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无处可逃21【主独法,副法奥、普奥洪】

弗朗西斯在看到亚瑟和阿尔弗雷德两个人后,立马欢快的放下了行李,笑容满面的跑到了他们的身边,并对他们热情的行了贴面礼,“噢,亲爱的小亚瑟,小阿尔,好久不见,哥哥我都有点想你们了,非常感谢你们对我们慷慨的帮助,哥哥我今后一定会好好的报答你们的!”

阿尔弗雷德搂住弗朗西斯的肩膀,大笑着对他说道,“弗朗西斯哥哥你一点都没有变,还是那么热情!不过,亚瑟现在是我的老婆啦,不要对他动手动脚!”

路德维希叹了口气拍了拍阿尔弗雷德的肩膀说道,“也请你不要对我的老婆动手动脚好吗?”

阿尔弗雷德满脸黑线的松开了弗朗西斯的肩膀,尴尬的对路德维希笑了笑,“sorry!HERO我绝对没有占你老婆便宜的想法!”

亚瑟和弗朗西斯同时嘴角抽搐的对着他们翻了一个白眼。

弗朗西斯突然转过身从后面紧紧的抱住了路德维希的身体,并把自己的脸贴在了他的肩膀上,语气略微低沉幽怨的说道,“路德你是我的!”

所有人都满脸黑线的对着他翻了个白眼,亚瑟不开心的张开了嘴,“呐,我说,你既然决定违反我们的婚约的话,是不是也该把项链还给我了?”

弗朗西斯尴尬的撇了撇嘴,满脸笑容的一把搂住亚瑟的肩膀说道,“项链什么的就不用还了吧!而且,你说它是你的,我又没有什么印象,万一你欺骗我的话,我也不知道呢!”

亚瑟满脸青筋的猛地拽了弗朗西斯头发一下,愤怒的对他吼道,“你这个厚脸皮的混蛋!这么多年没见,居然比以前还要让人讨厌!可恶的家伙,你给我等着!”

路德维希和阿尔弗雷德实在受不了他们两的吵吵闹闹,分别伸出手将自己的老婆抱回了怀里,将他们从撕扯中拉了开来。

弗朗西斯和路德维希很快就被亚瑟他们安置在了城堡的客房里,弗朗西斯一走进房间,就把路德维希压在了床上,激烈的吻上了他的嘴唇,两只手飞快的将他的衣服脱了下来。

路德维希略微吃惊的看着迫不及待想要SEX的弗朗西斯,脸色微红的望向他说道,“你怎么那么饥渴?这几天我们不是一直都在做吗?”

弗朗西斯觉得心脏疯狂的跳动起来,他的心口剧烈的疼痛着,他的胸口仿佛被巨大的石头压着一样,让他觉得喘不过气,没有比这个时刻更让他憎恨罗伯特了,他是那么那么的恨他,他已经死了那么多年了,他还是不得不活在他的阴影之中。他觉得眼睛疼的不像话,他想要大哭一场,想要大声吼出来,想要逃离这一切不公的命运,想要挣脱这个令他无比痛恨束缚,可他只能勉强的咧开嘴,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路德,我想要你,我真的真的想要你,求你了……”

路德维希担心的看向,情绪突然悲伤起来的弗朗西斯,他想,也许,弗朗西斯是因为看见了亲身父母的坟墓,才会这么的不安,他已经没有任何亲人了,没有人会在乎他,没有人会关心他,他只剩下了他,他只能依靠他了。


想到这里,路德维希猛的转过身,将弗朗西斯压在了身下,一双漂亮的蓝眼睛坚定的望着他说道,“我在这里,弗朗,我在你的身边,你不要担心,不要害怕,你放心,只要你需要,我会一直站在你的身后,你没有父母,我会像你的父母一样疼爱你,你没有兄弟姐妹,我会想你的兄弟一样关心你,我就是你的亲人,情人,朋友,我可以做你一切。”

弗朗西斯觉得自己的胸口痛的快要爆炸了,他残留的泪腺终于突破了极限,分泌出了少许的液体,一滴细微的泪水从他的眼角里滑了下来,他紧紧的抓住床单,神情不知道是开心和痛苦的说道,“不要这样,不要对我这么好,我不值得,我不值得你付出这些,Fuck me ,Fuck me harder! Please!!”

