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无处可逃22【主独法、副法奥、普奥洪】

基尔伯特在看见弗朗西斯后面跟着的人是谁的时候,整个脸孔都拧在了一起,他抿了一下嘴唇走到了路德维希的身旁,举起手用力拍了他的后背一下,“路德,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应该在西区的营地吗?”

路德维希略微向弗朗西斯的身后缩了缩,说实在的,他是真的害怕他的这个哥哥,如果被他知道自己不禁违背了骑士守则和上帝,还当了逃军的话,他一定会被他给活活给打死的。路德维希觉得自己又开始口舌不利索了,“基尔……我……我我我…..我不想当兵了…….”

基尔伯特眯起眼睛狐疑的看了弗朗西斯一眼,神色不快的瞪向他说道,“你搞什么鬼弗朗?我让你帮助路德在宫廷里站住脚,瞧你对他做了什么好事,不是让他被抓起来,差点被判死刑,就是让他被发配军营!现在,你居然还带着他当逃兵,你也太对得起我了吧?”

弗朗西斯对着基尔伯特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得了吧,要不是我三番两次的出面救助他,皇后陛下早就把你这个“蠢到天才都会被吓哭的弟弟”给判决死刑了!还说我连累他,明明是他一直在连累我好吧!”

基尔伯特不耐烦的掏了掏耳朵,他对这个情敌可以记恨的事情可不算少,坑他几次也只能算是扯平了而已,“行了,路德,跟我来一下,我有些事情要跟你单独商量。”

路德维希害怕的咽了一下口水,忐忑不安的跟着基尔伯特来到花园里的一个角落,“基尔,你有什么事吗?”

基尔伯特深吸了一口气,神色担忧的望向路德维希,“你到底在干什么?军营也不去,公主也没有找到,整天跟着那个不学无术的弗朗西斯身后,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路德维希捏紧了手指,神情更加紧张不安的望向了基尔伯特,“哥哥…..我我我……我和弗朗……我……”

基尔伯特实在是被他的吞吞吐吐给逼的不耐烦了,“上帝啊,你能不能快点说完!”

“我喜欢弗朗西斯!”路德维希再也按捺不住的说了出来。

基尔伯特睁大了眼睛瞪向路德维希,足足愣了好长的时间才缓了过来,“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基尔,”路德维希匆忙的为自己解释起来,“他看起来是有一点不靠谱……”

“有一点?!”基尔伯特立马夸张的尖叫了起来。

“可他真的非常非常的温柔善良,对我一直都非常的体贴,帮我度过了一个有一个的难关,虽然有时候,他对我忽冷忽热的,让我无法了解他真正的心意,可我知道,他是真心的喜欢我,而我也非常非常非常的爱他。”路德维希终于鼓起了勇气,抬起头直视着基尔伯特的双眼,语气异常坚定的说道。

“啪!”一个响亮的巴掌传遍了整个花园,基尔伯特猛地纠起捂住脸孔的路德维希,语气充满愤怒和焦虑的吼道,“你TMD爱上谁不好,你爱上他?你疯了吗?你受什么刺激了吗?他那种人是你能惹得起的吗?你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吗?你知道他和多少个男男女女上过床吗?你知道他和国王陛下什么关系吗?明天你就给我立刻离开这里,滚到西区去!你要是再跟他纠缠不清的话,我一定会把你关进监狱里。”

路德维希紧紧的咬住了嘴唇,双眼饱含委屈的看了基尔伯特好一会,胸口因为气恼和不甘而大幅度起伏着,贝什米特家族所特有的固执又一次在他的身上显现出来,“不,哥哥,我不会去西区,我不会去任何地方,我不会离开弗朗西斯,就算是你也不能改变我的决定!”

基尔伯特猛地举起拳头想要痛揍这个,顽宁不化的、脑袋如同花岗岩一般坚硬的弟弟,然而,他却在最后一刻放下了右手。直到现在,他才开始觉得,贝什米特这个姓氏,简直就是一个令人恐惧的诅咒,他们家族的这种固执和不肯认输的性格,简直让他们自己都要抓狂,“他不值得,路德,谁都可以,只有他不行,你一定会受伤的,他不会爱你,他只爱罗德里赫和他自己,任何人都无法替代他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路德维希听见基尔伯特这句话之后,心脏一下子紧缩到了一起,疼痛又一次迅猛的袭击了他,他想起弗朗西斯离开那一刻自己的奔溃,他是那么的恐慌和害怕,他又是那么的无助和疯狂。现在,连他自己都不敢想象,如果弗朗西斯真的抛弃他的话,他会怎么样?路德维希苦笑了一下,神情悲伤的望向基尔伯特,“我知道,基尔,我知道……可是……已经太迟了,我根本没办法……对不起。”说完,路德维希转过身向弗朗西斯的宫殿走去。

路德维希强忍下胸口快要爆炸的不安感,逃似的跑进了弗朗西斯那个华丽而又空荡的宫殿,他飞快的打开弗朗西斯房间的大门,却发现他并不在那里。路德维希深吸了一口气,强作冷静的询问老管家弗朗西斯在哪里,却被告知,他已经去了宫殿。

路德维希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咯噔一下坠入了万劫不复的地狱,被最炙热的烈焰燃烧着,他捂住快要喘不过气的胸口,骑上马向宫殿跑去。

是的,他已经答应了弗朗西斯,他会做他身后一个安静的老公,或者情人,他会允许他和罗德里赫,继续进行这份让他浑身疼痛的关系。

可是,当这一刻真的来临的时候,路德维希还是觉得自己像是被巨石给砸了一样,每一片骨头都碎成了粉末似的疼痛。

路德维希从马上跳了下来,神色痛苦的跑进了王宫,侍卫队的人忌惮他是基尔伯特的弟弟,并没有为难他,让他进入了大厅,路德维希来到了罗德里赫房间的门口,痛苦而又焦虑的望向了里面。

一个侍女看见他这幅魂不守舍的模样,好心的对他说道,“路德维希,你怎么在这里?你在等弗朗西斯大人吗?别等他了,他估计得明天才能回去,你先回宫殿里睡觉吧。”

路德维希在听见她的话之后,双腿突然像是失去了力量一样,一下子蹲在了地上。这就是真实,这就是现实,他的爱人,他的老公,他最爱最在乎的人,他可以为了爱他而抛弃生命的人,现在,正在另一个男人的床上,抚摸着另一个对他来说更为重要的人。

弗朗西斯到底有多爱罗德里赫?他能够留给自己的爱到底还剩多少?

