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无处可逃15【主独法、副法奥、普奥洪】

弗朗西斯皱紧眉头看向一颗树木,上面赫然显示的是,他刚刚路过这里所时刻下的标记,他颓然的抓了抓头发,语气充满烦躁不安的说道,“我们迷路了,路德,哈,这下子可好了,就算我们没有被强盗给开枪打死,也要被活活给饿死,或者渴死,甚至还有可能,会被野兽给吃下肚皮。”

路德维希抬起头,神色茫然的望向焦虑的弗朗西没有说话,这几天他都没有说话,除了间歇的哭泣,睡觉,吃点弗朗西斯带回来的东西,他什么都没有干,“我累了,弗朗,我们可以休息一会吗?”

弗朗西斯无奈的看了他一眼,颓然的叹了口气,“你在这里休息一会,我去找点吃的吧。”

路德维希猛地从背后抱紧了弗朗西斯,将自己的头埋在了他的肩膀上,充满痛苦的小声说道,“不许走,不许离开我,不许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

弗朗西斯皱紧了眉头,不耐烦的将他推开,为了照顾这个麻烦的混蛋,他已经快要筋疲力尽了,他需要烦恼的事情已经够多了,比如怎么走出这片森林,怎么弄到吃的和喝的,怎么躲避强盗的攻击,怎么小心野兽的来临,他真的已经完全没有精力来应付,路德维希的死搅蛮缠了!“够了,路德,听我的话,在这里好好休息一下,我很快就会回来……”

“你不能离开我!!我不要只有一个人!!”路德维希突然神经质的吼了起来。

“啪!”一声巨大的巴掌声响彻了整个森林,弗朗西斯气急败坏的吼了出来,“你给我冷静一点!”

两个人就这样无言的痛苦的互相的看了好一会,弗朗西斯终于忍不住张开了嘴,极其疲惫和无奈的小声说道,“我马上就回来,你等我一下,好吗?”

路德维希茫然的点了点头,终于坐了下来。

过了一会,弗朗西斯从树林的左侧走了回来,他将一只小鸟和一些水果扔到了地上,又将几根树枝堆了起来,从口袋里掏出打火器,将木材慢慢点燃,开始把小鸟放到火堆上烤了起来。

等食物烤熟之后,他将烤好的小鸟递给了路德维希,自己则拿起了果子放进了嘴里,语气淡漠而又疲惫不堪的说道,“路德,我明白你的感受,我也失去了最重要的人,可我们还是得继续活下去,这就是生活,它不会因为你的痛苦而有任何改变。”

路德维希将烤好的小鸟撕成两半,一半递给了弗朗西斯,一半放进了自己的嘴里,他的语气终于恢复了平静,“我明白,弗朗,我只是…….孤单太久了…….我并不是一个拥有很多朋友的人,从小到大,我的父母和哥哥都不在我的身边,只有我和乡下的爷爷相依为命,那里的男孩都觉得我太过怪异,不肯和我玩耍,只有费里,只有他一个人,一直陪着我到现在…….我不知道,我觉得好孤单,好痛苦,就像是一下子掉进了一个看不见任何东西的井里一样……我做不到,做不到像你这样冷静……我知道,皮埃尔对你也很重要,你是怎么做到的?教教我…….我快要疯了…….”

弗朗西斯咬了一口手里的小鸟,深吸了一口气,将身体靠在了树根上,神色痛苦的望了路德维希好一会,过了很长时间,他才张开了嘴,“好吧,我们也许真的要死在这里了…….既然如此,告诉你也无妨…….”

“嗯?”

“路德,你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我一个养子,却能够获得伯爵的封号?为什么我一个名不经传的秘书,能够得到那么精致、漂亮的宫殿?”

“因为你是国王的情人?是他给你的这些,对吗?也许,你的养父,费尔南德斯大人,对你也非常的慷慨?”

“国王的情人……对,我一直都是国王的情人,不仅仅是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的情人,还是罗伯特.埃德尔斯坦的情人。”弗朗西斯神色诡异的望向路德维希说道。

路德维希吃惊的长大了嘴巴,“这怎么可能!?他在十年前就去世了!那个时候,你才多大?!”

“十五岁零九个月,他死的时候,我正好是这个年纪…….”

“…….你你你……这不可能……为什么?你怎么会是他的情人?”

“哈哈哈哈……..”弗朗西斯突然爆发了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你那么吃惊干什么?早就跟你说过,那个宫廷可比表面上看起来黑暗的多!”

路德维希紧紧的握住了拳头,神色痛苦而又严肃的望向大笑不已的弗朗西斯,“别笑了,弗朗,这不好笑!”