路德维希激烈的吻上了他的嘴唇,用手指KUOZHANG了一下他的HOU XUE之后,就将YIN JING用力挺了进去。

弗朗西斯等到路德维希睡着之后,把他的胳膊扳到一边,身体缓缓的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点燃一根烟猛抽了一口,一只手仔仔细细的将路德维希的脸孔抚摸了一遍,声音略微颤抖着轻声说道,“你就是个傻瓜,实足的傻瓜,为什么你要闯入我的生活里?为什么你要让我这么痛苦?我已经痛的快要死了,你知道吗?为什么要让我爱上你……..”

弗朗西斯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将他蓝色的礼服穿戴整齐,就提着他的箱子走出了房间。


坐在客厅的亚瑟抬起头,冷着脸看着他走下了楼梯,语气带着点鄙夷的说道,“你准备就这样一走了之了?你会毁了他的!他是那么的爱你!”

弗朗西斯略微吃惊的望向,坐在楼下等着他的亚瑟,故意咧开了嘴,装出一副笑容说道,“王子殿下你言重了,谁都会经历那么一场惊心动魄、视死如归的爱情,可是,当他们冷静下来之后,这一切都会结束的。”

亚瑟斜着眼睛瞥向了弗朗西斯,“我不这么认为,很显然,路德维希并不属于你说的那些人,你会后悔的弗朗西斯,你会为了你今天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弗朗西斯胸口紧绷着剧痛起来,仿佛只要轻轻的碰触一下,就会突然裂开一样,他虚伪的笑容再也无法维持下去,他虚脱而又痛苦的望向了亚瑟,声音微微颤抖的说道,“是的,我肯定会后悔,因为我再也不会这样疯狂的爱着另外一个人,我撕毁了自己所有快乐的源泉,你觉得满意了?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在受伤,亚瑟,可我们不能选择自己的命运,如果你还当我是朋友的话,请你帮我照顾好他,再见。”

亚瑟猛地拉住他的胳膊,将他搂在了怀里,神色充满担心的对他说道,“照顾好自己,弗朗西斯,不要再忘了我.......再见。”

路德维希第二天醒来之后,略微吃惊的发现弗朗西斯已经不在他的身边了,他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这个懒到极点的家伙,居然能比他更早的从床上爬起来,更何况,他们昨天几乎折腾了一整夜?

路德维希迅速从床上爬起来并把衣服穿戴整齐,他飞快的跑下了楼梯,开始四处寻找起弗朗西斯的身影,内心开始对他这个不靠谱的伴侣又一次吐槽起来,明明他自己是个那么古板、固执、喜欢遵守规律的人,为什么会偏偏爱上这么一个,做事完全没有规则、行为毫无章法、完全无法预测行为的人?

就在路德维希满脸青筋,内心暗暗发誓一定要逮住弗朗西斯,好好教训他一顿的时候,亚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路德维希立马上前焦急的问他,“请问,你看见弗朗西斯了吗?”

亚瑟耸了耸肩,神情冷漠的看向他说道,“他离开了。”

路德维希依旧有点不太明白的问道,“他离开了?他没有跟你说他去哪了吗?”

“没有,他只跟我说,他要离开你,很抱歉,贝什米特先生,他抛弃你了。”

路德维希睁大了眼睛怔怔的看了亚瑟好一会,他的整个身体因为他这句话而僵住了,一动也不能动,一种强烈的让他快要疯掉的感觉,在他的身体中四处肆虐的冲撞起来,他张了张嘴巴,所有想要否定或者发泄的话,都没能够被他说出来,最后,他好不容易才挤出了一句话,“他在哪?”

亚瑟有点不耐烦的转过身,准备离开这个看起来快要奔溃的孩子,“我不知道!也许你应该找到他之后,可以好好的问一问?”

路德维希突然就觉得浑身像是被扔进了火堆里一样,每个细胞都滋滋作响起来,他猛地将亚瑟推到了墙上,并拿着枪抵在了他的额头上,他的语气像是被冰山冷冻住一样冰冷的说道,“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他在哪?!”

亚瑟脸色阴沉的瞪向路德维希,语气尽量平和的对他说道,“你杀了我,你就死定了,就再也见不到弗朗西斯了!有胆子,你就给我动手吧!”

路德维希将手里的枪捏的更紧了,他明白自己根本威胁不了这个金发的小个子,他那双绿色的眼睛比他想象的要坚定和恐怖的多,路德维希觉得身体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他再也支撑不住,一下子跌跪在了地板上,他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的大滴大滴的落了下来,声音更是破碎到无法成句的说道,“求你了……求你了……求你了…….告诉我…….他在哪………我不能…….我不能没有他…….求你了”

阿尔弗雷德一走进城堡,看见的就是这个画面,他充满同情的将路德维希扶起坐到了沙发上,双眼带着点责怪的望向了依旧面无表情的亚瑟,“亚蒂,你就告诉他嘛!他太可怜了!你不告诉他,他会疯掉的!”

