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无处可逃16【主独法,副法奥、普奥洪】

路德维希和弗朗西斯在树林里绕了一圈后,终于,在太阳和星星的指示下,走了出来。

弗朗西斯喝了一口水,笑容满面的望向面前的街道,“啊…….得救啦!那么,我们要开始正式工作啦!”

路德维希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脸色凝重的望向咧开嘴大笑的弗朗西斯,“我们得先去镇子上打听一下,那伙盗贼究竟平时在哪里作案!”

弗朗西斯跟上路德维希的脚步,向城镇走去,若有所思的揉了揉头发,“他们一共有十三个人,我们只有两个人,我们只有计划周全了,才可能有胜算。”

路德维希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等到快到下午的时候,两个人才进了城镇。一群当地人频频的看向了穿着怪异的两个人,弗朗西斯无奈的拉着路德维希买了两身普通衣服穿上,就到当地的酒馆,询问起老板,附近是不是有盗贼出没,路德维希则走到了黑市,寻找一些可以爆炸的火药。

弗朗西斯将新买到的马车牵出来,向街道走去,等到他看见路德维希之后,两个人就一起走到费里西安诺出事的地方,将马车放到了原地,又将炸弹布置在了马车上,做完这些,两个人同时躲在了树后,等待着盗贼的到来。

弗朗西斯拿出一个手帕将长枪擦拭干净,微微的笑着看向路德维希问道,“等这个干完之后,我们去哪里?”

路德维希紧盯着马车没有动弹,心不在焉的回答道,“你想去哪,我就陪你去哪里。”

弗朗西斯将枪架在石头上,一只眼睛通过目镜向山坡往下看去,漫不经心的小声说道,“我们可以去西方吗?我想去一个地方,一个充满花香的地方…….”

“嗯!你要是喜欢花的话,我们可以种很多很多的花,我会种玫瑰、百合、郁金香,我会种很多东西,你要是喜欢动物的话,我们还可以养一些猪和羊,你要是喜欢城市的生活的话,我可以去做工,我小的时候就在机械厂工作过,我不知道你会喜欢哪种生活…….”

弗朗西斯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他转过头轻轻的吻了路德的脸颊一下,充满爱慕的望着他,轻笑着说道,“嗯,听起来似乎都不错,我们可以周游欧洲,每个地方都生活一段时间,也许我们还可以环游世界,去新大陆…….”

路德维希将枪对准突然冒出来的人群,压低了声音,“是他们,弗朗,你掩护我,记住,不要轻易下来。”

“砰!”一声巨大的爆炸响声传了出来,路德维希拿起手枪飞快的向下冲去,弗朗西斯将枪对准一个红头发的男人,按下了扳机,“砰,砰,砰…….”一阵枪声响了起来。强盗们很快反应了过来,举起枪对准了山坡的弗朗西斯以及路德维希。

路德维希飞快的一边大步向吓跑,一边举起手枪对准一群人开了枪,左边的红头发骑马的男人,右边的黑头发的蹲下来的男人,后面的黄头发男人,一个,两个,三个……..突然,一个盗贼对准他开了枪,弗朗西斯惊吓的立马将枪对准了盗贼,五个,很快,一群没有准备的盗贼在弗朗西斯和路德维希的配合下,被全部都枪杀了。

弗朗西斯飞快的跑下山坡,开心的抱住了路德维希大叫着,“工作完成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刚被射到肚子的盗贼,举起了枪对准了弗朗西斯,“砰!”,路德维希飞快的推开了抱住他的弗朗西斯,子弹猛地打到了他的胸口,他咬紧了牙齿,飞快的举起手枪对准盗贼开了枪,“砰!砰!砰!”盗贼终于再也无法站起来。

弗朗西斯睁大了眼睛,惊恐的望向路德维希开始渗血的胸口,身体微微的颤抖了起来,他觉得自己的脑海变得一片空白,整个世界一下子变成了黑白色,痛,好痛,浑身都好痛,为什么?为什么上帝要一直对他那么残忍?他们明明刚刚准备好,要去过幸福的生活的,他明明刚刚才看见,自己脱离黑暗的希望…….