弗朗西斯终于停下了,他那让人汗毛直竖的笑声,脸色阴森的望向路德维希说道,“从十二岁开始,整整三年零九个月,我都在那个老混蛋的身下,毫无廉耻的张开大腿,忍受着他的侵%犯……他还是个性&虐*待。一开始,我总是会痛得哭个不停,后来,他为了不让我流眼泪,就找到一个著名的医生,将我的泪腺切了一半,瞧,我再也流不出任何东西了,我的眼睛必须得不停的滴眼药水,才不会干燥的瞎掉,事实上,他真的有考虑过把我弄瞎,因为这样,我就能更加顺从了……”

路德维希觉得,自己的整个身体,都忍不住的微微颤抖了起来,一滴眼泪顺着他的脸颊慢慢流下,他的声音都开始忍不住打起颤,“这是真的吗?上帝啊……为什么没有人阻止这样的事情?这明明违背了教廷的旨意!你的养父费尔南德斯大人呢?他为什么不保护你?!”

“哈哈哈哈…….教廷?养父?”弗朗西斯再也忍不住的捂住肚子,笑岔了气,“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就是你最尊敬的主教大人,亲手,把我送到国王陛下的怀抱的,至于我的养父,他可是国王最亲密的伙伴,他怎么可能会为了我这样的养子,去违抗他的亲兄弟!?”

路德维希觉得自己快要痛得不能呼吸了,他紧紧的握住了手枪,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将那些曾经对弗朗西斯施暴的人,一个不留的杀光,“不可原谅!这些垃圾!我要杀了他们!”

“哼!你以为,我会让他们继续活下去吗?主教、侍卫队长、秘书长、宫女,只要知道这个秘密的人,除了我的养父和罗德陛下,都已经被我全部杀光了…….呵呵……..没有人可以看到我最不堪的那一面…….我活了下来,只有我,这个被他们视为淫/荡的玩具的我,活了下来…….”

路德维希大口大口的喘起气来,他觉得难受极了,这种怪异的痛苦,让他整个胃都扭转了过来,他想要呕吐,想要将身边所有的东西都破坏掉,“弗朗…….别这样笑了,好吗?看见你这样,我觉得胸口好痛…….”

弗朗西斯低下了头,整个脸都埋在了双手中,他深吸了一口气,身体微微颤抖的说道,“嗯,路德,我不能再继续这个话题了,我会情绪失控的,总而言之,你得冷静一点,因为,这个世界,就是那么的残忍和不公平,要么你适应他,要么,它就会把你整个人都摧毁掉,抱歉,我真的很累了,晚安。”

路德维希飞快的上前,想要抱住弗朗西斯,安慰他濒临破碎的情绪,却在快要靠近他时候,被他的一个飞刀挡住了去路,弗朗西斯咬紧牙齿,语气冰冷的对他说道,“别在这个时候靠近我,我会失控的……”

路德维希浑身冷汗的向后退了两步,他差一点就要被飞刀给击中了,如果不是自己反应够快的话,他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他皱紧眉头,一言不发的躺倒在了地上,脑海里回荡着弗朗西斯刚刚说的话。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居然经历过这种恶心的事情,一种深深的刺痛和冰冷的感觉,在他的身体里爆发了出来。

难怪弗朗西斯总是给人一种冷血的印象,难怪无论弗朗西斯笑的有多么温柔,总是让人有一种敬而远之的感觉,他真的是经受了很多的痛苦和折磨……说实在的,自己到底对他有多少了解呢?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到底遭受过什么样的折磨?自己连他的皮毛都不了解,怎么就敢这样毫无畏惧的对他说,他爱他呢?

路德维希强忍下想要继续询问的欲望,咬紧了牙齿,闭上了眼睛。不管他是什么样的人,他都想要保护他,他想要保护弗朗西斯,他绝对不会再让他遭受到一丝的伤害,不管他有多么的冷血和神经质,不管他对爱情是怎么样的敬而远之,他都想要爱他,想要陪伴在他的身边,让他不再那么的害怕,不再那么的恐惧…….

路德维希想到了这里,飞快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跑到了弗朗西斯的身边,躲过他手里的刀剑,用力将他压在了身下,他神色认真的看向他说道,“弗朗,别害怕,不要感到恐惧,是我,我会保护你的,我以黑鹰骑士团的荣誉发誓,我一定会保护你的,就算得和国王作对,就算得和上帝作对,我也不会退却,我会在你的身边,帮你挡住所有的伤害和恐惧!”

弗朗西斯终于停下了挣扎,他的双眼充满怀疑和不安的看向了路德维希,声音带着恐惧和神经质的小声说道,“没有人可以救我……没有人…….没有人能够帮助我……..没有人能够保护我……我是一个人…….只有我自己…….只有我自己…….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

路德维希紧紧的把他抱在了怀里,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滑落了下来,“我会救你!我会帮助你!我会保护你!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你还有我!”

