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无处可逃02【主独法、副法奥、普奥洪】

说起W国的国王是谁,可能平民百姓们并不够了解,甚至,有一大半的人只能将他的名字叫出一半,但是,说起W国的王后的名字,却是整个W国,从上到下无人不知晓。

W国的王后伊丽莎白.海德薇莉就是那么一个传奇的存在,她的父亲是威震全国的老将军,弟弟是侍卫队长,她的手下守卫着W国的疆北,她的名号流传千古。

伊丽莎白如果只是一个在宫廷中乖巧长大的公主的话,也许,并没有人会知道她叫什么名字,长得是什么样,但是,偏偏这么一个出生名门、注定成为王后的尊贵女士,在少女时代就装作男人的模样随军出兵,并且,表现的丝毫不必男人们差,甚至,为了守卫W国北边的疆土而差点丧失性命,并建立了汗马功劳,也因此,获得了全国上下民众的爱戴。

伊丽莎白在嫁给罗德里奥的时候,是以国王骑士的身份,而不是公主的名号嫁出去的,这足以说明,当时W国的民众对她有多么的喜爱,在她的事迹广为流传之后,全国上下的女孩或者女人们,都掀起了一阵女权主义的狂潮,裤装、工人装取代了泡泡裙,成为了女人们的最爱,而W国也一度被其他国家笑话为女人的天国,阴盛阳衰的国家。

说起伊丽莎白和基尔伯特之间的破事,也就只有几个为数不多的人知道,而今天宫殿上的三个人,恰恰都被包含在那为数不多的人之中。

伊丽莎白当初参军的时候,是假冒了男人的身份去的,而和她在一个队伍的基尔伯特,恰恰就是一个感觉迟钝的傻帽,他为了争强好胜,整天缠着伊丽莎白和他比来比去,从子弹的射准率,到开炮的准确度,从打架的能力到勇敢的程度,总而言之,军队里能用来比试的,他们都比试过了,军队里不能用来比试的,比如喝酒、吃饭,他们也比试过了,唯一没能比的就是JJ的长度了。

当基尔伯特得知伊丽莎白是女人的时候,他那个惊恐的面容,至今还能让所有人大笑不已,然而,他们两人那种肝胆相照的情谊,却在军队中潜移默化下培养了起来,这又是另一个,基尔伯特为什么能够发达的原因。

弗朗西斯这个时候提出伊丽莎白的名字,也算是所有策略中的下策,一旦王后出现审判现场,必然照成举国的轰动,这个时候,比起真实事件中的谁对谁错,人们将会更为关注一些八卦情史,舆论风向标,而路德维希的生死,很有可能会被舆论而摆布。

能够对全国舆论照成影响的伊丽莎白,如果她对基尔伯特能够念旧情的话,站在路德维希这边的话,对他必然有很大的好处,而这个审判,也将会对路德维希未来的仕途照成举足轻重的影响。然而,万一她站在自己的弟弟,何兰德这边的话,又会给路德维希带来灭顶的灾难。

弗朗西斯心里倒也没有盘算那么多,这步棋也算是没有办法的险招了,寄希望于那个诡异莫测的王后,也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如果让基尔伯特知道,自己的弟弟刚进宫廷,就被送进监狱度过一辈子的话,弗朗西斯总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洗脱不了这份内疚感了。

伊丽莎白飞快的从后宫里走了进来,她春风满面的看向自己的丈夫、弟弟以及丈夫的情人,咧开嘴大笑着说,“本宫已经很多年没有出去走动了,军事法庭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基尔伯特的弟弟路德维希?哼,本宫到要看看,这个混球是怎么将弟弟教育的那么失败的!

弗朗西斯当时就觉得自己的腿软了下去,差点没能站稳

路德维希灰头土脸的双手抱膝的坐在监狱的大牢里,坐在他身边的则是哭丧着脸的费里西安诺。


弗朗西斯浑身无力的走进监狱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张面对自己,依旧毫不示弱的脸孔,他当时就立马产生了拿起锤子,猛地砸死这个小混蛋的冲动。

弗朗西斯强忍下内心深处想要发飙的冲动,皮笑肉不笑的走进大牢,拍了拍布满灰尘的凳子,优雅的坐了下来,他脸色潮红,眼神充满讥讽和责备的望向路德维希说,“行啊,你可真够可以的,刚进宫就把整个侍卫队都给得罪遍了,哥哥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么大本事的人呢,我是不是该为你拍手鼓掌?”

