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无处可逃04【主独法,副法奥、普奥洪】

弗朗西斯带着路德维希跳下马车,跟他一起漫步进装扮华丽的宫殿之中,他一边面带微笑的和公主、伯爵们打着招呼,一边小声的给路德维希介绍这些人的背景和习性。

“那边那个金发绿眼睛的小个子是W国的财政大臣瓦修.茨温利,他可掌管着全国的银行和金库,可以算说是整个国家最富有的一个人,有传言说,他比国王拥有的金币都要多。他是国王的表弟,他的妹妹诺拉.茨温利那是相当的漂亮和温柔,可惜了,他的哥哥对于这个妹妹一直都过度保护,对于想要觊觎其妹的人,都会非常的不客气。”

“那位白发老人就是军部总司令伍德.海德薇莉,王后以及侍卫长的父亲大人,他现在虽然不怎么在宫廷活动,但是,他的势力可是贯穿了整个W国,整个W国几乎没有人敢在他的面前说一个不字,他算是整个W国最有权势的人!王后现在的妹妹贝露.海德薇莉,正是现在王室里最炙手可热的公主,如果你能够把她给拿下,你以后的生活基本上就不用愁啦!顺便说一下,这位公主非常喜欢和他哥哥一样刻板老成的人,也许你正好就是她喜欢的那种类型!”

“那边黑色卷发,总是笑眯眯的那一位就是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公爵,拥有W国最大一片封地的公爵大人,他在宫廷里虽然不够活跃,但是他的影响力却是所有公爵当中最大的一个,他是国王的远亲,也是你哥哥最好的朋友,以后你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助的话,记得首先要想到他,他一定会非常乐意帮助你的!”

路德维希皱起眉头看向弗朗西斯,疑惑的小声问道,“你不是哥哥最好的朋友吗?”

弗朗西斯若有所思的笑了一下,“我不是!”

“那么为什么哥哥让我来投奔你?”路德维希不解的问道。

弗朗西斯不耐烦的说,“因为我是最有耐心的一个,白痴!”

这一次路德维希没有点头,眼神里充满怀疑的瞪向了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没有理睬他,继续介绍道,“那边那位是UK王国的王子,亚瑟.柯克兰,他是国王的远亲,大概也算是和贝什米特家族有点血缘关系,他是一位性格古怪的家伙,经常混迹在各个国家的宴会之中,总而言之,见到他,尽量离他远一点就行了。”

“他的表弟阿尔弗雷德.琼斯、马修.威廉姆斯,都是喜欢和他混在一起的王子们,唯一值得你注意的是阿尔弗雷德的姐姐,艾米丽.琼斯,她的美貌可是让整个欧洲大陆都青睐不已!他们家族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惹得起的,总而言之,如果你能够得到艾米丽的爱慕的话,那么,你在整个欧洲都可以通行无阻了!”

“好了,以上三个人你就想都不要想了!”弗朗西斯飞快的给路德维希下了一个结论。

“嗯…..什么?!你给我讲那么多,就没有一个合适的吗?”路德维希胃痛的看向弗朗西斯说道。

“好啦,亲爱的路德,我们得面对现实,不能眼高手低,设定一个更加现实的目标对你来说至关重要!虽然,基尔伯特是一个将军,但是,贝什米特家族的名声毕竟不够显赫,你们和皇室的关系又太过疏远,你现在又没什么名号。虽然你长得是不错,可惜这里是皇宫,婚姻除了要看外表之外,更要看你的后台和背景!看到那边那个戴眼镜的金长发女孩了没有,莫娜小姐,公爵的女儿,虽然家族领地不算大,却是一个风光宜人的宝地,如果你娶了她,以后的生活肯定不会有什么压力,而且也会非常的快乐!还有站在她左边的黑发美女,塞舌尔,她的家族虽然只有一块小地方,却贵在拥有丰富的金矿,如果你娶了她,你可就直接发达了,你觉得怎么样?”