亚瑟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他又没有告诉他要去哪!你们一个个都找我干什么?!不过,最近W国罗德里赫的情势似乎不太好,他很有可能又收到了,那个阴郁怪胎的召唤,又去那个没品位的宫殿啦!”

路德维希听见他的话,迅速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擦了擦眼泪,拎着行李箱就向城堡外走去,阿尔弗雷德满脸黑线的拉住了他的胳膊,长大嘴巴吃惊的对他吼道,“等一下!你给我先冷静一下!你应该先吃点东西,你看你连站都站不稳了,不要突然晕倒在路上!还有,你见到弗朗西斯以后准备怎么做?万一他就是要离开你,不想见你怎么办?”

路德维希毫不留情的、猛地将阿尔弗雷德的胳膊甩开,两只蓝眼睛坚定的望向他说,“不会的!他不会离开我!他一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他在我的身边是那么的快乐!你根本不明白,他在宫廷里有多么的痛苦!我不管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也一定会把他带出来!”

弗朗西斯跟着罗德里赫走进久违了的议会大厅,他站在罗德的身旁扫了一眼面前这群人后,低下头小声的询问罗德里赫,“这里的人似乎变了很多?”

罗德里赫微微的将头侧过去靠近他说,“是的,你不在这里,我根本没有办法和伍德他们抗衡。”

基尔伯特眯起眼睛看向过于亲密的弗朗西斯和罗德里赫,一股无名之火在他的胸口慢慢的燃烧了起来,他故意用力咳嗽了两下,双眼带着点挑衅的瞪向了弗朗西斯说道,“国王陛下,我觉得您将弗朗西斯这个流放犯人重新招回并不太合适,他犯了错误,更何况,他为了逃避责罚,还选择了逃逸,您让这样的重犯重新回到内阁,简直人觉得鄙夷所思!”

罗德里赫冷着脸瞪向他的初恋情人、现在的情敌基尔伯特,语气不佳的说道,“那场审判本来就存在不公正的地方,我觉得我们可以再次协商对他的惩罚,现在西方并没有战争,让他去哪里根本就是浪费了他的才能。至从内阁重组之后,议员们的几次提案都在民间引起了不太好的反应,你别忘了前几次的大规模游行,人民喜欢弗朗西斯,他们几次三番的要求召唤他回来,我们不能冒着国/家革/命的危险,将弗朗西斯送出宫廷。”

伍德冷眼扫了一下对峙宫廷的基尔伯特和罗德里赫,他对这个内阁根本没什么太大的兴趣,他只相信军事权利,这种小儿玩耍的把戏对他来说根本没有意义,“国王陛下,我军刚刚发现了伊万和F国总/统秘密协议的密函,他们已经形成了新的反W国的联盟,并且,我听说,F国正在想尽办法联合我们的盟友UK王国,我觉得,我们应该乘着现在他们的联盟还不太牢靠,举兵北上,让伊万尝尝我们的厉害,让他后悔和一个总是失败的国家结盟!”

罗德里赫皱紧了眉头,深吸了一口气,这个伍德简直就像是跟自己扛上了一样,没有一天忘记举兵北上的提案,“不,海德薇莉将军阁下,我们不能这么做,我们刚刚和他们签订了和平协议,这个时候,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就先出兵的话,就是我们的错误了!”

基尔伯特将双眼从弗朗西斯身上转向了罗德里赫,“国王陛下,您错了,根据我带兵多年的经验,一场战争的胜利,最重要的就是出其不意,现在F国和北方国/家偷偷结盟,很显然,他们对我们不具好心,想想我们的地理位置吧,一旦F国和UK王国也联合起来的话,我们再出手就迟了!”

弗朗西斯对着看向伍德和基尔伯特绽开了笑容,声音抑扬顿挫的说道,“阁下们说的都非常的有道理,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国/家对我们形成包围,我们确实应该主动出击,让他们瞧瞧,W国的军/事/帝/国不是谁都能小看的!国王陛下,我代表议会请求您答应我们出兵的提议!”

罗德里赫神色惊讶和气恼的瞪了弗朗西斯一眼,声音充满恼火的说道,“既然议会已经决定了出兵的话,我没什么可说的了,散会!”

