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无处可逃14【主独法、副法奥、普奥洪】

弗朗西斯坐在马车上困得直打瞌睡,费里西安诺看向一直打着哈气的弗朗西斯,担心的说道,“弗朗西斯哥哥,你没事吧?最近睡眠不好吗,你看起来很困的样子呐!”

弗朗西斯揉了揉眼睛,他的下身和屁股都疼的要死,身体也浑身酸痛无力,好吧,这就是报应啊报应!谁让他不怀好意的给路德维希下药的!他干咳了两声,声音干哑的说道,“嗯,大概是有点感冒了,这没什么,过几天就好了…….”

费里西安诺更加担心的望向了他,“难怪路德帮你叫了辆马车,你要不要吃点药,我这里什么药都有哦,要是因为水土不服得上肺炎的话,就糟糕了……”

“不!我没事,放心吧费里,我睡一会就好了,不用管我。”弗朗西斯说完,就将头靠在了费里西安诺的肩膀上,打起盹来。

过了一会,路德维希跳下了马,叫停了他们的马车,拿出一根火腿走到了两人的面前,“你们先吃点东西,待会还有很多路要走,别饿坏了。”

费里西安诺开心的接过路德维希手里的火腿,轻轻的摇了摇弗朗西斯的身体,小声在他的耳边说道,“弗朗西斯哥哥,起来吃点东西吧。”

弗朗西斯揉了揉眼睛望向费里西安诺,开心的吻了他的脸颊一下,对着他手里的火腿咬了一小口,又微笑着看向他说道,“你也吃一口,我们分着吃。”费里西安诺听话的也咬了火腿一口。

路德维希看见他们两个人这样诡异的画面后,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他的下身立马YING了起来,他捂住鼻子,飞快的远离了这个让人想要犯罪的色/情场面。

弗朗西斯看着路德维希逃离的背影,嘴角得逞的坏笑了一下,内心暗暗得意起来,‘让你害得哥哥我屁股痛,哼!’

费里西安诺看见路德维希脸色难看的离开他们之后,略微担心的看了他一眼,又转过头,带着点恳求的望向弗朗西斯说道,“弗朗西斯哥哥,你可不可以对路德好一点,我的意思是,他真的很喜欢你,你不知道,他最近一直都睡不好,他以前从来都没有这样过。他还对我哭了好几次,一直不停的问我,该怎么做才能不喜欢一个人,可是,喜欢就是喜欢,感情这种事情,是没办法控制住的,不是吗?他一直不停的在我的面前,对这份感情的未来做出各种分析,分析你到底对他有没有感觉,一会说你对他非常照顾,一定也喜欢他,一会又说,你只是为了国王陛下才接近他,根本不可能喜欢上他那样的乡下男孩,可我觉得,你对他也是非常喜欢的,对不对,我从来没有看见你在其他人面前,露出那么真诚的笑容……..”

弗朗西斯怔怔的看了费里西安诺好一会,笑容?原来是这样…….他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孔,这种不用伪装,也能自然而然翘起的嘴角,就是他真实的感觉吗?他伸出手搂住了费里西安诺,带着点戏谑的望着窘迫不安的他说道,“你不也喜欢他吗,亲爱的小费里,我和他在一起的话,你可怎么办才好?要不,我们一起3P吧!”

费里西安诺脸色涨红的低下了头,焦急的为自己辩解道,“不不,我不是,我是喜欢他,可这更像是一种崇拜和依赖的感觉,就像您和国王陛下那样……抱歉,我不该乱说话,您可以当做没有听见吗?”

弗朗西斯诧异的睁大了眼睛望向他,“小费里,真想不到,你对感情会这么敏感,那么,你能感觉到哥哥我对你的爱吗?”说完,他捧起费里西安诺的脸庞,将自己的嘴唇向他的嘴唇靠去。

就在弗朗西斯快要得逞,强吻上费里西安诺的时候,路德维希用力拽住他的胳膊,脸色阴沉的将他从马车里强拉了出来,他将他飞快的拉到了树林的隐蔽之处之后,一言不发的突然转过身,将他压在一颗树上,并用力吻上他的嘴唇,过了好一会,他才松开了他的嘴唇,恨恨的瞪着他,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还没有满足吗,弗朗西斯?很好,我们还可以再来一次!”

弗朗西斯惊悚的捂住自己的屁股,这下子,可轮到他开始结巴了,“不!不!不!.....路德!已经足够了!我很满足!非常的满足!绝对不需要再来一次了!”


路德维希用他漂亮的蓝眼睛,委屈的望了他好一会,带着点悲伤的口吻说道,“你有我还不够吗,弗朗?我知道,我是一个死板、笨拙、不够浪漫的人,也不知道怎么去爱一个人,可我真的很努力,我真的很想让你对我满意,让你只看着我一个人……”

弗朗西斯的心脏猛烈的跳动了一下,好吧,这种告白的杀伤力可真够大的,至少,还没有一个人敢这样对他提出要求,好吧,又有谁敢对国王的情人真正动心呢?弗朗西斯动容的望向他说道,“路德……我们3P难道不好吗?”

