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无处可逃11【主独法,副法奥、普奥洪】

弗朗西斯站在路德维希的对面,双手抓住他的双手,双眼殷切的望着他说道,“亲爱的小路德,哥哥我对你怎么样?”

路德维希脸色微红,两只眼睛坚定的望着他说道,“恩,你对我们很好,谢谢你,弗朗西斯,你放心,我一定会支持你的,谁要是敢再伤害你的话,我一定会杀了他!”

弗朗西斯语噎的顿了一下,他用怀疑的眼光将路德维希上下看了一遍,一种怪异的感觉从他的胸口里冒了起来,这个孩子喜欢他吗?他应该继续利用他吗?他根本不想让这个单纯的孩子继续这种勾心斗角的宫廷生活,不是吗?自己一直在不停的帮助他,不就是因为想要保护他这份单纯吗?可他现在还能违抗罗德里赫的命令吗?“路德,哥哥我现在真的陷入麻烦了,你愿意帮助我吗?”

路德维希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只要我能帮得到你,我一定会竭尽所能的帮你!”

“很好,那么,我得请你和国王睡一觉!”弗朗西斯脸色严肃的看着他说。

路德维希整个人一下子都僵住了,他的胸口却隐隐作痛起来,弗朗西斯真的没有喜欢过自己吗?“不,弗朗,我不能这么做!我是个骑士,我信仰上帝,我不能做出这种事情!很抱歉,我帮不了你!”

“哈!你和我都上过床了,这个理由站不住脚,小路德!”

“那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不都是把YIN JING放进男人的菊花里啊?上帝难道会因为你拒绝国王而没有拒绝我,就放过你吗?你已经不是处男了,也违背了骑士守则,这根本没有任何区别!”

“我之所以不小心和你上床,是因为我喜欢你!我知道这是错误的,对不起,当时我没能控制这种感情,不过,我以后会尽量压抑它的,我知道你根本不喜欢我,而且,男人和男人在一起,也是被主教所不允许的。虽然W国对于这个比较宽容,可是其他国家如果发现两个男人在一起的话,一定会而将两个人都绞杀的,并不是说我害怕死刑,只不过,我不想你再受到伤害,你最近情绪一直都很悲伤,我很想安慰你,但我又怕自己再次控制不了自己…….虽然我很想帮助你,可是很抱歉,我不能和国王上床,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对不起,帮不到你!”路德维希絮絮叨叨的终于将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弗朗西斯皱紧眉头看向神色坚定的路德维希,他看着他那双蓝眼睛,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击中了他,这个孩子大概是他见过的人当中,最为固执的人了吧,他深吸了一口气,摆了摆手,带着点不耐烦的说道,“我明白了,我要休息一会了,你也去休息吧…….”

路德维希对着弗朗西斯行了个礼,就脸色低沉的走出了他的房间,等他一走出房间,看见笑眯眯的端着茶水走出来的费里西安诺之后,就飞快的跑上前,紧紧的抱住了他,他将控制不住流出的泪水擦在了他的身上,带着点哽咽的小声说道,“费里,弗朗西斯他,根本不可能喜欢我,对不对?

菲利克斯从宫廷的侧门飞快的跑了出来,等他看见托里斯出现在门外的时候,立马上前用左手拥抱了他,笑容灿烂的望着他说道,“喂,你今天怎么那么晚才下班呐?不会又是那个可恶的弗朗西斯找你麻烦了吧?

托里斯皱紧眉头,百感交集的望向他的恋人菲利克斯,他是伍德和一个女仆的孩子,一个永远不会被承认的私生子,从小,他就一直被整个海德薇莉家族排挤,即使是比较好说话的伊丽莎白,也从来没有给过自己多少温暖,只有眼前这个总是喜欢耍少爷性子的菲利克斯,只有这个人,能够毫无芥蒂的爱着他,虽然他是那么的任性,并且总是喜欢对自己无理取闹。

托里斯从小就一直梦想着自己能够被海德薇莉家族承认,能够成为一个真正的拥有封地的贵族,也因此,他比任何人都要努力的念书,练习剑术,打枪,只是希望有一天,能够让海德薇莉家族真正的承认他,让他的父亲认同他是他的孩子,为此,他坚信,自己愿意付出任何的代价!