路德维希没有吱声,好吧,这两个女孩虽然看起来都不错,可是,路德维希知道,他的目标可不仅仅是生活没有压力,他还想要带领黑鹰骑士团走到更高的台阶,他不希望自己最敬佩的骑士团,总被人笑话是一个乡下雇佣团!“弗朗西斯,难道就没有在宫廷里比较混得开的公主吗?”

弗朗西斯刚想要讽刺路德维希几句,国王陛下突然就走进了宫殿里,所有人都依次对他行了见面礼,罗德里奥和其他人打完招呼之后,就对着弗朗西斯使了个眼色,将他叫了到宫殿的角落。

弗朗西斯摆出一副色眯眯流氓的样子对罗德里奥说,“亲爱的国王陛下,这还没到半夜呢,您就忍耐不住了?”说完,他抚摸上罗德里奥的屁股,开始毛手毛脚起来。

罗德里奥的心思显然没有放在弗朗西斯的身上,他飞快的将他的手打开,一脸嫌弃的板正了脸说道,“弗朗,这里没有其他人,我就实话跟你说了吧,我看上你的弟弟,路德维希了,他长得可真好看!”

弗朗西斯听见他的话之后,一下子给愣住了,他的心里可算是各种滋味都有,算起来,他也做了罗德里奥的情人有不少年月了,对与他的嗜好也算是了如指掌,他当然知道,金发蓝眼一直都是他的死穴。

为此,弗朗西斯曾经绞尽脑汁、费尽心思的给罗德里奥献上了一批又一批的情人,罗德里奥也算是半推半就的接受了他的各种好意。然而,弗朗西斯至今还没有被罗德里奥,像今天这样这么直接的要求过某个人,这种说话风格和罗德平时冷静自持的性格,简直是格格不入,这么直白的开场白,简直就像是一个流氓禽兽,看中了某个良家妇女一样,太TMD的不客气和厚脸皮了!

弗朗西斯愣了好一会才回过了神,这可TMD该让他怎么办?基尔伯特可是千叮嘱万嘱咐,让他帮路德维希找个甜美的公主!罗德里奥又该死的命令他帮他和路德维希做皮条客?这之间还有该死的基尔伯特和罗德里奥两个人怎么也扯不清的关系,以及伊丽莎白和这两个混蛋之间的令人唏嘘的约定!

弗朗西斯皱紧了眉头,眼睛斜向了别处,语气无比遗憾的对罗德里奥说道,“国王陛下,不是我不想帮你,据我观察,路德维希拥有严重的恐同症,他就算是见到两条公狗在一起玩耍,都会想吐,你让我给你们两牵红线,这可是比登天还要难!路德维希可是直到不能再直,没有一点弧度的直男!”

罗德里奥神情慌张的拉住弗朗西斯的双手,眼神充满恳求的望着他说,“弗朗,亲爱的,我这辈子从来没有求过别人,可是现在,我请求你,帮帮我好吗?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那么心动过,他真的真的是太英俊了,他长得就和我的梦中情人一模一样,我一见到他,整个心脏都差点停止了跳动,我觉得我已经爱上他了,你一定要帮我把他拿下!”

弗朗西斯怔怔的看了罗德里奥好一会,他觉得他一定是被鬼混给附身了,或者是中了什么邪术,这太不可思议了,这个感情不喜外露、对人总是冷冷淡淡的罗德里奥,居然会有这么热情、热烈以及疯狂的爱上另一个人的时候,这简直让他难以置信!他犹犹豫豫、结结巴巴的小声说道,“国王陛下,这个,那个,我觉得…….”

罗德里奥脸色迅速黑了下来,语气充满威胁的说道,“弗朗西斯,在宫廷门口开妓院的可是只有你一家,你不觉得这个妓院有伤风化吗?”

弗朗西斯听见这句话之后,脸上立马堆满了笑容,双手紧紧的握住罗德里奥的双手说道,“亲爱的陛下,您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就算路德维希是直成钢条一样的直男,我也不会辜负您的期望,一定会努力把他掰弯的!”
        弗朗西斯带着居心叵测的笑容走回到了宫殿的大厅,他头疼的看向被一群贵妇人围着调戏的路德维希,微笑着走到他的身边,拉住他的胳膊,带着点虚伪的歉意跟贵妇们说,“亲爱的女士们,路德今晚还有点事情需要准备,我们就先行一步了。”

几个贵妇人用戏谑的眼光望着他们两人,七嘴八舌的说道,“弗朗西斯阁下,你们这是赶着去和哪位小姐约会吗?”

