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无处可逃03【主独法,副法奥、普奥洪】

法庭经在历过鸡飞狗跳的指纹验证之后,又逐渐恢复了平静,弗朗西斯站了起来,面带微笑的望向王后说道,“陛下,好几天不见,您显得更加漂亮年轻了。”

伊丽莎白微笑着点了点头,右手用力砸了一下锤子,声音低沉而又充满威胁的说道,“给我说重点!”

弗朗西斯嘴角抽搐的挺直了身体,收起了笑容,脸色严肃的说道,“陛下,我想咨询您一个问题,对于一个军人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

伊丽莎白一只手托在脸上,两只眼睛瞥向弗朗西斯说道,“荣誉感!”

弗朗西斯微微翘起嘴角,看向路德维希说道,“那么,请问陛下您,为了骑士团荣誉而战斗的路德维希,是不是一个合格的军人?”

伊丽莎白立马点了点头说道,“他当然是一个合格的军人!”

何兰德立马站了起来反驳道,“反对!辩方律师偏离主题,故意引导法官大人的判断!”

弗朗西斯眯起眼睛望向何兰德,笑眯眯的看着他说,“何兰德大人,您是不是瞧不起女人?您是不是觉得王后陛下是个女人,所以很容易不分是非,被别人利用和引导,从而失去她准确的判断能力呢?”

何兰德百口莫辩的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是你偏离主题,引导……”

伊丽莎白用力敲了一下锤子,脸色难看的说道,“肃静!辩方律师继续说下去,原告律师请闭嘴,本宫自有主断!”

弗朗西斯潇洒的转了一圈,依旧面带笑容的说道,“我们都知道,面由心生,一个长相不怎么样的人,比如何兰德大人您,一般很难拥有一个良好的人品。而一个长相帅气,迷惑众生的男人,比如路德维希,一般都会拥有一颗金子般的心,法官大人,您认为,一个拥有金子般的心的军官,会是一个不合格的军官吗?”

“反对!……”何兰德立马举起了手。

“何兰德你闭嘴!我不认为路德维希不是一个合格的军官,能够拥有一颗善良心灵的军官,才是一个好军官,顺便说一句,路德维希确实拥有一个出众的长相!”伊丽莎白微笑着看向路德维希说道。

弗朗西斯微笑着鞠了个躬,代替窘迫的路德维希对王后陛下说了声谢谢之后,又张开了嘴,“我从来都不认为用暴力解决问题是一个合适的方法,但是,法官大人,作为一名军人,有时候却不得不用暴力来解决问题。我们都知道,这两年W国和F国以及Y国一直交战不断,基尔伯特将军带着黑鹰骑士团一直在守护着我们的国家,如果没有这些拥有至高荣誉感的军人为我们浴血奋战的话,我们还能够正常的吃喝玩乐吗?我们还能够和家人其乐融融的团聚吗?我们还能够站在这里,为一位拥有荣誉感的军人做出适当的辩护吗?恐怕,我们早就被敌军绞杀完毕了!因此,我觉得,路德维希不光是个合格的军人,更是一个伟大崇高的军人,因为他拥有比其他人更为高尚的荣誉感,正是这种荣誉感,让他不怕流血流汗的为人民奋斗着,而那些王宫里不学无术的侍卫队人员,又怎么能够对这种荣誉感说出蔑视的话语?我真的为我们的军官感到心痛,我为我们的国家感到心痛,我为我们的人民感到心痛!!!”

所有人都鼓起掌来,女孩们甚至都流下了眼泪。

伊丽莎白用力敲了敲桌子,面带微笑的说道,“肃静!肃静!弗朗西斯阁下,你说的每一个字都正确,可这并不能掩盖路德维希所犯下的罪行,我宣布,路德维希.贝什米特有罪!”

所有人都骚动了起来,弗朗西斯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气急败坏的急速说道,“等一下,王后陛下,如果说路德维希违反了宫廷的法规的话,那么当初女扮男装去参军的您,是不是也违反了军队的法规?我们是不是应该判处您也有罪?!”

整个军事法庭都开始大声喧哗起来,场面一度快要失控,警察们纷纷掏出了警棍和枪支开始维护法庭的秩序。

伊丽莎白猛地从法官座位上站了起来,脸色阴沉的望向弗朗西斯说道,“您说的没有错,弗朗西斯阁下,您这是准备代替神灵,将贵为王后的我抓捕起来吗?”

