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无处可逃06【主独法,副法奥、普奥洪】

弗朗西斯神色鄙夷的望向被拉离赛场的菲利克斯,他活动了一下自己酸痛的胳膊,漫不经心的走向站在旁边,神情紧张的望着自己的路德维希,不知道为什么,只要见到这个固执倔强的小笨蛋,他的就内心忍不住想要笑出声,大概是因为,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那么白痴的人了吧。

弗朗西斯伸出手挽住路德维希的胳膊,戏谑的望着他说,“小路德,你怎么满头都是汗水?菲利克斯又命令你们干什么了吗?”

路德维希飞快的摇了摇头,带着点歉意和感激的望向弗朗西斯说道,“你这是在帮我出气吗,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故意装作愁容满面的样子低下了头,“嗯哼,就是你想象的那样,我为了你得罪了王后陛下的表弟,哎,想我一个小小的秘书长,居然得罪了最有权势的海德薇莉家族,也许,我真的离死亡不远了。”

路德维希睁大了眼睛,神色担忧的望向弗朗西斯,带着点惊慌的说道,“这可怎么办?对不起,弗朗,是我让你陷入这个麻烦的,我可以为你背负这些,我甚至可以替你去死!”

弗朗西斯挑起眉毛看向信誓旦旦的路德维希,继续半开玩笑的逗弄他说道,“好吧,亲爱的路德,也不枉哥哥我这么努力的帮助你,其实,你不需要代替我去死,你还有其他的优势可以用来帮助我。”

“什么优势?”路德维希摸不着头脑的问道。

“当然是美色优势了,亲爱的小路德!”弗朗西斯一脸坏笑的看着他说道。

就在路德维希神色陷入窘迫和困惑的时候,安东尼奥笑眯眯的走到了他们的面前,他分别热情的拥抱了弗朗和路德一下,有拉着路德维希看仔细的了又看,热情洋溢的对弗朗西斯说,“这位就是基尔伯特的弟弟吗?啧啧,长得可真是英俊,瞧啊,你居然能把我们的冷血动物弗朗西斯,给迷惑的团团转,简直就和他的哥哥一样,是个魅力非凡的小子。”

弗朗西斯瞥了满脸通红的路德维希一眼,转过头皮笑肉不笑的望向安东尼奥,语气恭敬中带着软刺的说道,“亲爱的费尔南德斯大人,您就别笑话我了,我只不过是个卑微的秘书长罢了,遇见哪个大人,都得低下头围着他们团团转,我就是个天生的苦劳命罢了。至于基尔的弟弟路德,就算他长得再俊朗,哥哥我也不敢将手伸向他啊,他现在暂时住在我家里,如果他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将军大人怪罪的可是我,而不是您,对吧?”

安东尼奥满脸青筋的微笑着看向他说,“弗朗,你又何必这样阴阳怪气的对我说话,”他压低声音继续对他说道,“马上圣诞节就要到了,父亲一直都期盼着你能够回去,如果你有空的话.......”

弗朗西斯听见他的话后,的、脸色立马沉了下来,他语气生硬的拒绝道,“请你告诉费尔南德斯大人,国王陛下已经吩咐我,圣诞节的时候必须在这里帮忙做事,就不麻烦他老人家了,我还有急事,能请你让我离开吗,安东尼奥?”

安东尼奥终于不再勉强自己摆出笑容,他用力拉住弗朗西斯的胳膊,神色焦急的对他说,“弗朗,你不要这样,父亲他已经没有几天可以活的了,他一直都很想念你,当初那件事情,他也是实在是没有办法......”

“够了,安东尼奥!让我离开!”弗朗西斯突然失控的大声吼了出来。

路德维希担心的看向神色不安的弗朗西斯,突然用力挤到了他们两人之间,脸色严肃的望向安东尼奥说道,“很抱歉,费尔南德斯阁下,弗朗西斯看起来并不想和你讲话,能请你离开这里吗?”

安东尼奥吃惊的看向突然冲到自己面前的路德维希,脸色不佳的对他说道,“你的胆子很大呢,路德,你的哥哥没有教育你基本的礼仪吗?”

路德维希用力拉着弗朗西斯的手,拽着他离开了赛场的看台,语气生硬的说道,“很抱歉,我是在乡下长大的,不太懂宫廷的礼数,失礼了阁下。”

弗朗西斯跟在气冲冲的路德维希身后走了一段时间之后,突然,他伸出拳头,用力打了路德脑袋一下,脸色阴晴不定的望向哭丧着脸的路德维希说道,“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把安东尼奥给惹恼了,你知不知道,他可是你在这里的唯一靠山?你这个没脑袋的傻瓜、固执己见的白痴、恐同主义者、口吃的小结巴!”

路德维希鼓起了嘴,依旧百般委屈的看着他辩解道,“我我我我我......不是小结巴!你刚刚明明已经难过的快要哭了,我接受了你那么多的恩惠,当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欺负你!”