弗朗西斯鞠了个躬,虚心假意的恭维道,“哪有的事情,还有什么样的小姐比你们更加漂亮优雅呢?是国王陛下吩咐我们去办的一些私事,下次宴会的时候,我一定会请你们跳舞的,再见,亲爱的女士。”

说完,弗朗西斯挽着路德维希的胳膊走出了门外。

路德维希面带不解的望向,拉着他匆忙离开的弗朗西斯问道,“国王陛下的吩咐?出了什么事情吗,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将他拉上马车,吩咐皮埃尔快点驾车之后,愁容满面的望向依旧云里雾里的路德维希,他深深的叹了口气,虽然说他是妓院的老板,虽然他对于拉皮条、诱惑良家妇女这种事情并不陌生,可是,让他亲自对朋友的弟弟下这个黑手,他的良心还是觉得有点过意不去。“路德亲爱的,你为什么要离开黑鹰骑士团到这里来呢?基尔伯特说你受了很严重的伤是真的吗?”

路德维希略微尴尬的笑了笑,“是的,我曾经被炮弹炸到了,后背这里被炸的一团糟,当时差点没能活过来,哥哥他觉得我不能再冒着危险继续打仗了,你知道,我们家就只有两个兄弟,哥哥说,总不能我们两个人都在炮弹雨林中讨生活。而且,我觉得,在这里,我可以帮助哥哥开辟更多的途径......”

弗朗西斯挑起眉毛看向他,“所以,你是个野心家?连基尔伯特这种在宫廷中长大的人,都不一定可以应付得了宫廷的斗争,你确定你在实现你的目标之前不会被别人给弄死?”

“不,并不是这样,”路德维希窘迫的急忙辩解,“我只不过希望能够帮到哥哥一点,如果做不到的话,也无所谓,而且,我也到了可以娶妻的年纪了.......”

弗朗西斯搂住路德维希的肩膀,笑容诡异的望着他说,“小路德,人生苦短,早早结婚的话,你的人生可就只能围着老婆和孩子转了,为什么你不先享受一下乐趣,再做打算呢?”

这是,马车在妓院的门口停了下来,弗朗西斯热情的将路德维希扶了下来,拉住他的手,将他拽进妓院的大厅里,一些舞女正在跳着脱衣舞,另一些男人们则在旁边助舞。“看,路德,他们很棒是不是?”

路德维希虽然这几天一直都住在妓院,可是并没有在夜晚走进过大厅,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这么火辣的场面,他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结结巴巴充满谴责的说道,“这这这这这.......太有伤风化了!上帝告诫我们,我们应该对伴侣贞洁,我们不应该做出背叛自己伴侣的事情!弗朗西斯,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我觉得你应该把这种地方关掉,你是宫廷的秘书长,是位高贵有地位的人物,为什么你会做这种下三滥的地方的老板?”

弗朗西斯听见他的话,脸色变得不高兴起来,“什么叫下三滥的地方?哼!宫廷里的人又比这里的人高贵多少?那里全都是一些恶心的、趋炎附势的家伙!上帝?别搞笑了?他真的救助过谁吗?在我们需要他的时候,他什么时候出现过?还要,请不要随便对我下结论,我并不是什么好人,我只不过是一个皮条客罢了,之所以没有在你落难的时候踩你一脚,也不过是看在基尔伯特的面子上,如果你不是他的弟弟的话,我巴不得你这种傻瓜死在宫廷的哪个角落里!”

路德维希脸色青了一阵又红了一阵,他深吸了一口气,最终,还是忍住内心的怒火,带着点讨好的对弗朗西斯说,“我很抱歉,弗朗西斯,我不该对你的生活评头论足,我只不过......我觉得你真的非常的好,你虽然对我总是看不顺眼,可是,你对我一直都很热心,并且给了我很多帮助,我就是为你感到一点惋惜......你放心,如果以后有我能够帮到你的地方,我一定会不遗余力的帮助你!”

