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无处可逃18【主独法,副法奥、普奥洪】

伊丽莎白在听见钢琴声响起后,神情悲伤的瞥了一眼在大厅中弹奏的罗德里赫后,缓缓的走进自己的宫殿里,躺倒在床上,闭上了眼睛,各种各样的回忆慢慢的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伊丽莎白是W国最有权势的海德薇莉家族的长女,她从小就受到万众瞩目和父母的期待,她的母亲希望将她培养为W国最优雅、富有魅力的公主,因此,钢琴、舞蹈以及各种各样的礼仪课目,都被她的各个老师强迫着不停的灌输到她的身体和脑海里。

可是,很显然,伊丽莎白更多的继承了她的父亲,老将军的性格和脾气,倔强、固执并且从来不知道妥协,她对于这些公主课程从来都是三心二意,能够逃掉就逃掉,一开始她还因此而经常受到母亲的责罚,后来在她的母亲发现,不管有多少怒骂和体罚,都不能改变伊丽莎白坚决抵制这些公主课程之后,她总算带着点悲愤的放弃了对伊丽莎白的教育,转而把心血都放到了其他的子女身上。

伍德将军对于伊丽莎白倔强的脾气和性格从来都是大为赞赏,他常常将他最喜欢的长女带到自己的营地,在发现伊丽莎白经常和那些士兵们一起练剑后,就开始有意无意的请一些老师教育她剑术,一开始他只是对女儿的爱好抱着好玩的心态来对待,然而,当他的女孩在一次比试中,将所有士兵都打到在地后,他才认识到自己女儿在剑术上的才能,更另他感到吃惊的是,他的女儿在军事指挥中,也渐渐的展现了颇为独到的能力。

伊丽莎白是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女孩,然而她对宫殿里那些爱嚼舌根,舞权弄贵的女人们总是感到十分的厌倦,也对那些涂脂抹粉的公子哥们感到十分的恶心,可是,她知道,不管她怎么想要逃脱这个宫廷,她都不可能摆脱担负起为了家族而联姻的命运,她在十二岁的时候就和埃德尔斯坦家族的大王子罗德里赫订了婚。

伊丽莎白第一次见到罗德里赫的时候,就被他身上独特的贵族气质给深深的吸引了,他拥有自己无法达到的优雅和冷静,更另她最为心动的是,这个男孩并不像普通的贵族一样,脑袋里只有女人和食物,他总是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样的话,虽然有点古板,却意外的拥有浪漫的情调。他们总是能够说很多的话,从取笑某个大臣的头发,到国/家制度的改革,他们很多观点和乐趣都到达了前所未有的一致。

如果不是北方战场突然爆发的话,伊丽莎白坚信,自己一定会和罗德里赫一直这样相爱下去,可是时间不能倒回,伊丽莎白也永远不会后悔,将自己投身到战场的决定,她正是在战场上,遇到了让她终身难忘的男人,基尔伯特。