弗朗西斯惆怅的看着他笑了笑,突然猛地用力抱住了他,轻声的温柔的说道,“谢谢你,路德,虽然你是个傻瓜,却是个可爱的傻瓜!”

路德维希心跳加速、面红耳赤的望向,紧紧的抱住自己的弗朗西斯,他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带着点疑惑的问道,“为什么安东尼奥阁下让你去他家过圣诞节呢?你们是亲戚关系吗?”

弗朗西斯搂住他的腰,微笑着看向他说,“我是在他家长大的,他的父亲算是我的养父,我和他也算是半个兄弟吧。”

“那么你们为什么会闹翻呢?刚刚安东尼奥阁下说你发生了什么事情.......”

弗朗西斯突然毫无预兆的吻住了路德维希的嘴唇,并在他吃惊的张大嘴巴的时候,用力将舌头伸了进去,过了好一会,他才送开了他的嘴唇,眼神戏谑的望着已经石化了的路德维希说道,“既然你那么想要报答我的话,就用你的身体来偿还我的人情吧!”

路德维希的整个脸一下子板正了起来,他飞快的推开弗朗西斯,大步奔跑着逃离了他的身边。

弗朗西斯对着他的背影翻了个白眼,小声的嘀咕道,“切!死乡巴佬!这还是第一个推开我的人!”

路德维希心惊肉跳的逃进自己的房间,费里西安诺已经请假回家过圣诞节,整个房间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他的脑海里不断的回放着刚刚的那一幕,他本来应对这个感到恶心,可是,令他更为吃惊的是,他不仅没有呕吐,他的下体却莫名其妙的硬了起来。路德维希在感到身体的这个变化之后,整个人都僵硬的无法动弹了,这该死的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谁TMD能够告诉他,为什么他会对一个男人的吻有生理反应?!!!!

弗朗西斯一夜未眠的坐在咖啡旁边,右手不停的搅拌着里面的汁水,满脸幽怨、长吁短叹的小声说道,“为什么他要推开我,皮埃尔?我的魅力真的已经退化到这个地步了吗?我明明已经使尽招数来挑逗他了,他居然在我的挑逗下还能逃掉!他还是个处男,处男不都是禁不起挑逗的动物吗?我是不是真的技艺退步了?皮埃尔,你帮我看看我的眼角纹是不是变多了?我还以为整个W国的男人和女人都排着队想要和我上床,他居然敢推开我!他是不是个实足的傻子?”

皮埃尔满脸黑线的望着喋喋不休的弗朗西斯说道,“阁下,您不至于为了一个冥顽不化的石头而睡不着觉吧?您的魅力依然势不可挡,你的床技也是毫无挑剔的完美,您不要杞人忧天了,这不是你的问题,是那个怪胎的问题!”

弗朗西斯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眉头紧锁的来回踱着步,神情焦虑的望着皮埃尔,“不!不管我变成什么样子,你都会说我很棒,这不是我想听的!可恶,难道我真的老了吗?昨天我还发现了一根白头发,那个该死的乡巴佬,我就不相信,他真的能够逃脱我的手掌心,哼,给我等着瞧!”

路德维希是被噩梦给吓醒的,他居然梦到了弗朗西斯光着身体,站在他的身前,神情充满诱惑的对他说‘我想要你’,他浑身的汗毛都因为这个梦竖了起来,然而,更令他感到尴尬和恐怖的是,他居然遗精了!!!

路德维希觉得自己的魂魄都已经被吓的散了开来,他紧紧的抓住被子,浑身虚脱的盯着自己的身体吼道,“你疯了吗?别发神经了好吗?他是个男人!男人!别忘了哥哥的叮嘱!你得等到一个高贵的女士出现,才能发挥功能!不要自作聪明、自以为是的不听指挥!我该死的可不是在跟你开玩笑!虽然弗朗西斯他长得很漂亮,但他不是个女人,好吧,如果他是女人的话,我会考虑和他结婚,并且让你满足自己的欲望,可他不是!他绝对不是!他还是个妓院老板!不!绝对不行!我得找到个忠贞的女士作为伴侣!而他不管从哪方面来看,都绝对不符合我们的要求!死心吧,混蛋,不要再来打扰我了!”

弗朗西斯满脸黑线的端着咖啡和面包走进路德维希的房间,嘴角抽搐的望向路德维希,神色怪异的问道,“你在和谁说话,亲爱的小路德?”

路德维希立马脸色通红的盖好自己的杯子,神情慌张而又焦急的说道,“我我我我我.....没有说话!我绝绝绝绝绝.....对不是在和自己的生/殖/器说话!我没有这样的怪癖!上帝啊!不许再笑话我,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当然不会听路德维希的指挥,他用力将食物放到他的床头,捂住自己的肚子滚到了路德的床上,再也忍不住的大笑起来。

弗朗西斯滚来滚去的大笑完之后,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用力揉了揉路德维希的头发,好吧,看来他的技术并没有退步,能把这么一个恐同份子逼到这种地步,他简直是太棒了。想到这里,弗朗西斯心满意足的站了起来,笑容满面的望向路德维希说道,“亲爱的小路德,总有一天你会发现,男人的魅力并不比女人差多少,好了,哥哥我要去睡觉啦,再见!”