他为了罗德里赫可以牺牲一切!

自己为了他牺牲了一切,可他为了自己,可以牺牲什么?

路德维希紧紧的抓住身旁的柱子,柱子的表面因为他的过度用力,被刻下了几道不浅的划痕,上帝啊,为什么爱一个人可以这么痛苦?为什么他要爱上这么一个人?为什么他必须要忍受这些?

弗朗西斯从罗德里赫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微微的发白了,他疲惫不堪的整理了一下头发,想要尽快回到路德维希的身边,然而,另他没有想到的是,路德维希早就已经坐在了宫殿的大厅里。

弗朗西斯惊讶的看向了颓废不堪的路德维希,心疼和不安立马涌现了出来,他慢慢的走向,已经睁开了眼睛,眼神里写满责问和痛苦的路德维希的身旁,充满内疚的蹲了下来,他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抚摸上路德维希的脸颊,用极其轻柔的声音对他说道,“路德,对不起。”

路德维希突然猛地将弗朗西斯抱在了怀里,用尽全身的力气将他禁锢在自己的胸口,弗朗西斯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被勒的快要断了。


路德维希闭上眼睛,强压下想要撕碎一切的欲望,将自己的头深深的埋在弗朗西斯的胸口,“不要!不要说对不起!一切都是我自愿的!我……只要你不离开我……我爱你,我爱你,所以,求你了,不要对我说对不起!”

弗朗西斯觉得自己真的快要哭了,虽然他没有流下一滴眼泪,如果时间可以倒回的话,他一定不会选择和路德维希在一起,他一定会尽自己所能的躲着他,离他远远的,让他永远也不会爱上自己,永远也不用像现在这样痛苦。“我爱你,路德,我爱你…..”

弗朗西斯并不意外基尔伯特出现在他的办公室,他从角落里拿出一个杯子,给基尔伯特倒了一杯红酒,“亲爱的基尔,尝尝这个,东尼刚送给我的,30年的木桶酿造,非常的美味。”

基尔伯特心不在焉的喝了一口弗朗西斯递给他的红酒,他舔了舔嘴唇,略微不快的瞪着他说道,“放开路德,弗朗,让他离开你,你知道你们根本不适合,你会害死他!看在上帝的份上!”

弗朗西斯优雅的将手里的红酒转了几圈,并慢慢的小口小口的品尝起来,“基尔,这件事情不是我能够决定的,你得明白,我们非常的相爱,路德他对我过于迷恋,你知道的,我本来是想离开他的,可我最终还是心软,没办法忍心看见他难过,我爱他,你根本无法想象......”

基尔伯特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语气更加烦躁并充满讽刺的说道,“我可以想象!我知道那些爱上你的人,最后的下场是什么!贝蒂,那个爱着你的单纯的女孩,被你害得再也不愿意和任何男人接触!罗德里赫,为了你杀了他的父亲,差点被他的叔叔清除,被迫成为海德薇莉家族的傀儡!还有那些妓院里被你诱骗成为妓女的人,宫廷里成为你眼线的人,上到国王,下到侍女,任何一个拥有利用价值的人,都是你爱的人,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看见一个爱上你的人有好下场的,你拿什么来说服我,你会爱上路德?你拿什么来跟我保证,你不会背叛他,不会伤害他?不,弗朗西斯,我对上帝发誓,如果你不放过路德的话,我也不会再保护罗德里赫!你知道他现在的处境有多么危险,对吧?”

弗朗西斯将手里的杯子轻轻的放到了桌子上,“基尔,你说的对,我是一个混蛋,垃圾,我和任何拥有利用价值的人上床,可是路德?他对我来说有什么价值呢?难道我会利用他来伤害你吗?”

基尔伯特猛地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他焦躁不安的来回走了几趟,语气更加不耐烦的大声说道,“弗朗西斯,那个孩子对你太过迷恋了,你还不明白吗?这太危险了,你该死的是在玩火,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他发现你根本就是在戏弄他的话,他会做出什么反应,你会害死他,你会害死你自己!”

弗朗西斯同样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走到门前,皱紧眉头打开大门,“你还是不明白基尔,我对他是认真的,这不是戏弄,更不是利用,我们是真的相爱了,为什么你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了,我还有其他事情需要处理,可以请你出去吗?”

基尔伯特猛地转过身就住弗朗西斯的领子,将他压在旁边的墙上,“你这个该死的蠢货!你TMD才不明白!我们贝什米特家族的人永远也不放弃!你TMD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是的,现在,你为他的单纯和执着而着迷,你为了他那全身全意的迷恋而头晕脑胀,可是,总有一天,你会后悔,你会觉得不耐烦,你会想要自由,想要其他人,想要新鲜感,那个时候,你就会对他的固执的迷恋感到厌烦,你会想要挣脱他那无休止的独占欲,最后,你会恨他,因为他说什么也不会放开你,你会死的很难看,弗朗西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基尔伯特瞪了弗朗西斯一眼后就松开了他的领子,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评论
热度(5)

© 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