伊丽莎白对于基尔伯特最初的印象,并不像流行于19世纪的那些小说,第一次就被对方的外貌给深深吸引,再次见面就缘定三生之类的状况,恰恰相反,她对于基尔伯特的第一印象只有令人厌烦的泛红的眼睛,不知疲倦的聒噪声音,以及完全不知道什么是绅士的暴躁脾气。
在他们集训的时候,伊丽莎白被他整天
缠着比试剑术,枪法以及喝酒,两个人的比赛总是不分上下,而每次那种大汗淋漓的比试总是让伊丽莎白感到从心底冒出的快乐,不同于罗德里赫,待在基尔伯特的身边会让伊丽莎白感到一种轻松自在的快乐,只有他能够让她做真正的自己。渐渐的,随着他们待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长,两个人的聊天也变得越来越多起来。
基尔伯特总是告诉她,他的一些梦想和欢乐,他古板的弟弟,他的贵族朋友们,他对于获得荣誉的渴望,他对于让w国变成世界强国的期待,而他的一切愿望大部分都和伊丽莎白的想法不谋而和。
伊丽莎白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这种感情的变化,直到他们真正的上了战场,他们一起挖战壕,一起冲锋献阵,互相为彼此做掩护,一起协作开炮的时候,她才渐渐的感到自己对于身旁这个看起来大大咧咧,其实极为认真细心的男子的感情。
这是没有结果的,伊丽莎白不断的在想要吻上身边这位满脸灰尘,却依然风采不减的男子的时候,这么对自己说,她是国王的未婚妻,将军的女儿,和一个乡下贵族的爱情,是怎么也都不可能被海德薇莉家族所接受的。
如果不是他们在一次中进攻失误,基尔伯特为了救她,将她压在了身下挡住旁边炮弹的冲击波,并因此而受伤住院的话,伊丽莎白大概永远也没有勇气对他表达自己的感情。
伊丽莎白在看见基尔伯特身上到处缠绕着绷带,躺在战地医院的时候,眼泪不知不觉的就大把大把的流了下来,她飞快的坐到基尔伯特的身旁,梗咽着说了自己对他感觉,另伊丽莎白感到更为尴尬的是,基尔伯特并没有像她想象的那样睡着了,他迅速的睁开了双眼,并且顾不上自己的伤口,猛地抱紧了伊丽莎白,双眼认真的看着她说,他没有想到自己还能喜欢上另外一个人,可他无法逃避这么强烈到令他窒息的感情,他爱他,这份感情是那么的真实。伊丽莎白双脸通红,难得羞涩的看着他说,她不是男人,她是一个女人,而这确实把死脑筋的基尔伯特给吓了一跳,不过他很快接受了这个事实,并且变得更加尊敬和爱慕伊丽莎白来。


伊丽莎白从来没有想到,她和基尔伯特两人的感情会来得那么迅猛,如同突然崩塌的雪山一样,让她措手不及,并且丝毫没有一丝抵抗的能力。他们在雨地里疯狂的接吻,他们在夜里两点的时候还能滔滔不绝的对彼此诉说着彼此的梦想和渴望,他们的恋情如同森林中的大火一样,热烈,疯狂而又充满了活力。
然而,就在他们两的感情越燃越烈的时候,战争却开始出现一面倒的趋势,他们胜利了,这让伊丽莎白欣喜若狂,又让她觉得如临末日,停火协议像是宣判了她的死刑判决书一样,迅速的被罗伯特国王给签了下来。
伊丽莎白最终还是将自己的生世慢慢的透露给了基尔伯特,当基尔伯特知道她就是海德薇莉家族的公主的时候,整个人的脸色都黑了下来。

基尔伯特一直都是一个简单的人,即使在尔虞我诈的宫廷中生活,他也能出奇的做到我行我素,完全不在意其他人的眼光。他的好朋友们毫不留情的将这种状况归结为,基尔伯特曾经得过脑病,大家只能对他那种经常性的神经质发作,做出同情的选择性的漠视。
基尔伯特每次都会被嘲笑他的弗朗西斯给气的直跳脚,最后满肚子恼火的提着把比他身体还高的剑,信誓旦旦的要和他决斗。事实上,弗朗西斯也不是个善于容忍的茬,基本上,只要基尔伯特敢提出决斗,他就必然将他打的个屁滚尿流,以至于安东尼奥每次都担心的护在基尔伯特的面前,劝阻弗朗西斯不要太欺负小孩。
当然,他们三个人的感情并没有因为这样的吵闹有任何受损,事实上,他们的感情就是建立在这种互相攀比,互相鄙视的基础上,他们可以开任何玩笑,可以打成一团,甚至说出绝交之类的话,却永远也断不掉这种在一个泥堆里长大的深深的友情。
直到罗德里赫的出现,他们三个人才真正感受到了一种无声裂痕的出现。安东尼奥首先发现了这个脸色冰冷,动作矜持优雅的小王子的魅力,当他日复一日的骚扰小王子,并且不停的对他的恶友们诉说罗德里赫有多么美丽之后,基尔伯特仿佛也被他感染了一样,渐渐对这个小王子生出了好感。

评论
热度(2)

© 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