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无处可逃05【主独法,副法奥、普奥洪】

菲利克斯愤怒的大步跑进弗朗西斯的办公室,狠狠的瞪向他说道,“弗朗西斯!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当着所有议员的面侮辱宰相?你以为你是谁?不要以为自己在国王陛下的床上混的不错,就可以这样肆意妄为!别忘了我的表姐是谁!”

弗朗西斯冷笑了一声,充满轻蔑的望向他说,“不好意思,菲利克斯阁下,你哪只眼看见我侮辱宰相大人了?是您是左眼还是您的右眼?很抱歉,我不小心失手将茶水洒到了托里斯的身上,你不至于因为这个就跟我置气吧,亲爱的菲利克斯?”

菲利克斯脸色铁青的用手指了指弗朗西斯,“你!很好!我们可以找当天的议员对质!他们可以证明你昨天干了什么好事!”

弗朗西斯若无其事的伸了个懒腰,漫不经心的跟着他走了出去,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进了内阁大厅,菲利克斯脸色难看的瞪向一群畏手畏脚的议员,大声对他们说,“你们昨天是不是看见弗朗西斯将水倒在了托里斯的头上?”

所有议员都低下了头,转过了脸,一个和弗朗西斯熟悉的议员,面带笑容的看向菲利克斯说道,“这怎么可能?弗朗西斯阁下是一位高贵的绅士,绝对不会做出这么没品的事情!他只不过不小心失手,将茶水打翻了罢了,请您不要怪罪他。”所有人都开始附和他议论起来,“就是就是,是弗朗西斯阁下不小心打翻了茶水,请您不要怪罪他.......”

菲利克斯脸色煞白的望向一群口是心非的议员,愤恨的瞪向在一旁玩着头发的弗朗西斯,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们这群废物!弗朗西斯,有本事你冲着我来,呸!一个下三滥的妓院老板,不过是个靠着身体爬上来的卑劣的混蛋,别以为你有国王做靠山,我就拿你没辙!”

弗朗西斯眯起眼睛,似笑非笑的望着他说,“菲利克斯陛下,您这样当着所有议员的面侮辱我的品行,这可真是让我觉得难过,我怎么敢做出欺负宰相大人的事情呢,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秘书长罢了,更别提像您这样高贵并且有王后做靠山的侍卫大人了!不过呢,w国一直都是个法律至上的国家,国王犯法也与庶民同罪,您这样当众侮辱作为国王秘书长的我,是不是在藐视国王的权威呢?据我所知,藐视国王权威的人可是要受到重罚的,我虽然没什么靠山,但好歹也是一个有名誉的绅士,您这样冒犯我,我也不能当成没听见,为了我的名誉,我也必须得向您提出决斗,否则的话,别人会笑话我的软弱的。”说完,弗朗西斯走到菲利克斯的身边,将他的剑从剑鞘里拔出递到他的手上,充满挑衅的望着他说,“请接受我的挑战,菲利克斯阁下!”

菲利克斯脸色难看的瞪向笑容满面的弗朗西斯,冷着脸接过自己的剑说,“我接受你的挑战,我不相信,像你这样的绣花枕头还能比得过我?”说完,菲利克斯猛地转身离开了内阁大厅。

决斗当天

弗朗西斯嬉笑着脸望向神色紧绷的菲利克斯,戏谑的对他说,“亲爱的菲利克斯阁下,只要您跟我亲自道歉的话,我可以原谅您对我的无礼。”

菲利克斯冷着脸拔出自己的剑,“废话少说,贱人,今天不把你这个妖言惑众、搬弄是非的混蛋给除掉,我就TMD不叫菲利克斯!”说完,他一个挺身,将花剑刺向了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面色不改的腰身一扭,躲过了他横冲直撞的攻击,两个人很快兵刃相向起来,周围的王宫看客都屏住了气,紧张的等待着比试的结果,更有不少人围着他们的输赢下了赌注,两个金发的男人开始拼命缠斗起来。

坐在看台上的安东尼奥举起望远镜,微笑着对身边冷着脸的罗德里赫说道,“陛下,您觉得究竟谁会赢得这场比赛呢?”

罗德里赫冷哼了一声,语气淡漠的说道,“这还用问吗,安东尼奥?”

就在菲利克斯猛地攻击的时候,弗朗西斯突然一个弯腰,转过身,将剑指向了他的后背,并飞快的将他的裤子给划出了一个口子,一脸戏谑的笑着看向捂住屁股的菲利克斯说道,“亲爱的菲利克斯,您的裤子不小心被我弄破了,我看,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看台上的一众人都开始大笑起来。菲利克斯脸色难看的拔出手里的枪对准了弗朗西斯,咬牙切齿的对他说道,“你这个该死的混蛋,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住手,菲利克斯!”王后陛下匆忙的从宫廷里赶了过来,脸色铁青的瞪向菲利克斯说道,“你还嫌不够丢脸吗?海德薇莉家族的脸都被你丢尽了,还不赶快给我退下!”

菲利克斯还想狡辩几句,托里斯连忙上前拉住他的胳膊,满脸歉意的将他拉离了比赛现场

评论
热度(3)

© 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