弗朗西斯双眼空洞而又茫然的望向了天空,过了好一会,一滴不易察觉的泪水从他的眼角滑了下来,“我本来应该是最耀眼的骑士,路德,基尔伯特的那个位置,本来应该是我的……”

“我知道,你比谁都要聪明和勇敢,你为了我这样的傻帽,都能够毫无畏惧的得罪侍卫队长,你就是一个骑士,你比谁都要善良,你会陪着孤儿们玩一整天,你是一个善良的拥有荣誉感的骑士…….我明白,就算你嘴里对这些守则充满了鄙视,可我知道,你一直都有按照这个标准来要求自己,你是一个正直、聪明、善良而又勇敢的人,你不要鄙视自己,你不要看不起自己,那不是你的错,那是那些懦夫、垃圾、人渣的错误!”

弗朗西斯脸色又开始变得异常痛苦起来,“可我这样的身体,早就已经违背了所有的骑士守则,我好脏好脏好脏……他们说我是一个淫/荡的天使…….呵呵呵……我好痛苦…….我根本不是……我明明应该是个骑士……可是……...我现在已经…….还有罗德……..我还有罗德…….我得保护他…….我不能死…….是他救了我……..我得陪着他……..”

路德维希整个心脏都开始纠痛起来,他紧紧的抓住弗朗西斯的双手,痛苦的望着他说道,“你相信他们的话吗,弗朗?他们都是骗子!你要相信我,我从来都没有说过谎,所以,求求你了,相信我的话,好吗?我说的每一句都是真的!”

弗朗西斯将双眼对向了路德维希,声音冰冷的对他说,“你爱我吗?”

“是的,我爱你,弗朗!”

“哈哈哈哈…….罗伯特也是这么对我说的!他告诉我,他爱我!他用皮带把我锁在了床上,每天每天都用他的YINJING和玩具来玩弄我的身体,因为他爱我!他想要和我上床,所以,他就该死的爱我!我要怎么才能够相信你,既然,你和他一样爱我的话?”

“不对!我绝对不会伤害你!我爱的不仅仅是你的身体!我不是!弗朗,你应该能够明白,这两者有什么不一样,对不对?”

“路德…...别说了……我明白你的意思…….可你不明白我的不甘心…….我的恐惧…….我的怨恨…….还有,我的黑暗…….已经回不去了,我再也不可能回到12岁,回到我拿到剑术冠军的那一年…….我真的好累……我已经痛苦了那么久了……..却还是不得不继续生活下去……..”

“弗朗,如果你不想回到宫廷的话,我们可以一直住在这里,或者去某个小村庄,或者去其他国家,只要你能够开心,我愿意陪你去任何地方…….”

“……..你的黑鹰骑士团呢?你的哥哥呢?”

“基尔伯特会处理好这一切的,现在,黑鹰骑士团已经那么强大了,他们已经不需要我了,可你需要我,你需要我的陪伴对不对?我不想再让你背负这个痛苦,继续在宫廷里勾心斗角的活下去。”

“还有罗德,他该怎么办?”

“哥哥会帮助他的,你已经为他付出够多的了,你不能再继续这样自我毁灭下去,就算他曾经救过你,你也基本上还清,该还的人情了,我知道,哥哥一定会救助他的,你放心吧!”

弗朗西斯睁大了眼睛,突然,他猛地坐了起来,扑到了路德维希的怀里,“你会和我一起离开宫廷?你愿意这么做?”

“嗯!我说了,既然我已经为了你,违背了上帝和骑士守则,我不在乎为你牺牲更多!”

“你发誓,你对所有能够发誓的东西发誓,你会和我一起,永远离开宫廷,离开W国!”

“我对上帝、对玛利亚,对天空、太阳、星星、月亮、树林、小鸟、虫子、黑鹰骑士团和基尔伯特发誓,如果,我,路德维希.贝什米特,一定会带着弗朗西斯.波诺弗瓦,永远的离开宫廷,离开W国!”

弗朗西斯飞快的、热烈的吻上了路德维希的嘴唇,“路德,噢,我的小路德,你是上帝赐给我最美好的礼物,我简直不敢相信,我要和你在一起,我要一直和你在一起……我们结婚吧…….”

路德维希觉得自己被吻的有点喘不过气来了,“结婚?我们怎么结婚?”

弗朗西斯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十字架,慎重其事的戴在了脖子上,脸色严肃的望向路德维希说道,“我可是拥有一个主教的职位,那么,婚礼现在开始,路德维希.贝什米特,你愿意和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结为夫妻,无论生老、病死,都做到不离不弃吗?”

路德维希仍然觉得自己有点晕头转向,他看着站在月光下,显得那么圣洁和美丽的弗朗西斯,用力点了点头,“我愿意。”

弗朗西斯飞快的拿下脖子上的十字架,将它套在了路德维希的脖子上,手脚不老实的开始脱下他的衣服,“好吧,我宣布,我们结婚了!从今以后,你都是我的人了!”

路德维希满脸黑线的望着他说道,“等一下,为什么只问我一个人,你不应该再问一下你自己吗?还有,我是你的人了,你难道不是我的人吗?”

弗朗西斯笑眯眯的吻上他的身体,“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可是……唔……嗯……..”

“我爱你…….路德…….啊…….”

评论
热度(4)

© 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