宫殿大厅
罗德里赫气愤的飞快的用双手弹奏着命运交响曲,他咬牙切齿的瞪向弗朗西斯说道,“我让你回来,是让你来帮助我对抗伍德.海德薇莉,你到好,反而帮助他们对付起我来了?!你最好有一个更好的计划,否则的话……”

弗朗西斯嘴角轻轻的向上提了一下,一个悠然自得的笑容展现在他的脸上,他双手抱在胸口,胸有成竹的望着他的国王说道,“罗德陛下,您怎么知道,基尔伯特一定能够赢得战争呢?F国和北方王/国的联合可不是闹着玩的,更何况,UK王国和F国也已经签订了联合协议。”

罗德里赫半信半疑的望向弗朗西斯,“你是怎么知道他们……..”

“陛下,我这几天可是一直都呆在西方,对于这两个国/家的交往我可是最清楚不过了,只要基尔伯特和伍德一出兵北方,西方必然会爆发战争,到时候,整个欧/洲都会被牵连进来都说不定,更重要的是,我听说伍德手下的几个贵族对他早已经相当不满了,我和他们最近都有偷偷的交流过,他们都愿意对国王陛下效忠,而不是服从那个总是想着战争的战争狂!”

罗德里赫终于停下了手里的弹奏,他擦了擦头上的汗水,优雅的从钢琴站起来,并走到了弗朗西斯的身旁,脸色难看的看着他说道,“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是一场事关生死的赌博,要么赢,要么死,你一定要把握好每一个步骤,还有,尽量不要让我的国/家损失太多!”

弗朗西斯故作轻松的耸了耸肩,“胜利女神会知道,谁更适合做真正的王者的。”

罗德里赫转过身猛地吻上了弗朗西斯的嘴唇,一只不安分的向他的下身摸去,然而,另他觉得难堪的是,弗朗西斯并没有YING起来,罗德里赫皱紧了眉头不快的望向他的情人,“你在想什么?居然会YING不起来?”

弗朗西斯觉得胸口一阵剧烈绞痛起来,他的脑海里迅速闪过了那张可爱、羞涩的脸孔,他深吸了一口气,试图掩饰下自己的痛苦,“我可能太累了,或者太紧张了,罗德,我可以叫别的人来帮你…….”

罗德里赫不开心的松开了弗朗西斯的怀抱,脸色冷淡的望着他说道,“你是因为他?路德维希?你喜欢他,对不对?不!你爱他?!”

弗朗西斯睁大了眼睛望向神情不快的罗德里赫半天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他甚至连自我欺骗都做不到,又怎么能做到对罗德里赫继续隐瞒下去。“也许……罗德…….我…….”

罗德里赫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怒火离开了弗朗西斯的身边,声音冰冷的对他说道,“我不在乎你喜欢的是谁,弗朗,不过,你得记住你的誓言,永远,也不要背叛我!”

弗朗西斯神情惆怅的望着他的国王离开大厅,一只手无力的撑在了钢琴架上,“我怎么会呢,亲爱的罗德,我为了你可是放弃了一切……..”
        弗朗西斯疲惫的一个人走回到自己早已经荒凉的宫殿里,仆人们都已经离开了,只剩下一个老管家还在打点着这个冷冷清清的宫殿,皮埃尔、妓女、孤儿院的孩子还有费里西安诺,他们都已经不在了,他所在乎的人最后只剩下了两个,而他,却又不得不在这两个人中做出选择。

弗朗西斯吩咐年迈的老管家去休息了,他将煮好的红茶倒在了杯子中,加入点牛奶、奶油和糖果,并且搅拌了一下,就小口小口的喝了起来,一种钻骨的疼痛随着回忆开始在他的身体里蔓延开来。他最亲爱的皮埃尔,那个总是无怨无悔的陪在他身边,他最喜欢的几个女孩们,总是肆无忌惮的陪着他一起在胡闹,还有可爱的让他心痛的费里西安诺,以及让他爱的浑身疼痛的路德维希,所有人都离开了他的身边。

就在弗朗西斯痛苦的大口喘气的时候,他的门突然被推了开来,一个他无比熟悉的身影走进了他的宫殿,路德维希睁大了眼睛望向弗朗西斯,过了好半天,他才终于木讷的、一板一眼的说道,“弗朗,我们是夫妻,夫妻意味着不离不弃,永远陪伴,你明白吗?你这样什么都不跟我说,就突然离开,已经违背了我们的誓言…….”路德维希突然闭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再也忍不住的上前紧紧的抱住了弗朗西斯,声音略微发颤的继续说道,“你这个混蛋!你想要让我活活吓死吗?还是想让我因为你而痛苦的死掉?!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待我?!你怎么可以?你连一句话都没有跟我说!至少,你得跟我解释一下,我做错了什么对吧?!你这个该死的……我该死的……该死的…….你以为你能逃得离我吗?!不!你逃不掉!我会跟着你一辈子!!你别想撇开我!!已经太迟了!就算你到地狱,我都会想办法跟着你过去!!”

