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无处可逃19【主独法,副法奥、普奥洪】

基尔伯特在发现自己被罗德里赫的一举一动给吸引住的时候,并没有思考太多就对他做出了热烈的追求,这就是基尔伯特法则,想要什么就竭尽所能的直接争取,然而,令基尔伯特觉得开心的是,罗德里赫对他的那些怪异的追求,并没有像对安东尼奥那样感到厌烦,相反,他总是一脸无奈的接受了他的好意,比如一串香肠,或者一把破剑。

最终,罗德里赫实在是被他烦的受不了,他脸色铁青的将基尔伯特拉到角落,语气充满不耐烦的说道,“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停止骚扰我?”

基尔伯特甩了一下他发白的头发,自认为很帅的压低声音对他说,“很简单,只要你爱上本大爷,本大爷就不骚扰你了!”

罗德里赫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不耐烦的推开他,他带着点无奈的拿下自己的眼镜,用命令的口吻冷淡的说道,“闭上眼睛,蠢货。”

基尔伯特不明所以的闭上了眼睛,等他感到嘴唇上柔软的碰触的时候,还是他给被吓了一跳,他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忘了神色淡漠的罗德里赫好一会,过了足足有十分钟,他才总算反应了过来,他用两只胳膊紧紧的将罗德里赫抱在了怀里,并且更加的热烈的回吻上了他的嘴唇。

基尔伯特常常回忆起自己对罗德里赫那些疯狂迷恋的日子,他想,也许自己从来都没有真正了解过罗德里赫想要的是什么,总是一厢情愿的将自己认为重要的东西送给他,又总是自以为是的认为他是真的喜欢自己,最后他不无悲哀的发现,罗德里赫对于他的感情,远没有自己对他的感情那么深刻。

他们的矛盾以异常激烈的姿态,出现在了罗德里赫订婚的晚宴上,基尔伯特甚至连他和谁订婚都没有被罗德里赫告知,直到安东尼奥懊恼的跟他抱怨了几句,他才知道那天是罗德里赫订婚的日子。基尔伯特觉得自己的脑袋像是被怒火燃烧了一样,他气势汹汹的找到罗德里赫,对他吼出自己的愤怒和不解。

罗德里赫至始至终都没有对他做出任何解释,依旧毫不动容的冷着个脸告诉他,如果他无法忍受的话,他可以选择离开他。

基尔伯特觉得自己一定是上辈子欠了这个冷血的家伙很多钱,要不然,自己怎么会心甘情愿的接受他的各种不平等的对待,他甚至不了解他是否曾经喜欢过自己,可是基尔伯特并没有选择放弃,好吧,虽然罗德里赫平时总是冰冷的对待自己,可也比对安东尼奥的态度要好的多了,他是个王子,以后必须要继承王位,他和公主的订婚也许并不是他真正想要的,他只不过是屈从了国王的要求罢了。

基尔伯特自我安慰了一番之后,又开始重新热情的围绕着罗德里赫旋转起来,直到有一天,他发现罗德里赫和弗朗西斯偷偷的接吻之后,他才终于弄明白了一件事。罗德里赫并不是不了解自己有多么的喜欢他,他也不是不知道,自己看见他和别人在一起会有多么的伤心,而是他根本不在乎,是的,他不在乎他,他不在乎他的感受,他不在乎他倾出所有的情感,他不在乎他因为他而撕心裂肺的疼痛。

基尔伯特煎熬了一个月没有睡觉之后总算想通了,有的人愿意为爱情付出一切,而有的人,却将爱情视为一种消遣和游戏,也许,罗德里赫是对他有一些好感,可他不会愿意为自己付出一点,他不爱自己,他不爱任何人,他在乎的永远都只有自己。

基尔伯特在参军的时候是抱着一种必须出人头地的心里去的,他想要罗德里赫看到自己,想要让他后悔,想要让他明白,自己并不只是个谁都可以鄙视的乡下贵族,他,基尔伯特,一定会让罗德里赫刮目相看!

