哥早就盖好的转职证明,这个人分明就是在故意刁难自己。况且,他在这个地方人生地不熟的,要到哪里去找军部,又要去哪里去找个将军来给他盖章?路德维希开始后悔起,今天早晨坚持雷打不动的训练了,如果弗朗西斯没有生病的话,他也许可以帮自己不少的忙。

路德维希不服气的将自己的文件打开,用手将基尔伯特盖好的印章指了指,带着点恼火的说道,“这是黑鹰骑士团将军的印章,W国法律规定,只要有将军以上军衔的人盖章,军人的调动就可以直接执行,我觉得我的文件没有任何不妥,请你赶快帮我办好手续,我今天还要到侍卫长那里报到!”

菲利克斯不耐烦的瞪了一眼路德维希,心想,这个乡巴佬不旦没有妥协的讨好自己,反而对自己硬碰硬的强势挑衅起来,他不屑的冷哼了一声,语气讥讽中带着软刺的说道,“哼!什么黑鹰骑士团?老子根本没有听说过!这里可是宫廷,住的可都是王公贵族,不是你们这些狗屁乡下军团,能够随随便便挑衅的地方!像你这样的土鳖,最好不要出现在这种高贵的地方,省得让我们看了就觉得不舒服!”

路德维希狠狠的瞪向了菲利克斯,他可以忍受别人对他的嘲讽,也可以忍受其他人对自己的鄙视,但是,唯一让他不能容忍的就是,别人侮辱自己和哥哥视为最伟大的荣耀的黑鹰骑士团!这个骑士团可是他们兄弟两浴血奋战了多少年,才建立起来的一支最热血、最爱国、最拥有骑士精神的军团,军团里面的每个军人都是好样的,每个骑士都是不怕流血流泪的硬汉!

路德维希猛地将菲利克斯推到在地,用力将拳头招呼到了他的身上,义愤填膺的吼道,“你们这些草包懂个什么?我们在浴血奋战的时候,你们这群人在干什么?要不是我们流血流泪,你们能够在这个狗屎不如的宫廷安稳的吃饭睡觉吗?要不是我们,你们早就被敌人给通通杀光了!”

很快,整个宫廷的侍卫,就因为路德维希的打架,而集结到了管理部门口,侍卫队长皱紧眉头看向被拉到一边,神色愤慨的路德维希,语气严肃而又恼火的吼道,“这TMD从哪里来的疯子?!给我关到监狱里去!”

 

弗朗西斯大概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能够一天中被同一个人连累两次,但是现在,他也只能无语的、浑身无力的爬上马车,飞快的向宫廷赶去。

弗朗西斯对玛利亚发誓,如果路德维希不是基尔伯特的弟弟,他一定会在侍卫队长赶到之前,就把他给活活的整死!这么一个刻板、固执、不听人劝、语气生硬而又不会圆滑处事的小混蛋,到底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反正,这对从小就在宫廷中长大的弗朗西斯来说,简直就是难以想象的!

弗朗西斯拖着依旧软弱无力的身体,走到了国王和侍卫长的面前,强颜欢笑的给罗德里奥行了个礼,又微笑着对板着个脸的何兰德侍卫长点了点头,语气虚弱却仍然春风洋溢的说道,“敬爱的国王陛下,侍卫长阁下,我刚刚得知路德维希在宫廷里惹了一些小麻烦,就连忙赶了过来,不知道他是怎么得罪您了,侍卫长阁下?要知道,我这个弟弟从小在乡下长大,作为哥哥的我还没来得及教他些礼数,如果有不到或者得罪你的地方,还请你们见谅!”

何兰德冷着脸望向气喘吁吁、身体虚弱的弗朗西斯,哼,这个虚伪的、依靠色/情出位的妓院老板,他对这个人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更另他觉得生气的是,他的下属们对这个人渣一直都热情有加,个个都聊足了劲跟他套着近乎!

何兰德语气平板的大声说道,“他殴打侍卫队管理人员,在宫廷里面肆无忌惮的行凶,这简直就是大逆不道的行为,我们本该将他当场处死,然而,念在他是骑士团荣誉军人的身份,我觉得应该将他送到军事法庭,判他无期徒刑!”

