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谢粉文---这倒霉催的爱情01【学生会长和副会长,dover,大概不分攻受】

堵车堵的我快要疯,于是给粉写文吧

【喂】弗朗西斯抬头盯着坐在自己右边长相奇特的男孩看了老半天,他已经看了大概有半小时了,可男孩却依然无动于衷的在主席团上做出慷慨激昂的演讲。就算这样,弗朗西斯仍然可以从他偶尔瞥过来的冷漠眼神中感受到不满气息,有时候弗朗西斯也觉得自己贱的,可他真的实在忍受不了了,【柯克兰会长,你的眉毛真的需要修一下了。】

整个会议大厅瞬间变得鸦雀无声,亚瑟.柯克兰终于停下了那漫长、精彩而又激动人心的演讲,他敢打包票,如果不是今天他第一天就职的话,他大概会把身旁的这个混蛋活活打死。他真的搞不懂,为什么大家会选那么一个不学无术、只知道玩乐的家伙成为副会长。他为了这次选举准备了那么久,为了成为会长演讲了那么长时间,结果也就只比身边这个白痴多那么一票而已! 这个世道真是越来越堕落了,他一定要好好整顿w学院的风气,让它恢复过去的光辉和荣耀,【波诺伏瓦同学,你知道打断别人演讲是很不礼貌的行为?我想我的眉毛修没修好,应该和你没有关系,能请你闭嘴吗!】

就在亚瑟准备重新开始另一段演说的时候,弗朗西斯突然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并用力拍了拍双手,【感谢柯克兰会长为我们做出的精彩演说,时间不早了,散会,7点钟我家的派对正式开始,有兴趣的可以去玩!】

亚瑟瞬间脸色沉了下来,他觉得胸口有那么一团火快要把自己的所有理智给烧尽了,这该死的波诺伏瓦,他怎么敢这样无视自己,如此任性的拆他的台?亚瑟眯起双眼冷着脸,充满威胁意味的看向座位上的其他主席团成员,决定给他的新合作伙伴一个下马威,【谁要是想出去请便,但你们别忘了,今年的预算还没有完成,离开的人如果无法获得资金的话,希望到时候不要跟我提出异议!】

弗朗西斯吃惊的长大双眼望向亚瑟柯克兰,此时的他并不知道这个会长已经把他加入了黑名单,并且准备在之后的日子里好好的折腾他,【会长,大家听你叨叨快有一个小时了,请你理解我们除了学生会工作,还有很多其他事情需要处理的心情,至于预算的问题,我觉得也不能有你一个人说了算,对吧同学们?】

几个其他系的学生会长也站了起来向外走去,【时间不早了,我们确实还有其他事情要做,会长你有什么需要,请发邮件给我们!】

亚瑟气的脸色都涨红了,他尴尬的干咳了几声【今天先散会,我们明天再接着讲。】

主席团的人小声抱怨嘀咕着走了出去,就在弗朗西斯同样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亚瑟突然叫住了他,【波诺伏瓦同学,真是不好意思,今年校委交给了我们很多任务,除了核对预算外,还要求我们举办w学院与S学院的橄榄球赛,接待校友团,准备申请科研的材料,开展投资创业竞赛,我觉得这些工作需要我们一起合作完成,所以,你今天的派对估计是开不成了,请你留下来和我一起完成这些任务。】

弗朗西斯听见亚瑟这一番话,差一点吐出血来,他焦急的看向不动声色的亚瑟,脑子疾速转动思考着该如何脱身,然而还没等他想出一个主意,亚瑟已经将一堆资料递到了他的座子上,【红色的明天要交,黄色的这个星期必须完成,绿色的是我们这个月必须完成的工作,辛苦你了。】

弗朗西斯这一次真的要吐血了,他突然后悔参加学生会竞选活动,可他们波诺伏瓦家族世世代代都是学生会成员,作为学校董事的老波诺伏瓦,也一直叮嘱他好好完成工作,否则的话剥除他的一部分继承权。弗朗西斯迟疑了好一会,终于还是无奈的座回到椅子上,【好吧,我们快点开始吧,也许还能赶得上派对……】

亚瑟分掉一半文件,又把剩下文件都推给了弗朗西斯,语气冰冷而又不快的说道,【本来应该所有主席团成员一起完成的,如果不是你乱嚷嚷的话,我们根本不需要做那么多事!】

弗朗西斯不开心的撇了撇嘴,声调充满讽刺意味的说道,【如果不是你兴奋过度讲个不停的话,我们的工作早就完成了!】

【是吗,作为副会长的你什么都不准备才让我感到惊讶,真不知道其他人为什么选你这样不负责任的人当副会长的!】

【Stop!如果我们继续这样吵下去的话,这些文件永远也完成不了了,请你闭嘴好吗?】

亚瑟愤恨的瞪了弗朗西斯一眼,低下头不再理睬他,就在他打定主意再也不和身边这头蠢猪说一句话的时候,弗朗西斯将文件推到了亚瑟面前,【我觉得艺术系的预算削减的太厉害了,上一次W学院的抽像艺术奖就没得到,如果我们继续削弱预算的话,艺术系就没救了,别忘了他们可是出钱大户!】

【谁让他们去年失败了,校董对他们的低回报性已经很不满,更何况艺术系校友捐赠也比其他系少的多,别啰嗦了,快点核查完走人!】

【我不同意,今年艺术系有几个特别有才能的人,如果不给他们举办画廊的机会的话,我们简直就是在把赚钱的机会白白让给别人!我要给校董写信申诉,经济系已经有够多的预算了,没必要再把资金都拨给他们!】