基尔伯特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重新喜欢上一个跟罗德里赫性格完全相反的男人,或者说,女人,伊丽莎白.海德薇莉,是的,她聪明、漂亮、勇敢而又充满了热情,可她该死的居然是罗德里赫的未婚妻,这可真的让基尔伯特伤透了脑筋。

基尔伯特在和伊丽莎白回到W国之后,苦苦的思索了很长时间,也无法得知自己更喜欢谁、更在乎谁,没有人能够像罗德里赫那样,带给他如此刻骨铭心的痛苦,也没有人能够像伊丽莎白一样,带给他如此热烈疯狂的欢愉。

基尔伯特最终还是决定再和罗德里赫好好的谈谈,这场残酷的战争已经让他变得更为成熟和自信,他总算有点明白,罗德里赫为什么对于爱情总是不那么的                                                                                     投入,他是个王子,以后必然成为一国之君,而这让他注定不能被任何情感所左右。

基尔伯特望向神情平淡的罗德里赫,语气略显沉重的问道,“罗德,好久不见,我们的军队胜利了…….”

罗德里赫双眼直视基尔伯特,嘴角微微的翘了起来,“基尔,我听说你表现的非常的棒,我为你感到骄傲,我会让国王给你颁发勋章,以你的表现,即使获得上校的军衔也不为过!”

基尔伯特眼神复杂的望向欣喜的罗德里赫,这是他过去苦苦追求的效果,让罗德里赫对自己刮目相看,并且获得他的认可,可是现在,等到他真正获得了应得的荣誉之后,他觉得自己已经对他的赞赏感到无所谓了,“罗德,我其实一直想要问你,你对我到底是什么感情?你曾经喜欢过我吗?或者,你对我的示好就只是好奇和利用?”

罗德里赫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他感觉到了基尔伯特对自己态度的变化,那双过去总是痛苦的望着自己的双眼,现在则充满了责问和不屑,一丝隐隐的疼痛飞快的滑过他的胸口,然而,罗德里赫很快就恢复的镇定,是的,他喜欢基尔伯特,可他同样也喜欢伊丽莎白和弗朗西斯,对于他来说,感情永远也不可能比自己的利益更为重要。“基尔,我的母亲曾经拥有过一个情人,他英俊、聪明、体贴,我的母亲曾经疯狂的爱过他,为了他,她竭尽全力的运用自己的权利,让那个人一步步的爬上了首相的位置,然而,那个人并不是像他表现的那样爱着我的母亲,他的花言巧语都只不过是为了从母亲那里获得地位和金钱,当她得知他还有其他的情人的时候,她居然亲手用枪将她的情人给杀了,最后,连她自己也变得精神失常,抑郁至死!你觉得爱情真的值得她这么做吗?所谓的爱情又是什么呢?它即无法被人看见,又无法被人所证实,不,很抱歉基尔,我不相信这种飘渺而又不确定的东西,也许它只不过是美化了的性欲罢了,却被那些容易被情绪所左右的人们,装裱成令人敬佩渴求的东西。”                                                                                                                          

基尔伯特皱起眉头,不快的辩解道,“我知道爱情是什么,当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我就明白它有多么美好,为什么你总是这样鄙视它?它是那么的深刻,又是那么的真实,而你只不过因为害怕而选择了逃避。”

罗德里赫推了一下眼镜,语气恢复冷淡的说道,“我知道,基尔,我并不怀疑你对我的感情,我只不过怀疑我自己,我瞧不起我的母亲,当我看见她痴狂的样子的时候,我只能感到可笑和悲哀,同样,我也无法明白你对我那种过度的热情。我并不觉得爱情值得做出这样的牺牲,我也不想了解这种感情,我很开心能够和你相伴,接吻或者做爱,你是个不错的情人,可我不觉得失去你对我来说会有什么损失,我感受不到你那种热烈或者痛苦的情感,也许,等你像我这样冷静理智以后,你就会明白,为爱情而疯狂有多么可笑了。”

基尔伯特深吸了一口气,他神色痛苦的望向一脸风平云淡的罗德里赫,“那么你对伊莎呢?你会珍惜她,爱护她吗?”

罗德里赫不解的皱了皱眉头,不明白为什么基尔伯特会对他未来的王后感兴趣,“我当然会珍惜她,她是海德薇莉家族的人,为了我今后的王位,我会好好的爱护她的。”

基尔伯特捏紧了手指,他真的不想再和罗德里赫多说一句话了,这个冷血的混蛋已经伤透了他的心,他不想看见自己深爱的人也遭受同样的痛苦,也许,将伊丽莎白带离这个情感冷淡的家伙才是最好的选择。“罗德,伊莎她是个热情洋溢的女人,她和你在一起是不会幸福的,你根本不可能给她所需要的感情,我会带她离开你,只有我才能让她真正的快乐,和她在一起的这段日子,我终于明白我想要的是什么东西了,再见,亲爱的王子殿下!”