弗朗西斯又惊又喜的大口喘了几下气,语气带着点撒娇的意味的说道,“路德~我没有想要逃离你……可我不能这么自私,这里太危险了,还有,我不想让你在你哥哥和我之间做出选择……我不知道,也许,我明天就可能被暗杀致死也说不定……我不能拖你下水,你是那么年轻,还那么的美好!”

“住嘴!你给我住嘴!”路德维希突然怒火爆发的吼道,“你难道到现在的还不了解吗?!我离开你,根本就不可能幸福!想想我为了你放弃了什么!想想我为你做的一切吧!你觉得,我还能再爱上别人吗?你觉得,我的生命里,除了你,还有更加重要的东西吗?不!没有!再也不会有!你如果想让我死亡的话,请你将你的剑刺向我的胸口,那样我还不会这么痛苦,像你这样毫无预兆的离开我,才是对我最可怕、最痛苦的死刑!”

弗朗西斯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难过的,捧住路德维希开始落泪的脸孔,语气充满担忧的对他说道,“你不明白现在的形势,万一我和基尔伯特成为死敌,你会被夹在我们之间,会很痛苦,更有可能的是,我们都可能会利用你来威胁对方,这里对你来说将会是个可怕的地狱!”

路德维希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双眼委屈的望向弗朗西斯,带着点哽咽的语气说道,“不!你不能这么对我!你不会这么对我的,是不是?”

弗朗西斯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我会尽量避免和基尔伯特敌对的,亲爱的路德,可是……这里是宫廷,每个人都有可能转脸就变成我的死敌…….”

路德维希重新搂住弗朗西斯的腰,将头埋在了他的肩膀上,用力闻了一下他身上的味道,“那我们离开这里,我们还是去UK王/国,我喜欢那里的人,除了亚瑟,他们对我都很友善,求你了,你也喜欢那里,讨厌这里对不对?”

“路德,罗德他需要我,我没有办法,我必须得呆在他的身边陪伴他…….”

“又是因为他?上帝!你到底要听他使唤到什么时候?就因为他救了你一次,你就得无条件的当他的仆从吗?对他说不,弗朗!你不能为了他继续牺牲下去了!你已经痛苦了那么久,我不能再看你继续痛苦下去!”

弗朗西斯推开了路德,皱起眉头摇了摇头,脸色充满内疚和遗憾的看向了他,“不,路德,我不能对他说不,我对他发过誓,我会一辈子陪在他的身边,帮助他,我不能背叛他!况且,如果当初他没有对罗伯特出手的话,我说不定还是那个老变态的玩物,根本没办法和你在一起!你不知道他为了我牺牲了多少,是我引诱了他,是我故意诱导他对罗伯特的仇恨,我甚至故意破坏了他和基尔伯特的恋情,我害得他背负上了弑父的罪孽,我害得他差点被族人杀害,我害得他不得不屈从于海德薇莉家族,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能让他再继续痛苦下去!”

路德维希紧紧的抓住情绪激动的弗朗西斯的双手,“这不是你的错!这不是!!这不是!!好吧,如果你必须得帮助他的话,我可以陪着你,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你和海德薇莉家族继续斗争也好,帮助罗德里赫度过危机也好,只要你不伤害基尔伯特,我愿意帮助你!”

弗朗西斯情不自禁的吻上了路德维希漂亮的嘴唇,一遍又一遍,最后,他们激烈的将舌头缠绕在了一起,弗朗西斯带着点喘息和呻吟声说道,“感谢上帝,感谢玛利亚,我从来都不信神,直到遇见你,我的路德,我最爱的宝贝,你是我这一生上帝赐给我的最棒的礼物!”

路德维希飞快的将弗朗西斯的裤子拔了下来,稍微润滑一下,就CHA进了HOU XUE,一边喘着气,一边说道,“你才是…..我最棒的礼物…….我爱你,弗朗,再也不许你这样一声不吭的离开我了……明白了吗,混蛋?!”

“啊啊……明白了…….啊啊……”弗朗西斯一边大声呻吟着,一边说道。

评论
热度(4)

© 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