弗朗西斯用力抱住路德维希,将他扶进马车,自己则坐到驾驶位置上,飞快的赶起马来,他并不断的大声说道,“路德,你会没事的,你会没事的,你会没事的,你必须得没事,你答应过我的,你对我发过誓,你得陪着我离开宫廷,离开W国,你发过誓的!你要是敢违背你的诺言,我绝对绝对不会原谅你!”

路德维希紧紧的捂住胸口上的伤口,咬紧牙齿强忍下疼痛,声音微弱的说道,“我会没事的,弗朗,我答应过你,我就一定会做到…….”

一滴泪水慢慢的从弗朗西斯的眼眶中流了下来,他用力鞭打起马的屁股,[快一点,快一点,快一点,上帝,我从来都没有恳求过你,原谅我的不够虔诚,原谅我的肮脏和卑劣,原谅我把他这样纯洁的人拖下水,求你了,我求你了,救救他,救救他,只要你答应我救他,我愿意付出一切…….]

弗朗西斯终于赶到了城镇,他飞快的将路德维希送到了医院,自己则蹲在走廊里焦急而又痛苦的等待着上帝的审判。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医生终于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他将一个银色的十字架递到弗朗西斯的手,带着点欣慰的对他说道,“幸亏子弹打到了这个上面,否则的话,就算是上帝都没办法救他了。”

弗朗西斯咬紧牙齿,匆忙的对医生说了句谢谢,就飞快的跑到了路德维希的床边,神色焦虑的望向慢慢睁开眼睛的他,“路德,你这个混蛋,你把我快要吓死了,你要是死了,你要是敢违背誓言的话,我一定会把你的尸体切成碎片!”

路德维希满脸黑线的望向他,不开心的转过头吼道,“你连我的尸体都不肯放过?!”

“当然!我不仅要把你切成碎片,还要把你全部都吃掉!”弗朗西斯毫不示弱的跟着吼了出来,“你是我的,路德,我不准你离开我!”

路德维希听见他的话,脸一下子红了起来,羞涩的往被子躲了躲,局促不安的小声说道,“我我我我……..我不会离开你的…….”

两个星期后,弗朗西斯和路德维希买了一些生活用品,一起坐上了火车,弗朗西斯开心的将头靠在路德维希的肩膀上,两只手紧紧的抱住他的胳膊,带着点惆怅的轻声对他说道,“我在W国的记忆只有7岁以后的,我一直都想不起来7岁之前的生活。我的养父告诉我,我是在战场上被他捡到的,也许是因为被战争给吓坏了,所以就一直没有过去的记忆,可我总是能够梦到一片花海,还有那宜人的香味,也许,我是一家花农的孩子,也许,我的亲生父母还没有死亡,他们还在某个地方卖着花。”

“……我们可以去找他们,也许,你还有亲人活在这个世界上…….”

“不,路德,我不想这么做,不是我不想见到我的亲生父母,可我不想把我的下半辈子都耗在一个飘渺无望的寻找上,我想要体验更多幸福和快乐的感觉,我想要和你一起去观赏这个世界。”

“嗯,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真的?”

“真的!”

弗朗西斯飞快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从自己的行李中掏出一件裙子,笑容猥琐的望向路德维希说道,“那么,你愿意为我穿这个吗?”

路德维希惊吓的猛地向后退了了一点,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语气异常坚决的大声说道,“不!你从哪里找到这么大的裙子?!不!不!不!你疯了吗?要穿也是应该你穿吧!”

弗朗西斯不开心的抱着裙子,撅起了嘴巴,“可是你是我的老婆!当然应该穿裙子!”

“谁是谁的老婆?!”路德维希再也忍不住的炸毛的吼道。

弗朗西斯双手抱在胸口,一脸无赖的望着他说道,“呐呐,不要害羞嘛,亲爱的小路德,你当然是哥哥我的老婆啦!”