可是,另托里斯没有想到的是,实现自己最大的愿望代价,居然需要让自己失去最重要的人,他深吸了一口气,低下头小声的说道,“菲利克斯,国王陛下下命令,封我为北方的立陶男爵,并让我继承那座孤岛……”

“哇!是真的吗!太好了!我就知道,托里斯一直那么努力,一定会得到回报的!”菲利克斯没等他说完,就开心的大笑起来。

“国王陛下还让我和北方的公爵夫人联姻了!”托里斯再也忍不住的吼了出来。

菲利克斯被他突然爆发的吼声给吓愣住了,他握紧拳头,不敢相信的望向了托里斯,充满怒火的吼道,“这怎么可能?我知道了,一定是弗朗西斯那个混蛋在捣鬼,他想要报复我,所以才在你的身上下手,我不同意!你不能和什么公爵夫人结婚!你明明喜欢的是我,怎么能和别人结婚,你不是说会照顾我的吗?你不是说会一直在我的身边的吗?你要是敢和她结婚的话,我是绝对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托里斯咬紧了牙齿,神色痛苦的望向了菲利克斯,他的父亲对他这个联姻充满了期待,就连一直高高在上的伊丽莎白都开始对他另眼相看,这是他辛苦了那么多年,头一次获得的回报,是的,他是非常非常的喜欢菲利克斯,他可是为了他做其他任何事情,可是,这不代表他能够为了他放弃自己最大的梦想,他强忍下眼眶里的泪水,带着点哽咽的对菲利克斯说,“很抱歉,菲利,这是我从小开始就拥有的梦想,我不能放弃这个机遇,这是我唯一能够得到承认的机会了!”

菲利克斯气急败坏的吼道,“你这个蠢货!这肯定都是弗朗西斯那个家伙的安排的阴谋!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对你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

“够了!这是国王陛下和王后陛下一起商量的计划,和那个家伙完全没有任何关系!菲利克斯,我们结束了,再见。”说完,托里斯飞快的擦了擦眼泪,逃离了菲利克斯的身边。



弗朗西斯面带微笑的着向面前这位褐色头发、棕色眼睛的男孩,带着惊讶和好奇的对他说,“你叫罗维诺?罗维诺.瓦尔加斯?咦,你和费里西安诺是双胞胎兄弟吗?你们简直长得一模一样!”

罗维诺半眯着眼睛,充满不屑的望着他说道,“哈?你见到我那个不成器的弟弟了?切!那你一定认识那个欺骗我弟弟感情的土豆混蛋了!”

弗朗西斯跟着他坐上马车,心不在焉的望向窗外问道,“嗯?土豆混蛋是谁?”

罗维诺将自己的双手放到暖炉上烤了起来,咬牙切齿的对弗朗西斯说道,“就是那个叫路德维希的混蛋!我那个蠢弟弟,从很的小时候开始,就一直喜欢那个只知道上帝和骑士守则的混蛋,明明自己打仗也不行,打架也不行,还非要跟着他去参军,简直要把我给气死了!”

弗朗西斯愣了一下,将双眼从窗外移向了罗维诺,“原来是这样?好遗憾啊,费里性格这么可爱,长相又那么英俊甜美,为什么要喜欢那个迟钝、固执的混蛋呢?如果他喜欢哥哥我的话,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烦恼了嘛!”

罗维诺鼓起嘴,不能再同意的拼命点了点头说道,“就是就是,那个筋肉蠢货那里好了,他就是一个脑袋如同方块做成的一样的白痴!前两天,他还跟我哭诉,说是那个一直把上帝和骑士守则放在嘴里的恐同分子,居然喜欢上了另一个男人,这简直要把我给气死了!费里为他付出了那么多,他居然一点都没有看到,还喜欢上了一个据说非常花心、滥情的家伙!如果再让我再见到那个土豆混蛋的话,我一定要把他给亲手杀掉!”

弗朗西斯的胸口又开始觉得闷闷的难受起来,他想起了那个男孩的固执又坚定的蓝眼睛,他喜欢自己,他一定是认真的,他喜欢自己到连他最重要的骑士守则和上帝都可以违背的地步,而自己却让他去和国王上床,他一定受到伤害了吧?就和贝露、皮埃尔一样,只要是自己觉得单纯可爱,想要一直守护的人,大概,总是逃不掉被自己伤害、被自己连累的命运?

弗朗西斯用力摸了摸脸,他该怎么做,他还能怎么做?先不说自己被海德薇莉家族害死的一百多个女人和孩子,以及被自己视为最重的人之一的皮埃尔,现在,他还有必须得拼命保护下去的罗德里赫,他说什么也可不能就此放手!对不起,路德,哥哥我只能这么做,只能把你推倒宫廷斗争的正中心,“路德喜欢的人可真是不靠谱呢……..”弗朗西斯喃喃的小声说了一句之后,又将双眼望向了窗外,“罗维诺,你知道,我们这趟旅行拥有巨大的风险,对吧?”

