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无处可逃13【主独法,副法奥、普奥洪】

弗朗西斯悄悄的走到了,正在值夜班的路德维希的身边,他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后背,微笑着看向他说道,“我给你带了点夜宵,过来吃一点吧!”

路德维希和身旁的侍卫打了个招呼,就跟着他走向了宫殿的一个偏厅里坐了下来,他们两个人至从上次那个不太融洽的谈话之后,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弗朗西斯将手里的甜点递到了路德维希的手上,笑容甜美的说道,“这是你最喜欢的甜点,快点吃吧,马上你就要回到军队了,准备工作做的怎么样了?”

路德维希打开盒子,飞快的拿起甜点吃了起来,等他三下五除二的将食物咽下肚里之后,又用力吸了一口气来平息胸口的酸痛,语气尽量平静的说道,“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这是我最后一次值班了,明天或者后天,我就要出发去西方军区了。”

“是吗?我大概也是被流放到你们军区那了,明天或者后天,我也要出发了,到了那里,还请你看在我曾经照顾你的份上,关照一下我。”

“嗯,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关照你,毕竟军队的管理都是一视同仁的,如果你想要吃的和这里一样,那是不可能的,我可以把我的伙食分给你,如果你不嫌弃的话……”路德维希依旧带着点尴尬和局促不安的说道。

“你愿意和我一起上路吗?这样,我们还能照应一下彼此。”

路德维希皱紧了眉头,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他才艰难的张开了嘴,“我很想和你一起上路,毕竟现在很多地方都不安全,尤其是靠近国家边界的地方,那里有很多的盗贼,我在你的身边,还能够保护你,可是,我又不怎么想和你在一起……..

“我的情感有点接受不了,我原来以为,我对你的感情,只不过是因为受到了你的照顾,而产生的一种错觉,这种感情应该是很容易就消失的,只要我意志足够坚定的话,它是可以被压抑的住的。”

“可是,和您分离的这段时间里,我根本没有办法将您的身影从脑海里去除掉,这就像是一种顽固的疾病一样,不管我怎么压抑,就是无法摆脱得掉。更可怕的是,你越是压抑它,它就燃烧的越是激烈,跟您说实话吧,我已经很久没有睡一个好觉了,我总是在床上不停的思考着,您对我是否拥有真正的感情,虽然这个思索过程,本身就是一个笑话。”

“说实话,刚认识您的时候,我并没有觉得你是一个多么好的人,可是现在,我的感情已经完全左右了我的判断,如果现在,再让我来形容你的话,我可以用整整三天来赞美您的美丽,再用整整三天来赞美你善良、温柔的品性。”

“总而言之,我对您的感情已经完全脱离我的掌控了,它是一种疯狂的、可怕的、无法压抑的、另我备受折磨的怪物,我不想让您觉得我是个神经病,也不想让您继续看我的笑话。也许,我们还是应该尽量避免见面,这是我能够做出的最大的努力了,我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被一次神经质的情感冲动而左右,从而跑到您的身边大方厥词,让您感到困扰。就像上次我听说您被王后审判一样,我的情绪就突然失控,神经质并且疯狂的对基尔伯特说,我要带着黑鹰骑士团杀到宫廷,将您救出来。这是是一种非常不明智的判断,所以,哥哥他把我狠狠的教训了一顿,还好,您总算没有被判处死刑,否则的话,我一定控制不了自己……”

弗朗西斯睁大了眼睛看向,神色痛苦的对自己的感情做出详细分析的路德维希,他已经在甜点了下了药,他本来应该将这个男孩送到罗德里赫的身边的,可是,一种困扰了他很久的情感在路德维希絮絮叨叨的诉说下,终于再也压抑不住,猛地爆发了出来,哈,原来,自己之所以一直对罗德里赫的这个要求作出各种拖延,是因为自己也早就对这个男孩上心了啊。

弗朗西斯用力牵住路德维希的手,将他向宫殿门外拉去,好吧,这一次,他不想再听从罗德里赫的指挥了,就算他把他送到罗德的床上,他敢肯定,这个男孩也一定也会逃出来的,并且,还会因此而受到伤害。不,他不想让他受到伤害,他已经失去够多了,贝露、皮埃尔,还有自己,他不想再失去一个自己一直想要保护的、让他喜欢到胸口疼痛的人了!

弗朗西斯飞快的将路德维希拉到宫殿外的一个酒店内,双眼热情的望向充满困惑和不解的路德维希,他激烈的吻上了他的嘴唇,飞快的将自己和他的衣服脱下,声音充满兴奋和激动的说道,“路德,你不用再压抑这份感情,因为,我也喜欢你。”

路德维希觉得脑子里有一种晕乎乎的感觉,他还是有点不太相信,弗朗西斯刚刚对自己说的话,他甚至有一种自己正在做梦的幻觉,他伸出手,突然,毫无预兆的用力拽了弗朗西斯的头发一下,在听见他尖叫的咒骂声之后,总算回过了神,神情略微有点茫然和呆滞的大声说道,“这不是梦?这是真的?你喜欢我,弗朗西斯?你刚刚说,你也喜欢我!”

弗朗西斯嘴角抽搐的捂住,被他拉得异常疼痛的头发,双眼快要喷出火焰的看向他吼道,“你TMD到底有什么毛病!!都脱成这样了,还问我是不是在做梦!!FUCK YOU!为什么你不拉扯自己的头发!我要是变成地中海的话,一定要把你所有的头发都给拔掉!你给我等着,等着变成秃子吧!”

路德维希就像是完全没有听见他的各种咒骂一样,猛地将他抱紧,飞快的吻上他的嘴唇,脸蛋,鼻子,语气充满兴奋的说道,“你喜欢我!我还以为,你永远都不可能回应我的感情了!”

弗朗西斯开始慢慢回应他的接吻和抚摸,充满无奈的看向他说道,“我不知道,路德,我是很喜欢你…….你虽然又蠢又傻又呆,还有点口吃,但是长相和身材还不错,好吧,还有点傻的可爱,我得承认,我很想和你上床!”

路德维希听见他的话,手里的动作一下子停了下来,他微微皱起眉头,神色痛苦的望向弗朗西斯,“你想和我上床?就只是这样而已吗?”

“嗯!是的!我很喜欢你的长相和身材!”弗朗西斯用热烈的眼光看向他说道。

路德维希这下子,完全被他的话给打击到了,他用他那双漂亮的蓝眼睛,充满委屈的望向了弗朗西斯,“这这这这……不是这样的!我不仅仅只是想要和你上床!”

“那你还想要什么?”弗朗西斯开始觉得有点不耐烦起来,拜托,他的下身都YING了好一会了,这个家伙怎么会这么磨叽?!

路德维希显然也被自己的问题给搞糊涂了,是啊,他还能要什么?他们是男人,即不能结婚,有不能生小孩,就算他是那么的爱他,却连将关系公众于世都无法做到,“我我我我……我爱你…….我只想要你一个人,我想要一直在你身边,陪伴你,就像皮埃尔过去那样,我希望你只爱着我一个人,不要再做国王的情人,不要再和其他任何人在一起,就只属于我一个人!”

“哈?你可真是个贪得无厌的人呢,小路德!如果你想要的是那样的爱情,很抱歉,我做不到,给你个建议,也许,你身边有一个人,能够满足你的这些要求,”弗朗西斯带着点遗憾的拿起衣服,想要穿上外套离开这个宾馆,果然,自己刚刚被他感动的昏了头,他难道真的以为,自己可以和这个单纯的男孩相爱吗,这真是太可笑了不是吗?

 

评论
热度(2)

© 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