路德维希板正的脸,并没有因为他拐弯抹角的讥讽话语而有所变化,眼神甚至反而变得更加坚定起来,“谁要是侮辱黑鹰骑士团,谁就是我的死敌!我就算是死了,也要守护骑士团的荣誉!”

弗朗西斯内心确定,自己如果没有生病的话,一定会立马站起来,用力扇他几个耳光,直到他能认清形势为止。可偏偏他今天真的是一点剩余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他好一会,最后,他张开嘴,语气愤慨的对他说道,“我就最讨厌你们这种不要命的军人了,随随便便一个荣誉,一个信念就要流血割肉的,真TMD像个疯子!你给我听好了,我这里有匕首,你要是想死的话,现在就直接将自己喉咙给割了,省得到时候上法庭还要给我和你哥哥丢脸,你要是不想死的话,还想为你哥哥争点气的话,就给我认认真真的照我说的去做,明白了吗?”

路德维希虽然总是被人说成是个傻瓜,但是,其实他并没有别人想象的那么傻,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比如,在这种生死关头,他就能够明白,弗朗西斯是真的在为自己拼了命的奔波着。

路德维希不知道为什么,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内心就突然柔软了下来,他可以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他甚至可以一刀捅死自己,但是,现在,他就是不想看到病怏怏的弗朗西斯再为自己生气,这个可怜的人是那么的在乎自己!(路德维希是这么认为的)

路德维希想通了之后,就飞快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我会活下来的,你教我应该怎么做!”

弗朗西斯长吁了一口气,这个执拗的脑袋总算是开窍了,他可不愿意再费尽口舌的跟他争辩,在宫廷里应该怎么生活了。他走到路德维希的身边蹲了下来,用他那冰凉的双手将他的黑框眼镜摘了下来,又将他的头发来回捯饬了几下,他这几个动作,倒是把没怎么接触过别人的路德维希弄得脸红耳赤起来,弗朗西斯给自己戴上他的眼镜不解的问道,“为什么你的眼镜没有度数?”

路德维希脸色变得更加红润起来,他觉得弗朗西斯和自己有点太近了,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让他离自己远一点,他害怕,如果自己违抗他的命令的话,又会被他臭骂一顿,他低下头,略微害羞的小声说道,“曾经有个武士给我算过命,他说我命犯桃花,注定孤独一辈子,如果不想导致这个结果的话,就得带着眼睛,将外貌给掩饰起来…….”

弗朗西斯觉得,这大概是他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他本应该捂住肚子大笑不已的,但是,在看见路德维希的双眼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笑不出来了,这个固执怪癖的小混蛋还TMD真的长得非常好看!

过了好一会,弗朗西斯才在路德维希的呼唤声中清醒了过来,他咬咬嘴唇,不敢想象的摇了摇头,上帝,就在刚刚,他居然为了这个小混蛋而失神了,这简直令人难以想象,他?全国最大妓院的老板,见过无数美人的弗朗西斯?居然被这个小混蛋的外貌吸引的失神了?!

弗朗西斯那一瞬间就有了救助路德维希的主意,很好,这个外貌出众的小子,既然拥有这么明显的优势的话,又恰好是国王陛下最喜爱的那种类型,为什么不拿出来好好利用一下呢?

弗朗西斯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他飞快的将皮埃尔喊进来,让他为路德维希理了个头发,又叮嘱他按照他的身材做了一套像样的衣服,等到一切准备的差不多了之后,弗朗西斯得意洋洋的看着自己的杰作,拍了拍路德维希的肩膀说道,“记住,我会找人帮你辩解的,你一定不能冲撞法官大人,就是王后陛下,如果你要是这么做的话,我一定会把你的头给扭下来,明白了吗?”

路德维希飞快的点了点头,带着点胆怯的望着弗朗西斯问道,“我觉得不戴眼镜有点不太习惯,而且,那个巫师说了……”

弗朗西斯飞快的将他的眼镜扔到了地上,用力踩了几脚,脸色阴沉的看向路德维希说,“巫师说了什么亲爱的小路德?”

路德维希满头黑线的笑了笑,“没什么…….”