弗朗西斯整个人一下子都僵住了,他万万没想到,平时小心谨慎的自己,居然会为了一个固执呆板的毛头小子,轻易的惹恼最有权势的王后陛下,他开始无比后悔的想要收回自己的话,然而脑袋却因为惊吓,完全丧失了平时灵巧的辩解能力。

伊丽莎白微笑着敲了敲桌子,脸色严肃的望向全体人员说道,“路德维希.贝什米特因为违反宫廷法律,肆意殴打侍卫队管理人员,本宫判处他打扫宫廷街道,为期一年!”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因为在法庭上藐视法官,冒犯W国的王后陛下,本宫判处他打扫宫廷街道,为期一年,并罚款1万W币,审判结束!”

所有记者都拿起照相机,开始疯狂对着王后陛下拍起照来,更有记者抢到伊丽莎白的面前,飞快的举起话筒,想要采访她当一日法官的感觉,女孩子们和男孩子们都开始尖叫着喊道,‘伊丽莎白!伊丽莎白!伊丽莎白,我爱你!!’

只有弗朗西斯一个人如同化石般的看着伊丽莎白走出法院,等她走出去之后,又满脸青筋的看向被当庭释放的路德维希。他猛地向路德维希挥了一拳,脸色阴沉的望着他说,“你这个扫把星,你TMD欠我一条命!”

路德维希非常早的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所谓的非常早,指的是在凌晨6点之前,凌晨5点就醒了过来。路德维希飞快的穿上衣服,将被子叠整齐,又将隔壁床上的费里被踹下的被子拉好,就从房间里悄悄的走出来,小步跑到了弗朗西斯的房前,用力敲了敲他的门,内心期望着他不要忘记,今天是打扫宫廷街道的第一天。

弗朗西斯在听到敲门声之后,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他看向外面依旧乌黑的天空,十万分不耐烦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满肚子恼火的猛地将房门打开,脸上都是青筋的望向穿戴整齐的路德维希,语气不佳的说道,“你发什么神经?有什么屁事十点以后来找我!现在别来烦老子!”

路德维希被他呛的皱紧了眉头,语气也不客气起来,“弗朗西斯,今天我们得去打扫宫廷街道,现在再不去的话,就来不及了!”

弗朗西斯眉头整个都拧了起来,语气更加不耐烦的说道,“打扫什么街道?!是你自己惹的祸,凭什么让我来帮你承担惩罚?我不去!”

路德维希气结的顿了一下,又实在不想和他纠缠下去,冷着脸,转过身就准备离开妓院,弗朗西斯看见他转身,又急忙的叫住了他,“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好,该死的混蛋,我就不应该帮基尔伯特的忙!”

又过了大约一刻钟,弗朗西斯总算洗漱打扮完毕了,嘴里依旧骂骂咧咧的不停抱怨着基尔伯特,就小步跟在路德维希的身后,向宫廷街道走去。

路德维希到底还是觉得自己理亏,强忍下怒气,也不辩解,也不说话,就只是不快的鼓着个嘴,斜着眼睛望着唠唠叨叨抱怨个不停的弗朗西斯,想不通这个人的嘴巴,为什么能够冒出那么多形形色色的抱怨的语句。

弗朗西斯大概是觉得自己一个人自说自话实在是显得无聊又可笑,终于停下了让人不快的抱怨,无奈的叹了口气,带着点幽怨的看向路德维希说道,“好吧,既然你已经到我这里,接受我的照顾了,以后你必须得听我的吩咐,绝对不能再向过去那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现在,大家都把你看成是我的人,你要是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的话,我会被你连累至死的,明白了吗?你要是不同意的话,现在就给我滚蛋!”

路德维希看向又是担忧、又是焦虑的弗朗西斯,深吸了一口气,眼神坚定的望着他说,“我明白了,我不会给哥哥丢脸,也不会给黑鹰骑士团丢人,你告诉我该怎么做?”

弗朗西斯点了点头,脸色阴沉的望着他说,“今天,我会坐在凳子上,看着你扫地,我还要再睡一会......”

“咦,为什么?王后不是说……”

“我说的话你是不是不准备听?”

“…….好吧,我明白了,你说吧……”

“在这个王宫里,不管什么时候都要有礼貌的微笑,现在,赶快笑一下给我看看!”弗朗西斯半眯着眼睛命令道。

路德维希紧张的望向直盯着自己的弗朗西斯,冷汗开始从他的额头冒了出来,他用力强扯开的自己的嘴角,最终,却导致了面前这个无赖的捂嘴大笑,他气急败坏的对他吼道,“你是故意想要整我对不对?你要是不想教我就算了!大不了我现在就回黑鹰骑士团去!”

弗朗西斯强忍下想要爆笑的欲望,无奈的拍了拍路德维希的肩膀,安慰性的对他说道,“算了,你还是别笑了,万一把其他人给吓出什么毛病来就不好了!嗯……这样吧,你可以亲切的和别人行贴面礼,热情的行动也许可以抵消你身上那种过于冷峻的气息…….”