罗维诺嘴角一歪,一脸坏笑了的望着他说道,“我当然知道,要不然,安东尼奥也不会派我来保护你对吧?你对他来说,可是非常重要呢!”
”伊万一只手托着下巴,一条腿翘在了另一条腿上,眯起双眼,神色戏谑的看向站在他面前的两个人,“阿勒,好久不见,亲爱的弗朗西斯,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万尼亚罗,曾经在W国住过很久的万尼亚呐!”

弗朗西斯强打起精神,对着伊万优雅的鞠了个躬,笑容满面的看着他说道,“我当然记得,国王陛下,您从小就是个独特而又让人印象深刻的人,我早就知道,您一定会成就一番事业,果然,不出我的所料,您夺回了RUS国的继承权,成为了一个让人刮目相看的王者!”

伊万慢悠悠的从座位上站起来,向弗朗西斯走去,他那长漂亮的娃娃脸上,正挂着一幅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他将弗朗西斯扶正,又伸出手抚摸上他的脸蛋,声音诡异的说道,“嗯?虽然没有以前那么漂亮了,可是,你还拥有那种让人觉得心动的风情呐,呵呵呵呵…….弗朗,你跑那么远到我这里来,不会就只是来想要和我叙旧吧?虽然,我很感激你过去对我的帮助,可我现在毕竟是国王了,想要我答应你的要求的话,可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噢!”

弗朗西斯微微的皱起了眉头,“陛下,您已经答应了W国王陛下的联姻请求了,是不是?我就是被罗德陛下派来,来和您商讨具体事宜的使者。”

伊万伸出一只手牵住他,将他拉到自己的身旁坐了下来,双眼笑眯眯的看着他说道,“你还是对罗德言听计从吗,亲爱的弗朗?我真是搞不懂呐,明明你对所有人都可以无情的下手,为什么,只会对他那么执着呢?你到底是有多么爱他呢,我都要嫉妒他了呐~好吧,你到底要商讨些什么?婚礼的钱财,就让我们RUS国出吧!至于那个岛屿,我希望能够和我妹妹的领地合并到一起,让他们的孩子以后继承,他们的孩子将会在RUS国长大,成为正统的RUS人!”

弗朗西斯深吸了一口气,脸色低沉的压低声音说道,“很抱歉,伊万陛下,这个岛屿我们是不可能让给RUS国的,事实上,我和国王陛下,早就对您的妹妹娜塔莉亚有所耳闻,她的丈夫可没有几个能够长命的不是吗?这一次,国王陛下之所以安排托里斯.海德薇莉男爵和公爵夫人联姻,可不是为了继承人或者公爵夫人的土地之类的,他是想要让海德薇莉家族有所损失!我知道陛下您一直对海德薇莉家族抱有莫大的仇恨,不如,我们就此联手,让他们尝尝苦头,您觉得这个方案如何?”

伊万思索了一会,又重新笑容诡异的望向他说道,“虽然,我对你这些阴谋诡计没什么兴趣,可是,我还是愿意帮助你这一次,毕竟过去,你可是帮了我不少呢…….”伊万将自己的脸孔靠向了弗朗西斯,眼神暧昧的紧盯向他,声音充满诱惑的说道,“不如,你吻我一下,来感谢我对你的帮助,就像过去,你总是让我吻你,来报答你对我的帮助一样?”

弗朗西斯舔了舔嘴唇,轻声笑了一下,将自己的嘴唇贴到了他的嘴边,笑容甜美并带着点淫荡的看向他说道,“亲爱的万尼亚,你倒是跟哥哥我学的有模有样的呐,你还想要些什么?”

伊万突然伸出手挡住了他不断靠近的脸蛋,慢慢的将自己的嘴唇贴到了他的耳边,神色诡异的小声说道,“我知道你的秘密,亲爱的弗朗西斯,我想要的可不止这些。这一次,为了报答过去你对我的照顾,我不会向你索要任何东西,我知道,你拼命想要保护的罗德,现在处在什么境地!总有一天,你不得不回到我这里,继续向我求助,到那个时候,我一定会好好的疼爱你!”说完,伊万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转过身向宫殿里走去,一边走,一边摆了摆手说道,“告诉罗德,我知道他想要什么了!”

弗朗西斯紧紧的握住手指,心脏疯狂的跳动了起来,伊万知道了?他知道了?他怎么会知道的?弗朗西斯用力深吸了几口气,好不容易将自己紧张的情绪给平息了下来,冷着脸走向门外,跟着站在门外等待他的罗维诺跳上了马车,声音冰冷的说道,“我们现在就得赶回去,准备婚礼了!”

评论
热度(2)

© 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