罗德里赫睁大了眼睛吃惊的看了基尔伯特好一会,怒火迅速被他的话句点燃了,他冰冷的面孔终于出现了裂痕,语调异常尖锐的大声说道,“伊莎是我的未婚妻!如果你敢带她离开我的话,我绝对不会原谅你!”

基尔伯特抿了一下嘴,不以为然的冷笑了一下,“不,王子殿下,她是一个人,不是你的附属品,她的幸福由她自己来决定!”说完,他猛地转身离开了宫殿。

弗朗西斯和路德维希坐上火车一起回到了W国的B城,这是一个异常美丽的城市,房子精致的像一座座小型城堡,外面到处都是花园和美景,鲜花像是被上帝祝福一样,开在了整个城市的各个角落。弗朗西斯隐隐约约的觉得自己来过这个地方,可是,他却不愿意再向更深一层回忆下去,他的人生已经和这里毫无瓜葛很久了,这些痛苦和肮脏的过去都是他想要被完全掩埋在记忆深处的东西。他想要快乐和幸福,这是他12岁以来第一次这么疯狂的渴求着这些,也是他12岁以来第一次和它们离的那么近。

弗朗西斯从花店里买了一些百合花,询问了当地人曾经的国王和王后都被葬在哪里,和路德一起来到了城堡旁的墓地里,皇室的墓地被守墓人精心的打理着,华丽的墓碑上放着两张俊美的照片,他们看起来都很年轻,弗朗西斯将百合花放到了墓碑的中间,出神的望向他父母的照片,一时间百感交集,想好的悼词也无法张口说出。

路德维希看向弗朗西斯母亲的照片,头发盘起来的王后看起来像极了弗朗西斯女装的样子,他开始觉得心脏隐隐作痛起来,他的爱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舛的命运?他看向依旧发愣的弗朗西斯,觉得心疼极了,为什么自己没有能在他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在他的身边?他想要保护他,想要将他抱得紧紧的,让这个世界再也不能伤害他一丝一毫。

弗朗西斯在听到身边的人小声抽泣后,终于回过了神,他转过身,无奈的望向身后金色短发的男人,带着点宠溺的说道,“你怎么又哭了?真是的…….男孩子哭起来不好看……..”

路德维希再也压抑不在胸口的疼痛,他猛地将弗朗西斯抱进怀里,将他的身体勒的紧紧的,“因为你看起来就是想哭的样子!所以我觉得很难过!什么都帮不了你!什么都改变不了!如果我早点遇到你的话…….”

弗朗西斯无奈的咧开嘴笑了起来,带着点戏谑的口吻安慰道,“好吧,好吧,我明白了,可是这样也很好,不用在我最狼狈的时候遇见你……我可不敢保证,那个时候的我,不会把你给清除了…….而且,我喜欢你保持这种美好的样子…….”

路德维希脸红了起来,他松开了弗朗西斯,双眼充满疑惑的望向了他,“我美好?明明是你最美好!你是我见过最漂亮,最温柔,最聪明的人…….”

弗朗西斯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胸口的闷痛和抑郁渐渐的被这份幸福给冲淡了,他对着墓碑鞠了个躬,就拉住路德维希的手,向墓地外面走去,声音飘渺的说道,“像我这样的人多的是,亲爱的小路德,可是,像你这样纯洁美好的人已经很少见到了…….总有一天,你也会长大,你会见到很多人,你也许就不会觉得我值得你付出这么多的爱了……..”

路德维希皱紧了眉头,他的身体绷的紧紧的,疼痛又一次在他的胸口翻滚起来,语气也变得焦急和不快了,“不要这么说,弗朗!我永远也不会这么认为!你值得我付出一切,哪怕是我的生命!”

弗朗西斯像是被他的话给吓了一跳,他的双眼写满了害怕和担忧,“上帝,别跟我说生命什么的!我只希望我们能够好好的、快乐的活着,你明白了吗?我的意思是,我已经25、6岁了,这么多年来,我都没能够像今天这么开心过,和你在一起,让我重新燃起了对生活的期待和渴望,所以,不管发生了什么,你都要活着陪着我,好吗,算我求你了!”