路德维希满脸黑线的睁大了眼睛瞪向他,他鼓起嘴巴,气呼呼的用力拽了他的头发一下,并用尽全力的对他吼了一声,“你去死!”


吼完之后,他飞快的转过身,大步离开了树林。

弗朗西斯悲痛的望向被路德维希拽掉下来的一缕金发,好吧,看样子,如果他继续和这个小屁孩谈恋爱的话,他一定会变成地中海的!

弗朗西斯在发现,路德维希已经好几天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之后,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挑起眉毛望向,又一次没理睬自己的路德维希询问道,“费里,路德他这是在生我的气吗?”

费里西安诺飞快的点了点头,尴尬的对弗朗西斯笑了笑说道,“恩!他非常的生气!脸色简直难看的要命!”

弗朗西斯的额头上立马出现了几条黑线,哈,他的这个小情人可够难伺候的,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在休息的时候跳下马车,偷偷的从路边采了一些野花,等到费里西安诺睡着之后,将手里的花,递到了坐在火堆旁看书的路德维希面前,“路德,你看这些花漂亮吗?蓝色的小野花,和你漂亮的眼睛是一种色彩的,我送给你了。”

路德维希咬住了嘴唇,一种左右摇摆的情绪,开始在他的胸口乱窜着,他想要接过弗朗西斯手里的花朵,这些花可真漂亮,他还从来没有收到过别人送的花朵,可他又不想这样轻易的原谅这个浪荡子,他想要他尝尝苦头,他想让他知道,并不是自己爱他,就可以忍受他的这些故作非为!“弗朗,我可以接受你的道歉,可是,如果你继续这样,在我的面前调戏其他人的话,我不会轻易原谅你的!”

弗朗西斯惊讶的长大了嘴巴,“不,路德,我没有向你道歉,这些花只是为了让你觉得开心,而不是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我并没有做错什么!”

“你没有做错什么?!你亲吻了费里西安诺!还当着我的面!你是我的恋人,你不应该这么做!”路德维希气急败坏的吼了起来。

“谁说我是你的恋人了?!”弗朗西斯也急的吼了起来。“我什么时候成为你的恋人了?”

路德维希睁大了眼睛,痛苦的望向了弗朗西斯,眼泪开始不由自主的,一滴一滴的流了下来,“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弗朗西斯的胸口,在看见路德维希这幅神情之后,开始紧绷着疼痛起来,他惊慌失措的掏出怀里的手绢,将路德脸上的泪水擦干,带着一种焦虑烦躁的情绪飞快的辩解道,“我的意思是,我们是情人,我们互相喜欢,我们可以想什么时候做爱,就什么时候做爱,这有什么不对吗?”

路德维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鼻子也因此而发出了怪异的声音,他皱紧眉头,直勾勾的看向不知所措的弗朗西斯,“不对,弗朗,这不对,你不明白,我对你的感情,它不仅仅是这样…….我说了,我想要你只看着我一个人,我想让你只属于我一个人!”

“可这是不可能的……”弗朗西斯吃惊的小声说道。

“我以为你这么说,只是因为国王陛下,我知道你是他的情人,我也知道,你不能违抗他的命令,可除了他之外,你就不能只有我吗?我可以和你做爱,你想要多少,就有多少!我可以给你任何你想要的东西,我爱你,弗朗,我可以为你付出一切!我已经为你放弃我上帝和骑士守则,我不在乎放弃更多…….”

弗朗西斯愣了好一会,才慢慢的伸出手,温柔的抚摸上路德的头发,好吧,他毕竟是个只有18、9岁的孩子,这又是他第一次陷入到感情中来,他会这样嫉妒,独占欲强烈,也是一件无可厚非的事情,大概,自己真的得收敛一点,照顾一下他的感受,“我明白了,路德,好吧,我答应你,这段时间,我都会只属于你,可以了吗?”

“这段时间?难道就不能是这辈子吗?”路德维希充满怨念的望着弗朗西斯说道。

“这辈子?哈!小路德,我还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呢,你不要想得太多啦!”说完,弗朗西斯亲吻上了他的嘴唇,双手开始不规矩的抚摸上他的身体,“好啦,我们已经好几天没有做爱了,你得好好补偿一下我呐!”

路德维希飞快的伸出手,将他的两只胳膊压在了身下,脸色阴沉的望着他说道,“你就不能有点羞耻心吗?还有,在这里会吵醒费里的!”

“不会的,我们可以小声一点,尽快结束!”

路德维希满脸黑线的将猴急的弗朗西斯抱了起来,并飞快的向树林深处跑去,拜托,他可不像他这么毫无廉耻!