弗朗西斯叹了口气,胸口的郁闷在他的道歉下渐渐散去,对着他翻了个白眼说道,“得了,我要是混到需要你的帮助的话,那可是真的没救了。路德,其实,女人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她们善妒又喜欢攀比,自以为聪明又不喜欢付出,而且,她们最喜欢搬弄是非了,你为什么一定要找女人呢?”

路德维希睁大了眼睛,满头雾水的望着弗朗西斯问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除了女人,我们还能找谁呢?”

弗朗西斯一脸坏笑的搂住他的当家红牌,当着路德维希的面,用力吻住了怀里的褐发美少年,戏谑的看着目惊口呆的路德维希说道,“我们也可以找男人,不是吗路德?”

路德维希脸色铁青的用手指着他们两人,嘴角抽搐、结结巴巴的说道,“变变变变变......态!!!”

弗朗西斯整个脸都黑了下来。

弗朗西斯一只手托着下巴,一只手不停的搅拌着杯子里的咖啡,脸色难看的长吁短叹道,“这可怎么办才好?”

皮埃尔面带微笑的递上一盘煎牛肉,温柔的对他说,“弗朗西斯阁下,您有什么烦恼吗?”

弗朗西斯抬起头,皱着眉头望向他,“皮埃尔亲爱的,如果你必须将一个直男掰弯的话,你会怎么做?”

皮埃尔俯下身亲吻了弗朗西斯的脸颊一下,继续微笑着对他说,“我会考虑使用阁下您,我觉得,没有人能在您的攻击下还能够保持直度的......”

弗朗西斯搂住皮埃尔的腰,依旧眉头紧皱的说道,“嗯哼,那个乡巴佬可不是一般的难对付,普通的性诱惑对他肯定没有用,我得怎么做才好呢?算了,我们还是先计算一下妓院的营收吧,如果实在没办法的话,就只能关门了.......”

皮埃尔尴尬的笑了笑说,“放心吧,老板,妓院的收入足够您富足的度过这辈子!”

弗朗西斯不开心的吐了口气,叽叽咕咕的小声说道,“我又不只是为了钱......”

路德维希心惊肉跳的逃回了自己的房间里,他用力关上大门,脸色铁青的望向费里西安诺,神色慌张的说道,“上帝啊,费里,你知道弗朗西斯他他他他.....他居然和一个男人接吻了,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这真的太可怕了!”

费里西安诺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的看向惊慌失措的路德维希说道,“嗯哼?可是,弗朗西斯哥哥家里一直有做男妓的生意啊,路德你不知道吗?”

路德维希脸色难看的坐到床上,“可可可可......是,我以为他做的是女人的生意,这也TMD太恐怖了!”

费里西安诺叹了口气,“路德,你不能因为别人和你不一样,就否定别人,弗朗西斯哥哥对我们那么好,你会因为这个就不喜欢他吗?”

路德维希皱起眉头躺倒床上,脸色不佳的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根本不知道......而且,男人和男人?我不明白......该怎么在一起?上帝.......”

费里西安诺对着他翻了个白眼,“路德,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古板?这里可是宫廷,难道你没看报纸吗,据说国王陛下就很喜欢男人,特别是金发的男孩,而且,弗朗西斯和国王的关系也很不一般......”

路德维希吃惊的长大了嘴巴,“那些都只是八卦传闻吧?如果这些都是真的话,那我果然还是不适合在这里生活.......”

费里西安诺闭上眼睛,迷迷糊糊的小声说道,“路德,刚才弗朗西斯哥哥让我们明天去宫廷里面报道,你要是不愿意在这里的话,我得跟他说一下,我们可以过几天就回家乡去......”

路德维希将被子拉了拉,也闭上了眼睛说,“回家乡?我不想回去,哥哥对我抱有那么大的期望,我不希望他对我感到失望......”

