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无处可逃23【主独法,副法奥、普奥洪】

弗朗西斯深吸了一口气,将杯子中的红酒全部倒进了嘴里,他略微烦躁的走进罗德里赫的办公室,脸色不佳的望着他的国王问道,“罗德,我可以问你一件事吗?当初你和基尔伯特分手的时候,他有为难你什么的吗?”

罗德里赫拿下眼镜,带着点疑惑和不耐烦的看向弗朗西斯,“你想要知道什么?我和他早就分开了!”

弗朗西斯安抚性的吻了罗德里赫脸颊一下,“我知道,我只是想要弄明白一些事情,他们贝什米特家族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这样,我才好继续对付他们,是吧。”

罗德里赫将眼镜重新戴上,眉头紧皱的转过脸望向弗朗西斯,“你只需要知道一件事,贝什米特家的人都非常难缠。基尔伯特的父亲,老贝什米特将军,当初为了他的初恋情人,他一生的挚爱,亲自带兵杀到了B国,杀死了背叛他的国王和王后,从此B国成为了W国的附属国。基尔伯特,在得知我和你有关系之后,曾经想要和你进行一场决斗,直到我告诉他我并不爱你,他才决定罢手,后来,你知道的,他爱上了伊莎,感谢上帝他曾经爱过我,否则的话,我真怕他拿个刀子把我给捅死。”

弗朗西斯觉得自己的脑袋开始嗡嗡作响,他眨了眨眼睛,并用力的抓了抓头发,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因为恐慌,快要跳出胸口了,“老贝什米特和B国的王后?等一下,我没听明白,当初不是罗伯特那个混蛋非要攻打B国的吗?这该死的和贝什米特家族有什么关系?”

罗德里赫冷着脸瞪向神情慌张的弗朗西斯,“注意你的措辞,弗朗西斯,他毕竟是我的父亲!这有什么不明白的,罗伯特想要B国的黄金,老贝什米特想要一个女人,他们一拍而合,哼,你以为贝什米特家族的领地是怎么来的?如果他们没有能力的话,罗伯特怎么可能给他们这群雇佣兵一个将军的头衔?”

弗朗西斯咬紧牙齿,他觉得浑身的肌肉都在那一瞬间失去了力气,战争,女人,黄金,人们可以为了欲望而肆意妄为,而这个混乱的肮脏的世界,却没有一个人可以为了他们站出来说不。只要是为了国王,为了贵族的利益,只要他们满足了教皇的欲望,任何一个平民,任何一个无辜的孩子,都能够被随意摧残,或者在战场上,或者,在床上。

罗德里赫眯起眼睛看向弗朗西斯紧绷的脸孔,略微担心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没事吧?需要休息一下吗?最近你似乎太累了.....”

弗朗西斯捏紧手指,神情痛苦的将罗德里赫紧紧的搂在自己的怀里,“罗德,我亲爱的陛下,对不起,是我害得你失去权势,我愿意付出一切,来帮你夺回这一切。”

路德维希坐在沙发上拿出一本少年维特的烦恼,反复的翻阅起来,这几天他几乎都没有睡觉,自从他发现弗朗西斯和罗德里赫的事情之后,弗朗西斯似乎就更加不在意他的感受了,他和罗德里赫的那些暧昧的动作,也变得越来越刺眼。

路德维希强压下心中的痛苦和不快,充满期待的望向从宫廷回来的弗朗西斯,他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上前抓住弗朗西斯的胳膊,将他搂进怀里,“弗朗,要吃点东西吗?我做了点蛋糕,来尝尝吧,也许没有你做的好....”

弗朗西斯轻轻的将路德维希从怀里推开,一脸疲惫和厌倦的躲避着他的双眼,“不用了。路德,我累了,我需要睡觉,晚安。”

路德维希受伤的睁大了眼睛,就在弗朗西斯快要走进卧室的时候,路德维希猛地将他拽回了怀里,用力吻上了他的嘴唇,“弗朗,我做错什么了吗?为什么对我这么冷淡?不要不理我好吗?”

弗朗西斯用力抓紧路德维希的手臂,并飞快的转过身,将他按在了墙上,语气充满不快的说道,“我不是你的东西,路德,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想要不理谁,就不会和他说一句话,你不能强迫我,明白了吗?”

路德维希大口的喘了几下气,两只冰蓝色的眼睛红了又红,语气更加痛苦和委屈的问道,“弗朗,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弗朗西斯将路德维希的胳膊放开,叹了口气,将他拉到沙发上坐了下来,他到了点白兰地递给了他,双眼充满悲伤和颓废的望向路德维希,“亲爱的,对不起,我并不想这样......我不想伤害你.....可我没办法,我不可能只属于你,如果我们继续这样下去的话,你会越来越痛苦,这不是我想要的,我爱你,我想要你开心,想要你过上正常的生活。”

路德维希的眼泪又一次流了下来,他的嘴唇忍不住颤抖起来,声音也不由自主的打着颤,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他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我们谈过这个,我说过,如果我不能和你在一起的话,根本不会幸福!”

弗朗西斯抓住路德维希的双手,不停的亲吻着它们,“路德,也许你不会幸福,可你也不会痛苦,听着,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罗德他现在急需要巩固他的势力,我已经答应他,会和柯克兰家族进行联姻了,你还记得那个凶巴巴的领主罗莎吗?我们决定和她合作,也许UK的女王也会支持罗德和伍德抗衡......”

路德维希猛地将自己的双手从弗朗西斯的手中抽出,不敢相信的瞪了他好一会,“我们已经结婚了,弗朗,我们已经......我们才是夫妻,我绝对不承认,我绝对不允许......别忘了你给我的十字架,你给我的誓言,你不能和任何人再进行婚礼!这违背了法律!违背了上帝的旨意!”

弗朗西斯伸出手抓住路德维希胸口的十字架,脸色苍白的咬紧了牙齿,双眼湿润的望向路德维希的发红的蓝眼睛,“那么现在,我宣布,路德维希.贝什米特和弗朗西斯.波诺伏瓦的婚姻现在正式失效!”

        

评论
热度(3)

© 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