弗朗西斯和路德维希很快脱下了彼此的裤子,简单的润滑了一下,就开始抽#插起来,然而,就在他们两个人快要到达GAO CHAO 的时候,一声巨大的枪响打断了他们的动作,他们飞快的穿上衣服,神色紧张的拿起枪向马车跑去,一群强盗已经将他们的马车团团的围住,车上流下了可以的血迹。

弗朗西斯紧紧的捂住路德维希的嘴巴,将他死死的抱住,躲在了一颗大树的后面,他贴在他的耳边,语气冰冷的小声说道,“已经太迟了,路德,我们现在不能出去,他们人太多了……”

路德维希拼命的想要挣脱他的钳制,然而,另他想不到的是,平时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弗朗西斯,居然拥有这么大的力气,很快,那群强盗将马车里的东西洗劫一空,骑着马,离开了大路,向山上走去。

等到他们听不见马蹄声后,弗朗西斯总算放开了路德维希,他们两迅速跑向了马车的方向,掀开了车门,里面躺着的是,被鲜血染红的、早已经失去气息的费里西安诺的尸体。

弗朗西斯在看见路德维希,紧紧的抓住枪,飞快的向强盗离开方向奔过去之后,他猛地拿起身旁的石头,将路德维希砸晕了过去。他深吸了一口气,擦了擦身上被染红的衣服,在发现根本无法清除干净之后,无奈的将最外层染血的布料给割了下来,他将他拖上了斜坡上,睁大了双眼,举着枪,警惕的观察着周围的一举一动,小心的等待着太阳再次的升起。

路德维希醒来之后,阳光已经很刺眼了,他猛地从地上坐了起来,飞快的向马车跑去,然而,让他感到焦虑的是,费里西安诺的尸体早已经不见踪影。他转了一圈,想要找到弗朗西斯的踪迹,过了一会,弗朗西斯总算从树林里走了出来,他将手里的兔子扔向了路德维希,声音充满疲惫的说道,“你会做饭吧,我要先睡一会。”

路德维希猛地将手里的兔子扔到了地上,上前用力抓住弗朗西斯的衣领,将他压在了大树上,他眼神凶狠的望着他说道,“费里的尸体呢?昨天你为什么要拦住我?我明明可以把他们全部都杀掉!”

“他们有十几个人,我们只有两个人,我们胜利的概率只有十分之一,我不想冒这个险,我们会死的,我还不能死,我记得他们的长相,你放心,如果你以后想要报仇的话,我会帮助你的!”

“我会赢的!!”路德维希突然爆发性的吼了出来,“你TMD凭什么给我做这个决定!!我该死的会赢的!!我是个军人,这群人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你这个冷血的混蛋,你凭什么拦下我!!他是我的亲人,是我最重要的人,你根本不明白……”路德维希一下子腿软的跌坐了下来,眼泪像是止不住的水流一样,飞快的流了下来。

弗朗西斯的胸口因为心疼和伤心而疼痛着,他明白路德维希的感受,他当然明白,就像他失去皮埃尔一样,这种让人发疯的疼痛,真的让人难以忍受。他慢慢的蹲了下来,紧紧的抱住还在抗拒他的路德维希,竭尽所能的安慰他,“路德,对不起,可我不想你有生命危险,你要是恨我的话,你可以尽情的打我,我会陪着你的,我会一直在你的身边,就像费里一样….”

“你不是他……你根本不是!”路德维希愤恨的用力咬住了他的肩膀,充满痛苦的缓慢说道,“他是我唯一的朋友,我只有他,只有他会一直陪伴我,只有他会这样无怨无悔的在我身边!”

弗朗西斯觉得自己肩膀的肉,都要被他咬掉下来了,他强忍着疼痛,尽量平静的说道,“路德,别这样,愤怒不能改变什么,费里已经死了,就算你将他们都杀光,你还是会那么痛苦,你还是不得不接受,他离开你的事实。我发誓,我一定会帮你找到这批盗贼,将他们所有人都赶尽杀绝,所以,求你了,振作一点,冷静一点,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你还要接替基尔伯特的工作,你还有黑鹰骑士团,不是吗?”

路德维希总算松开了紧咬着弗朗西斯的嘴唇,他的眼睛还在不停的流着眼泪,就像是怎么也关不住一样,他伸手摸了摸,弗朗西斯肩膀上已经渗血的牙齿印,带着点哽咽的茫然的说道,“对不起,弗朗……对不起……..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弗朗西斯用力吸了几口气,将他的头慢慢的靠在了自己的胸口,并温柔的抚摸亲吻着他的头发,轻声在他的耳边说,“睡吧,继续睡一会,总会好起来的,你是个坚强孩子,你会知道该怎么做的……”

路德维希紧紧的抓住他的衣服,在他的胸口小声哭泣了一会之后,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评论
热度(3)

© 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