弗朗西斯难得早早的就从床上起来,匆忙的吃了点东西,就穿上宫廷礼服,赶到了路德维希的房间。他看向梳妆整齐的两个人,上前帮助费里理了理头发,又整理了一下路德的领结,语重心长的对他们说,“今天我带你们去宫廷,记住,不管出了什么事情,一定要忍住,千万别再出什么差错,哥哥我的心脏可真的承受不起你们这样折腾。”

费里西安诺用力的点了点头。弗朗西斯瞪了一眼满脸点不情愿的路德维希,他在弗朗西斯的淫威下,不得不迟疑的点一下头。

路德维希和费里西安诺跟着弗朗西斯走到了人事部,在他的安排下两个人一起进入了侍卫队,弗朗西斯压低声音对他们说,“侍卫队长何兰德阁下可是王后陛下的亲弟弟,也是伍德总司令的亲儿子,他们就算让你们到地上打滚,你们也得服从他的命令,明白了吗?他不是一个喜欢公报私仇的人,应该不会特别为难你们。至于你们殴打的菲利克斯,他是何兰德以及王后的表弟,他的父亲是伍德总司令的亲弟弟,是一个非常难缠的恐怖的人,菲利克斯也是一个特别记仇的家伙,他一定会想尽办法来刁难你们。你们一定要忍住,不要反抗,记住。不管出了什么事情都得告诉我,我会帮你们解决的。”

费里西安诺热情的吻了弗朗西斯脸颊一下,跟他道了谢并和他说再见,路德维希则依旧带着点尴尬的对着他点了点头,就别过了脸。

路德维希板正了脸和费里西安诺走进了侍卫队,他们在进入宫廷之前还得经过严格的训练,何兰德带着点审视意味的望向他们,语气充满警告的说道,“我不知道你们和弗朗西斯那个家伙有什么关系,也不管你们的哥哥是不是将军,在这里,你们都必须听我的指挥,明白了吗?”

费里西安诺和路德维希同时对他行了个军礼并大声说道,“明白了,阁下。”

“很好,你们就由菲利克斯负责训练内容吧,如果再让我发现你们出了什么差错的话,绝对不会轻饶了你们!”

费里西安诺满脸害怕的望向站在一边,笑容得意的菲利克斯,小声对路德说道,“为什么会是他?我们是不是死定了?”

菲利克斯眯起眼睛,语气充满挑衅的对他们说,“谁批准你们讲话的?今天,你们得给我好好的干活,圣诞节马上就要到了,我们侍卫队也得在宫廷里出点力,既然你们现在不需要排班的话,就去帮忙把所有的窗帘给洗掉,3天之后,这批窗帘就要重新挂起来,明白了吗?”

费里西安诺满脸黑线的看向堆积如山的窗帘,打着颤的小声说道,“这怎么可能洗的完......”

“如果这都完成不了的话,就滚回乡下去吧!”菲利克斯冷笑着说道。

路德维希黑着脸将窗帘放进桶里,眼神毫不妥协的对他说道,“我们会完成的,你放心吧!”

菲利克斯眯起眼睛瞪向他说,“很好,那么,你们就加油吧!”说完,他就离开了洗衣房。

弗朗西斯早早的从宫殿里欢快的回来了,他睡了个午觉,看了会自己手下的表演,又哼着歌烤了点蛋糕,等他吃了一半之后,不耐烦的看了看手表,“路德他们怎么还不回来?他该死的不会又出了什么事吧?”

皮埃尔担忧的看向漆黑的门外,“弗朗西斯,我们要不要去找找他们?万一侍卫长大人他看不惯他们......”

弗朗西斯吐了口气,急忙把外套穿上跟着皮埃尔走上了马车,神色焦急的说道,“快一点,皮埃尔,Fuck,他们该死的又闯了什么祸?”

就在这时,费里西安诺赶回到了妓院门口,他看向刚跳上马车的弗朗西斯问道,“弗朗西斯哥哥,这么晚了,你还要出去吗?”