说完,弗朗西斯捧住了路德维希的脸,热情的将自己的脸孔贴到了他的脸上,左右各贴了一下,他戏谑的看着被他弄得脸色通红的路德维希,带着点严肃的说道,“不要那么容易脸红,小路德,在宫廷里,过于单纯可不行呐,记住,不管在什么情况下,一定要保持平静的脸色,这可是最基本的,明白了吗?”

路德维希点了点头,“可我还是不太习惯亲密的接触…….”

弗朗西斯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终于,枉然大悟的得出了结论,“你是一个处男?!”

路德维希拿起扫把的那只手猛地抖了一下,也因此差点将扫把给披成两半,他脸色通红的望向坐在凳子上,眼神诡异的弗朗西斯,结结巴巴的辩解道,“我我我我我…….我不是处男!!”

弗朗西斯嘴角更加诡异的咧了开来,眼神充满鄙夷的望着他说,“嗯哼,好吧,二次处男的小路德,难怪你会有接触恐惧症,放心吧,哥哥一定会找一个漂亮的妹妹帮你解决这个问题的!”

路德维希觉得自己头上都快要冒烟了,他的整个身体都因为羞耻心而燃烧了起来,语句更加结巴的说道,“谁谁谁谁谁……谁要找妓女!我我我我我我…….我要找一个公主!”

弗朗西斯刚喝进嘴里的咖啡就因为他的这句话,一下子被他喷出了口,搅拌了口水的咖啡因为他的用力喷射,飞了至少有两米远,他捂住肚子,在凳子上打着滚大笑着说道,“哈哈哈哈……我TMD今天才发现,你真是一个做笑星的天才!”弗朗西斯坐在凳子上笑了一会之后,就渐渐闭上了眼睛打起了盹,天色渐渐的亮了起来,侍女和侍卫们都走了出来,几个侍卫队人员站在离他们两人不远的地方,故意不屑的大声说道,“就是那个傻帽,殴打了菲利克斯大人,还得罪了我们的何兰德队长,瞧啊,他还真敢再在这里出现,呸,乡巴佬!”

弗朗西斯刚有点睡意的脑袋,因为这几句话而被吵醒了,他眯起眼睛,望向不远处几个有点面熟的队员,优雅的站了起来,走到了他们的身边,面带微笑的望着他们说,“亲爱的队长大人们,今天怎么这么有空在这里看别人的笑话,难道你们不需要训练吗,不知道何兰德大人知不知道,你们这种行径呢?”

几个侍卫听见他的话,脸色立马黑了下来,他们飞快的狡辩道,“今天我们有重要的事情要办,我们得走了。”说完,几个人飞快的离开了宫廷。

弗朗西斯得意洋洋的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层,带着点流氓的态度漫步到侍们女的身边,色眯眯微笑着跟她们打了招呼道,“亲爱的女士们,早上好,你们今天看起来更加的容光焕发了,我都要嫉妒你们的美貌啦!”

女孩子们略微羞涩的微笑着跟弗朗西斯打了个招呼,看见他的笑容之后又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害怕的躲着这个行走的人形凶器,一个熟悉弗朗西斯的宫女小声对他说道,“弗朗西斯大人,今天王后要举行宴会呢,您也要来参加吗?”

弗朗西斯思索了一下,连忙微笑着小声说,“那是当然的,到时候,还请各位美女们帮我留点好吃的!”

女孩们飞快的点了点头,就跟他告了个别。

弗朗西斯拍了拍还在认真打扫街道的路德维希的肩膀,带着点戏谑的笑着看向他说,“走吧,灰姑娘,你的教母大人得帮你准备一下王子的宴会啦!”

路德维希脸色难看的望向,不停的调侃自己的弗朗西斯,忍住内心的怒火说道,“街道还没有打扫干净呢!”

弗朗西斯用力拉着他的胳膊向回走去,一边走一边不耐烦的说道,“你还真当自己是个清洁人员呢?”

弗朗西斯用自己的发蜡将路德维希的头发仔细的打理了一番,又特地帮他精心选了一瓶香水给他喷上,最后,拿出已经完成的定制礼服递给他,叮嘱他赶快穿上。

等到弗朗西斯将路德维希打扮完毕之后,满意的围着他转了一圈,欢笑着大声说道,“好啦,你已经英俊的哥哥我都快要爱上你了,我们现在可以去王后举行的宴会,看看到底有没有能够看上你的公主,哥哥我得加油把我们可爱的小路德给嫁出去啦!”

路德维希脸色微红的点了点头,略微羞涩的看着他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弗朗西斯,万一别人又笑话我,我该怎么办?”

“忍着别说话,谁要是敢找你茬,让我来对付他,记住,千万千万要沉住气,明白了吗?”

路德维希又一次认真的点了点头。

评论
热度(4)

© 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