路德维希胸口的痛苦瞬间消失了,一种快要溢出来的狂喜充斥在其中,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的总是对爱情不屑一顾的爱人,居然对他说出这样的情话?他居然恳求着自己陪伴他?他觉得那一瞬间,就像是置身于天堂一样!不!他已经在天堂里了!他的嘴唇哆嗦着,“我我我我…….我会一直陪伴你!就算是上帝也不能把我从你的身边带走!”

弗朗西斯脸色总算恢复了正常,一种真诚的、发自内心的笑容绽放在了他的脸孔上,好吧,他不是离快乐和幸福很近,而是他已经完全拥抱了它们,只要他们离开这个大陆,逃开罗德里赫的追捕,他就可以将这种感觉永远的抓在手里了。“噢,我可爱的小路德,我们先去UK王国吧,不过,万一哥哥我要是又爱上其他人,你该怎么办才好呢?”

路德维希闪亮发光的双眼,因为他最后的一句话,一下子又黯淡了下来,好吧,这才是他熟悉的弗朗西斯,永远都不会忘了‘其他人’,他抿起了嘴,装作不开心的冷着脸说道,“那很好,我觉得我也不会缺少爱慕的人的,也许我可以找到比你更多的情人!”

弗朗西斯睁大了眼睛,故意戏谑的吹了一下口哨,“哇哦!这还是那个信仰上帝和骑士守则的小路德吗?是谁教坏了你,亲爱的?”

路德维希得意的笑了一下,“很抱歉,弗朗西斯,是你这个下流的混蛋把他给教坏了!他现在知道什么对自己来说更有用,他长得很英俊,他现在可不怕你了!”

弗朗西斯挑起了眉毛望向他,语气里还带着点戏谑,“噢?!真的吗?你对自己这么有信心?”

路德维希突然转过身将弗朗西斯压在了墙上,他的头发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打理好,发丝随着他的低头散落了下来,两只淡蓝色的眼睛拥有不同于平时的冰冷,羞涩而又可爱的小男孩,迅速将他战场上学到的杀气给释放了出来,他那本来就板正的面容变得更加冷峻,低沉的声音带着一种不容反抗的命令口吻说道,“弗朗西斯,我是认真的,我对你的感情已经是我的一切,永远都不要尝试挑战我的底线,如果你背叛我的话,我一定会疯掉,也许我会把你整个人都毁掉,相信我,我能做到的比你能够想象的要多的多!”

弗朗西斯觉得自己的脖子,被路德的气息给弄得痒痒的,可他却不敢发出一点笑声,冷汗开始慢慢的从他的后背滑到尾椎,他熟悉路德维希那些羞涩、可爱的面容,却对这种充满胁迫力的另一张嗜血面孔,毫无察觉!弗朗西斯的声音,在路德维希军人的气势下,变得弱小颤抖起来,“我明白了,路德,我不会背叛你的,我爱你…….”

路德维希的紧绷的脸孔松垮了下来,他搂住弗朗西斯的腰,亲吻了他的嘴唇一下,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弗朗……以后别再开这种玩笑了好吗…….你得明白…….我对你的感情……..有时候连我自己都控制不了…….”

弗朗西斯飞快的点了点头,一丝不安的感觉闪过他的胸口,可他选择忽略掉这份怀疑,算了,有什么不对呢?感情本来就应该是忠贞的、独一无二的,他并没有准备做出伤害爱人的事情,他一点都不想要让他受到伤害,他只不过一直在逗他玩罢了,“路德,放轻松点,这只不过是个玩笑,我曾经有过那么多的情人,却没有一个人能让我像现在这样快乐过,你是特别的,我还和你结婚了,你明白我的感情吗?我可以和你说很多情话,或者对上帝发誓之类的,可我不想这么做,我不想骗你,我只想告诉你我最真实的感觉。”

路德维希又一次被幸福给淹没了,他总算等到了自己想要的承诺,(虽然算不上什么正规的承诺),“嗯!我会让你一直快乐的,如果你答应我这仅限于玩笑的话,我可以忍受你这些话,我可以和你做爱,你喜欢做多少就做多少,我可以每天都想办法逗你开心,也许我应该去学学怎么讲笑话?”

弗朗西斯感觉到自己熟悉的路德维希又回来了,终于松了口气,不屑的拍了一下他的脑袋,“得了吧!你这种毫无幽默感的家伙,别把人给逗哭了!而且,你本身就是一个笑话,完全不需要再讲笑话了!”

路德维希不开心的捂住了脑袋,“我怎么就是一个笑话了?!”

评论
热度(1)

© 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