说完,弗朗西斯欢快的哼着歌走出了房间,路德维希睁大了眼睛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胸口突然觉得堵得慌,他还以为弗朗西斯知道自己对他有感觉之后,一定会对自己做些什么,难道他想要的不是自己的身体吗?这种恍然若失的感觉,让路德维希难受了半天,他用力摇了摇头,拍了拍自己的脸蛋,不,他根本不应该有这种想法!路德维希飞快的从床上爬了起来,穿上衣服跑出了门外,他的直觉告诉他,他必须得远离这种危险的感觉,他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一旦被卷入这个感情漩涡的话,他一定会死的很惨。

弗朗西斯休息了大半天,一直到下午,他才懒洋洋的从床上爬了起来,他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却被面前的男人给吓了一跳,他慌张的爬下床对罗德里奥行了个礼,脸色惨白的看着他说,“国王陛下,很抱歉,弗朗西斯失礼了!”

罗德里赫摆了摆手,摆出一丝笑容的望着他说,“这里没有外人,不用跟我客气了弗朗,今天你又没有去上班,再这样下去,我得克扣你的工钱了!”

弗朗西斯嬉皮笑脸的挤到罗德里赫的身旁,搂住他的肩膀,舔着脸对他说,“陛下,我又不是个贪图钱财的人,您要是觉得我不值这个价的话,就尽管扣吧,我绝对不会说个不字的。”说完,他用力吻了罗德里奥一下,一只手也开始不规矩起来。

罗德里奥不耐烦的抓住他的手,脸色严肃的望向他说,“弗朗,我来找你是因为有重要的事情。”

弗朗西斯挑起眉毛看向他说,“我知道,路德维希是吧?我正努力着呢,放心吧陛下,他已经开始松动了!只要我找到机会,一定能够把他给拿下!”

罗德里赫脸色红了一下,斜着眼睛望了一眼神色戏谑的弗朗西斯,用力干咳了两声,继续板着脸说道,“不!这次不是为了他!而是一个你非常熟悉的人,贝露.海德薇莉,她就要和瓦修订婚了,她让伊莎把你送给他的项链还给你…….”说完,罗德里赫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坠子递到了弗朗西斯的手上。

弗朗西斯眨了眨眼睛,用力抿了一下嘴唇,小心翼翼的接过了这个精致典雅的坠子,神色恍惚的轻声说道,“她订婚了?我还以为…….哈!我在说什么…….公主当然要嫁人了,陛下,请您帮我传达我对她的祝福!”

罗德里奥深吸了一口气,用力抱了弗朗西斯一下,脸色阴沉的看着他说,“弗朗,你先别难过,我来找你,就是想请你帮我破坏这个婚礼,她不能嫁给瓦修,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弗朗西斯的心脏飞快跳动了起来,他的脑袋还因为贝露订婚的消息而有点转不过弯来,他睁大了眼睛望向罗德里奥,胸口隐隐疼痛的小声说道,“陛下,我和她是不可能有未来的,您没必要为了我这么做……”

“弗朗,虽然我对你们的恋情表示遗憾,可我这么做并不是为了你!海德薇莉家族的势力已经太大了,瓦修是我们家族为数不多的支柱,如果贝露嫁给了他,埃德尔斯坦和海德薇莉两个家族权利的天平就会完全的失衡,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弗朗西斯终于从初恋订婚的打击中清醒了过来,他怔怔的看了罗德里赫好一会,微微皱起眉头说道,“陛下,王后是个好女人,她是真的爱着您,只要你们有了孩子…….”

“我们不可能有孩子!”罗德里赫突然失控的吼了出来,“我该死的就是生不出孩子!你以为我们没有尝试过吗?你以为我想来找你吗?你以为我真的不爱她吗?!你什么都不明白,你不知道那个该死的伍德是怎么看我的!”

弗朗西斯心疼的用力搂住突然失控的罗德里赫,将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温柔的轻声安慰他道,“抱歉,罗德,我不知道,我真的很抱歉…….我会帮助你的,你放心,只要是为了你,我可以做任何事情。”

罗德里奥紧紧的抓住弗朗西斯的衣服,带着点哽咽的小声说道,“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是一个坏人,居然强迫你去伤害你最喜欢的人,可我真的是没有办法了,弗朗,现在整个王宫的人,基本上都听伊莎父亲的话,我这个国王简直就像是个傀儡一样,你不知道他看我的眼神……我讨厌他,如果瓦修也站到他们那边的话,我就真的只能受他的摆布了!”

弗朗西斯深吸了一口气,脸色难看的吻了吻罗德里赫的头发,咬住嘴唇小声说道,“交给我罗德,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评论
热度(2)

© 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