“不对!明明你是我的老婆!”路德维希满脸青筋的吼道。

“嗯…….好吧,那么,为了公平起见,一三五,你做我的老婆,二四六,你做我的老婆!”

“谁都不是谁的老婆!我们都是男人!”路德维希继续满脸青筋的吼道!

弗朗西斯深吸了一口气,皱起眉头无奈的看向他说道,“可是,我们现在去的Y国,对于同性恋可是要判处绞刑的。”

路德维希惊讶的长大了嘴巴,“我们可以不去那里。”

“可是,那里的美女很多呐,我很想去啊……”

“那就更不能去了!”路德维希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好吧…….还是我来穿这件女装吧……”弗朗西斯无奈的从包里重新拿出一件裙子。

“…….美女有那么重要吗?!”路德维希满脸青筋的强压下怒火。

“嗯!非常的重要!如果没有美女的话,这个世界简直恐怖的想让人去死啊!”

“…….哼,.色狼。”路德维希鼓起了嘴巴,充满鄙夷和恼火的说道。

弗朗西斯去厕所将裙子换上,并把头发编了起来,等他出来之后,开心的拉着裙子,在路德维希的面前轻轻的转了一圈,笑容满面的望向他说道,“路德,漂亮吗?”

路德维希又一次长大了嘴巴,过了好一会,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脸色微红的结结巴巴说道,“弗弗弗弗…….朗?真的是你?”

弗朗西斯上前更加用力搂住路德维希的身体,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两下,“嗯,当然了,怎么样?漂亮吗?”

路德维希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颊,依旧带着点惊讶、尴尬和羞涩的说道,“漂漂漂……亮,胡子都不见了…….很很很漂亮…….”

弗朗西斯戏谑的将身体更加靠近路德维希,一直手偷偷的伸向他的下身,并挑起眉毛,充满调侃的说道,“哦~你真的很喜欢这个打扮呐~这里都YING的不像话呐~”

路德维希吓的又向后退了一点,满脸通红的想要推开弗朗西斯,“别别别这样…….这里是火车,有很多人!”

弗朗西斯不顾路德维希的反抗,按住他的双手,用力吻上他的嘴唇,“我们下站就下车吧,我想要你,路德……..”

路德维希紧紧的抓住身下的火车垫,身体如同燃烧了一样的兴奋起来,他强忍下快要爆发的欲望,咬住嘴唇,用力点了点头。

弗朗西斯穿着浅蓝色的蕾丝裙,拽着路德维希飞奔至最近的旅馆,刚走进大门,就看到一群坐在旅馆里喝酒的姑娘们,他看向她们手里的剑和枪,带着点好奇的松开了路德维希的手,走向了姑娘的身旁,“你们好,美丽的女士们,我叫弗朗西斯,请问你们叫什么名字?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有什么风俗习惯?我们已经到Y国了吗?”

拥有一个漂亮的红色马尾,看起来可爱俏皮的爱丽丝,抬起头看向眼前这位优雅的漂亮的女士,咧开嘴微笑着看向她说道,“是的,这里已经是Y国了,很高兴认识你,我叫爱丽丝,我身旁的这位叫莫妮卡,这里有很多漂亮的风车,如果你们是来度蜜月的话,你们可以往西边走,那里的风景非常的不错!”

弗朗西斯感激的对着爱丽丝鞠了个躬,面带笑容的说道,“不,我们是姐弟,不是夫妻,女士们,失礼了,我能问一下,为什么你们都穿着盔甲,并且带着剑和枪呢?”