很快,对路德维希的审判开始了,因为是王后亲自审理的案件,这可把平时人烟罕至的法院里的职员们给忙坏了,不算太大的法庭里也因此挤满了各种各样杂七八啦的人员,从各个报社的记者,到各个国家王公贵族,甚至一些小贩小足也通过各种关系买到了进场卷,用来观摩这场全国瞩目的世纪审判。

各大报社同时将头版最大的页面献给了这场世纪审判,从路德维希的出身到犯了法的现在,事无巨细的分析着他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更有甚者,一些教育杂志开始讨论,他的哥哥基尔伯特对他的教育,到底是成功的还是失败的。

而八卦杂志更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将王后和将军的过去历史翻来覆去的捯饬着,挖掘里面不为人知的密情。甚至,一些报纸,更是明目张胆的将基尔伯特的好朋友们的旧情翻了出来,安东尼奥公爵和国王殿下不得不说的秘密,弗朗西斯秘书长到底是谁的情人,一个个怪异奇葩的标题都如同春雨后的竹笋一样,飞快的冒了出来。

弗朗西斯为了这场审判可算是下足了功夫,从一开始,就接受了全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的采访,从路德维希的战友那里挖掘和编排出的,路德维希可怜的身世,到他在黑鹰骑士团中浴血战斗的经历,甚至还包括,扶老人过马路,帮小朋友摘风筝,给流浪狗喂食各种各样的事迹。


总而言之,路德维希能有多少催人泪下的经历,弗朗西斯都已经声泪俱下的说了出来,更是详详细细的解释了,骑士团的荣誉对于军人来说是多么高大上的存在。据说,当时采访弗朗西斯的编辑小姐,也差点被被他给感动哭了,整个舆论风向也因此,开始慢慢的向路德维希这边站立。

然而,不管舆论怎么在全国引领风潮,对于路德维希来说最为关键的审判,还是一场需要弗朗西斯来打的硬仗。

何兰德拿出一本厚厚的宗卷,脸色严肃的站在原告律师的坐席上大声说道,“被告人路德维希是个对长官不敬,对国王藐视,对宫廷法律完全无视的毫无纪律性的军人,他在报道第一天,就做出违背宫廷法规的行为,这完全不是一个拥有良好教育的军人所应该做的事情!我们绝对不能放任他这种行为,违背宫廷的规矩和法律的人理应受罚,请法官大人明判!”

王后大人漫不经心的用锤子敲了敲桌子,皱紧眉头盯着路德维希看了又看,声音充满威严的说道,“等一下,你们确定这个人是路德维希.贝什米特吗?为什么他和照片上看起来完全不一样?这根本不是同一个人好吧?”

所有坐在观摩席上的人开始骚动了起来,国王大人更是目不转睛的盯着路德维希看了很长时间,就连见过路德维希几次面的何兰德也不太确定了起来,他围着被告人转了两圈,飞快的大声传召狱警道,“狱警!你们该死的押错人了!这个混蛋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那个戴眼镜的真正的路德维希被你们弄到哪里去了?!”

路德维希嘴角抽搐的看着一群惊慌失措、四处张望的人群,实在没有忍住大声说道,“我就是路德维希!你们没有搞错人!我只不过把眼睛摘掉了而已!还有,换了一件衣服!以及,剪了一下头发!”

何兰德用手指着他的鼻子,生气的大声吼道,“你骗谁啊!小小年纪,胆子倒是不小!居然敢在王后陛下的面前公然撒谎!来人啊,把这个人拉下去鞭打50下,让他老实交代,真正的路德维希跑到哪里去了!”

弗朗西斯再也忍不住的大声吼道,“够了!这个人就是路德维希!你们没有弄错!不相信的话,你们可以校对他的指纹!”

很快,校对指纹的专家被王后请到了法庭,所有人屏住气看着专家的核对,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专家才满身大汗的对王后说道,“王后陛下,这个人就是路德维希.贝什米特没有错!“”

所有人都惊讶的大叫起来,这个英俊到逆天的小帅哥,居然真的是那个土掉渣的路德维希摘掉眼镜的版本!女孩子们开始惋惜的嘀咕起来,男孩子们也

不胜唏嘘的叹了口气,国王陛下更是惊叹的对王后用力使了个眼神。

评论
热度(2)

© 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