弗朗西斯焦虑的望着他说道,“路德他人呢?他是不是又闯什么祸了?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费里西安诺搓了搓手,尴尬的望着他说,“路德他还在洗窗帘,菲利克斯让我们把宫廷里的所有窗帘三天内洗好,路德让我先回来休息,他还在那里洗窗帘......”

弗朗西斯深吸了一口气,飞快的跳下了马车,吩咐皮埃尔,让他给费里做点好吃的,并给他准备点炉火,自己则跳上了一匹马骑了出去。

路德维希浑身疲惫的将一条窗帘拧干,他的双手已经冻得没有知觉了,并且泛着可疑的红色,他的后背流着汗水,浑身散发着怪异的味道。他实在是搞不明白,为什么宫廷里要铺上那么多的帘布,这种花里胡哨的摸样,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多此一举。

就在路德维希内心小声嘀咕的时候,弗朗西斯快步走进了洗衣房,他脸色难看的望着他说道,“我不是跟你说过,如果遇到什么难题的话,就得告诉我的吗?你为什么非要自己挺着?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能力特别的强?就算被人恶修理,也不会被活活给累死?”

路德维希放下手里的帘布,眼睛因为疲惫和饥饿而有点发黑,他抬起低下的头,望向弗朗西斯说道,“这没什么,不过就是洗窗帘罢了,我可以应付得了,我觉得没有必要麻烦你!”

弗朗西斯对着他翻了个白眼,不耐烦的走到他的身边,抓起他红肿的双手看了又看,略微有点心疼的说道,“这叫没什么吗?如果你的双手废掉的话,我该怎么跟你哥哥交代?行了,跟我回去吧!菲利克斯那里,有我来对付。”

路德维希神色坚定的望着他说,“这没什么,弗朗西斯,你得让我自己解决问题,我可以完成这个任务,这里可比战场上好多了......”

弗朗西斯不快的拉着他的手臂,将他向外拖去,“得了,快跟我回去,不管怎么说,这个小混蛋敢欺负你,那么他就是在跟我叫板,我一定要好好回他这份礼才行。”

路德维希在弗朗西斯的死拖硬拽下,无奈的跟着他走了出去,等走到外面,他才发现天色真的已经很晚了,冷风吹的马儿都开始打着颤,弗朗西斯将自己的披风脱下递给路德维希,“你先穿着,我们得赶快回去,这会天气那么差,估计是快要下雪了!”

路德维希皱起眉头,接过他的披风,并把它重新披到弗朗西斯的身上,“你不要脱下衣服,会感冒的,我的体质很好,很少生病,我们快走吧!”

弗朗西斯跳上了马,又将路德维希拉到了马上,搂住他的腰焦虑的说道,“你会骑马对吧?”

“那是肯定的,我可是黑鹰骑士团的人!”说完,路德维希拍了拍马身,飞快的向妓院赶去。

第二天,弗朗西斯叮嘱了路德一番,让他们不要再洗窗帘,就黑着脸走到了内阁会议厅,旁若无人的坐到了宰相托里斯的身旁,笑容诡异的望着他说道,“好久不见,亲爱的宰相大人?”

托里斯神色慌张的望向笑的神经兮兮的弗朗西斯,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个难缠的混蛋,他压低声音对他说,“弗朗西斯阁下,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嘛?我们正在开会,你有事的话,可以等一会再跟我说吗?”

弗朗西斯从旁边一个议员手里抢来一个本子,又从上面毫不客气的撕了几张纸,并用力将纸张揉成了团,他眯起眼睛将这些纸团分别扔到了托里斯的脸上,一个字一个字挑衅的说道,“托里斯,你得管管你的恋人,如果他不停止欺负路德和费里的话,我就只好一直欺负你了,对了,国王陛下命令你,将W国三年之内的财务重新审核一下,三天之后递到我的手里,如果完成不了的话,你可就麻烦了噢!”说完,弗朗西斯将托里斯的茶杯拿到自己的手里,并将杯子里的水倒在了他的头上,最后,优雅的对着狼狈的托里斯鞠了个躬,笑容诡异的对他说,“别忘了对菲利克斯说,弗朗西斯给他问好了,亲爱的托里斯。”

评论
热度(3)

© 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