弗朗西斯当场整个脸就黑了下来,说实在的,弗朗西斯整个人生算是在宫廷里混着长大的,各色人员他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特别是国王(咳咳,扯远了),虽然他在宫廷里挂着个不大不小的闲差,每个月也不见得能够领到多少钱(还没他在妓院赚的零头多),但是,不管是宰相也好,将军也好,看在他和国王是情人,和王后关系也不差的份上,各个都对他尊敬有加,甚至说是讨好也不为过。


然而,唯独这个侍卫长何兰德,总是对自己百般刁难,弗朗西斯也不是没有想过,用一些肮脏的伎俩将他拉下去,然而,考虑到这个人毕竟是王后的亲弟弟,又实在没那个胆量去冒这个险。   

弗朗西斯立马笑容满面的望向何兰德说道,“尊敬的侍卫长阁下,虽然您说的没有错,可我记得,随便侮辱国家的荣誉骑士,也是一项不大不小的罪名呢,您的手下菲利克斯是不是也得受到相应的惩罚呢?W国法律规定,凡是冒犯军人骑士团荣誉的人,都必须接受军人决斗的邀请,您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遵守这份规定呢?”

何兰德立马转过脸严肃的望着他说,“你说的没错,秘书长阁下,但是,在宫廷里随意斗殴依然是一项死罪,这个罪和决斗是毫无关系的,你要是觉得菲利克斯需要受到惩罚的话,请随意,但是,路德维希必须得接受相应的惩罚,否则的话,国王陛下的颜面何存?”

弗朗西斯眼珠子转了又转,对着罗德里奥使了好几次眼色,罗德最终在他的拼命暗示下,忍不住插上了嘴,拜托,他也很怕这个软硬不吃的何兰德好吧,他还是自己的小舅子,得罪自己小舅子的人通通都会死的很惨的好吧,特别当他还是一个严重惧内的丈夫的时候。

罗德里奥干咳了两声,打着圆场说道,“何兰德说的没有错,法律制定出来就是让人来遵守的,就这么定了,把把路德维希交到军事法庭,还有,弗朗西斯,就由你来决定法官的人选吧!”

弗朗西斯得意的看了一眼,气得直瞪眼的何兰德,他飞快的笑着提了个名字,“我觉得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公爵大人最为合适不过了,陛下。”

这下子,国王和侍卫长都闭上嘴不再说话,谁都知道,这位公爵大人和黑鹰骑士团将军基尔伯特的关系有多么的好,这两个人说是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都不为过,甚至,基尔伯特之所以能够有今天这种举足轻重的地位,与这位公爵的极力推荐有着相当密切的关系。

侍卫长何兰德当然不希望这个人来当法官,然而,这个时候他再提出反对意见的话,如果被公爵大人听到,又可能被他视为挑战他权威的语句,这种关系拿捏不当的话,只会给王后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何兰德虽然为人刻板,可是还不至于不知道做人的好坏。

罗德里奥此时心里又是另一番滋味,话说这位公爵大人可是特别的喜欢黑发美人,这种嗜好刚好和罗德里奥完全相反,当初国王还是王子的时候,安东尼奥就一直对他眉来眼去,不知道献了多少殷勤,吓得罗德里奥很长时间都不敢出门半步,直到公爵找到现在的爱人之后,才终于停止了追逐自己的脚步。拜托,他可是只对金发才有感觉,他对于安东尼奥那种黑色的卷发就是完全不感冒!

罗德里奥犹犹豫豫的看向自己的情人弗朗西斯,他觉得自己在情人病弱的时候,仍然提出反对意见,显得有点过分,然而,他是真的实在受不了那位公爵的热情。他勉强的对着弗朗西斯笑了一下说道,“弗朗西斯,虽然,从份量上来说,安东尼奥公爵大人是足够的,但是,我觉得,这种小事没必要来麻烦他对吧?”

何兰德一听国王给自己撑腰,立马就来了劲,他迅速瞪向弗朗西斯说道,“我觉得也是,公爵大人日理万机,根本没空来参加这种小兵的审判!”

弗朗西斯怨恨的瞪了何兰德一眼,思索了半天,又实在找不到跟基尔伯特关系更要好的官员了,最终,他还是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笑眯眯的看着国王和侍卫长说道,“陛下,我觉得,还是让王后来当法官好了,毕竟,有谁能像王后那样公平而又聪明的做出审判呢?”



 

评论(5)
热度(11)

© 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