拥有金色短发,漂亮的蓝眼睛的莫妮卡,皱紧眉头,直勾勾的望了弗朗西斯好一会,才张开了嘴,“你不知道吗?Y国和W国打仗,男人已经基本上死的差不多了,现在盗贼肆意破坏村庄,Y国已经颁布法律,警卫和侍卫的工作,可以由缺少男人村庄中的女人来担当,我是村里的侍卫队长,爱丽丝是这里的警卫人员。”

弗朗西斯惋惜的叹了口气,战争破坏了多少个家庭,又让多少个女人痛哭流涕?而战争的意义又是什么呢?“原来如此,我真的很抱歉,我可以请你们喝一杯吗?”

爱丽丝开心的递给弗朗西斯一瓶酒,并拿起一瓶啤酒走到了路德维希的身边,“当然可以,既然你们是客人的话,我们可以请你们喝一杯,这可是我们亲手酿造的啤酒,你们来尝尝看怎么样?”

一群姑娘看见爱丽丝向路德维希走去,都跟着她走了过去,她们已经太久没有看见年轻英俊的男人了,这样的帅哥凭空出现在这样偏僻的村庄,她们都不想错过。

路德维希脸色难看的瞪了弗朗西斯一眼,就开始脸色窘迫的回答起一群女孩的提问。

莫妮卡猛地喝了一口酒,漂亮的眼睛依旧没有从弗朗西斯的脸上离开,带着点试探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弗朗西斯坐到了她的身边,笑容亲切的望着她说道,“弗朗西斯,很高兴认识你,莫妮卡,你真是一位漂亮而又气质非凡的女士。”

莫妮卡像是被他的名字给刺到了一样,她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一只手猛地抓住了他的手,“弗朗西斯?”

爱丽丝放开路德维希的胳膊,转过身望向了他们两个人,双眼充满惊讶和悲伤的说道,“弗朗西斯?哇哦,这和弗朗索瓦丝姐姐名字很像呢,他们两个人长得也很像哦,对吧,莫妮卡?”

莫妮卡紧紧的握住弗朗西斯的手,两只眼睛开始湿润起来,“是的,她们两个人长得真像…….”

爱丽丝像是被莫妮卡的悲愤给感染了一样,双眼也湿润了起来,她突然猛地拔出剑,指向天空,语气充满愤慨的说道,“莫妮卡,我们不能再继续忍耐了,我们可以一起去救弗朗索瓦丝姐姐,她不该被这么对待,爱情有什么对错?凭什么同性恋就要被判处死刑?!”

路德维希板着脸,不开心的穿过一群女孩走向弗朗西斯,用力将他的手从莫妮卡的手中拽了出来,脸色不太好看的望向莫妮卡说道,“很抱歉,弗朗西斯对你们开了个玩笑,她不是我的姐姐,她是我的妻子,我们已经结婚了。”

弗朗西斯尴尬的对一群女孩笑了一下,脸色凝重的望向她们问道,“弗朗索瓦丝?请问她和我真的长得很像吗?”

所有女孩都用力点了点头。

弗朗西斯若有所思的顿了一下,“那么,我能请你们带我去见她吗?也许,我和她拥有血缘关系…….”

爱丽丝悲伤的看向弗朗西斯说道,“弗朗索瓦丝姐姐她已经被抓起来了,她很快就要被判处死刑了……..”

莫妮卡再也忍不住的低下头,小声哭泣起来,带着点哽咽的说道,“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拒绝了她,她也不会故意当着所有人的面跟我告白……..我是个懦夫!是我害死了她!”

弗朗西斯深吸了一口气,他的心脏猛烈的跳动起来,也许,这个叫做弗朗索瓦丝的人会是自己的姐姐?如果是的话,他说什么都不能让她死在这种事情上,他捏紧了手指,脸色严肃的望向一群女孩说道,“她是你们的好朋友对不对,你们能让她就这样被判处死刑对吗?你们应该奋起反抗这个莫名其妙的法律,将她从监狱里救出来!”

弗朗西斯总算满意的笑了出来,他掀开路德维希的被子,挤了进去,紧紧的抱住他的腰,“嗯,路德,你是我的,你是我的丈夫,谁都不能把你带离我的身边.......”

评论
热度(4)

© 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