亚瑟不耐烦的瞪向喋喋不休的弗朗西斯,【你这是浪费时间,况且你不也是经济系的,干嘛要帮艺术系说话,我不管,如果想申诉也是你自己的事情,别把我扯进去!】

【柯克兰同学,】弗朗西斯一改刚刚轻浮的态度,认真的看向他的学生会长,【作为一个著名艺术家的儿子,作为传承了充满荣誉性姓氏的你,怎么能够对学校的专横行为视而不见!难道我们不应该反抗这种只顾眼前利益的行为,难道我们不应该为拥有无限未开的学生提供可能性,难道你刚刚说的那些要改变世界的话语都是欺骗人的?我对你太失望了!】

亚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觉得自己对弗朗西斯的不满已经到达临界值了,他快要被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混蛋给气疯了,【谁TMD关心这个破系的垃圾学生,他们能有什么未来?难道你不知道艺术系的学生每年失业率最高?难道你不知道穷的吃不上饭的都是学艺术的?我TMD当学生会长也不过是为了今后的事业,谁管他们会怎么样!】

弗朗西斯若有所思的低下了头,过了一会,他才抬起头看向亚瑟轻声说道,【会长,我得告诉你一件事,那个会议的录像还没有关,如果其他人知道你是抱着这种想法当会长的,恐怕不太好呢!】

亚瑟转过身,脸色铁青的看向得意洋洋的弗朗西斯,这一次,他觉得自己快要吐血了,他强咽下嘴里的口水,语气再也没有了刚刚的肆无忌惮,【我觉得艺术系确实需要学校的大力支持,作为一个著名的综合学院,我们怎么能够有一个拿不出手的院系呢,我们应该一去跟董事申诉,关于我刚刚说的话……】

【咦,会长大人刚刚有说过什么话吗?我什么都没有听见呢……】弗朗西斯笑容满面的看向亚瑟说道。

亚瑟柯克兰觉得自己倒了血霉,才会有这么一个事事和自己作对的学生会副会长,在这个混蛋的威胁下,他不仅答应了帮助他提出申诉,还帮他完成了其他乱七八糟的文件。这让本来可以早早回家的他,不得不工作到十二点才完成工作,他简直快要被这个混蛋活活气死,和校董一样只关注学校利益的亚瑟,搞不懂为什么弗朗西斯会对那些文件的细节提出那么对异议,虽然这个家伙工作的认真程度倒是挺让他敬佩的,可他干嘛非得拉自己下水!

【亚瑟……】

【你再烦我,我就回去工作了!】亚瑟再也忍不住的吼了起来,就算这个家伙把录像公布给全校学生看,他也决定不要忍耐下去了。

弗朗西斯讪讪的缩了一下脖子,见惯了各种各类人的他很快恢复了笑容,声音也由原来的轻佻转向严肃,【我知道你嫌我多管闲事,可我做事情一向这样,如果我们言而无信,对学生的利益视若无睹,今后谁还会继续选我们当会长呢?况且我以波诺伏瓦的姓氏担保,我提出的这些款项绝对会给W学院带来利益。】

亚瑟无奈的叹了口气,神色也缓和了不少,【好吧,你说的也有道理,可如果我们与校董对抗太多的话,他们也由罢免我们的权利,我会考虑帮修你改一下你的申请书,我先回去了。】

弗朗西斯拎起公文包跟着亚瑟走出来,【会长,你住哪,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不需要!】亚瑟不耐烦的加快行走的步伐,想要赶快摆脱身后这个倒霉鬼。

【我有开车哦,很方便的!】弗朗西斯锲而不舍的追着说道。

【我也有车!】亚瑟进一步加快了行走的速度。

【啊!我想起来了,我的车胎爆了,能请会长你送我回去吗?】

【我们不顺路!】亚瑟已经开始小跑起来了。

【……你家不是住在西区?】

【不是!】

【可我见过你的车……】

【我搬家了!】

【那我可以借住你家一天吗?现在也打不到车了……】

亚瑟终于停下了脚步,气喘吁吁并且气急败坏的对弗朗西斯吼道【我家没有地方给你住,我们不顺路,我不想和你有任何关系,难道你不会看人脸色的!】

【我可以帮你修眉毛!】

亚瑟差一点又被气得吐血了,他看向可怜兮兮无车可坐弗朗西斯,最终还是妥协的低下了头,【好吧,我送你回去……】

【你是不是在心里骂我了?】弗朗西斯终于开心的笑了起来。

【不,我在心里把你撕碎了。】亚瑟冷着脸,面不改色的道。

【过分,我帮你完成了这么多工作,你怎么还记恨我?】

【什么叫做你帮我!这本来就是我们所有人的工作,你自己让他们走了,本来就应该你来完成!】

【好吧,我说不过你,会长大人。】

亚瑟咬紧嘴唇强忍下胸口的怒火,防止自己突然暴走把他的合作伙伴按在低下猛打一顿,他打开黑色跑车,脸色阴沉的看着弗朗西斯爬上副驾驶,一言不发的踩上了油门。

弗朗西斯微笑着看向脸色不快的亚瑟,依然没事找事的跟会长搭讪道,【我看过柯克兰夫人的油画,那细腻的表现手法,还有那神乎其技的抽象表达手法都十分让人震撼,你也由跟她学过油画吗?我一直想要观察她是怎么完成这些让人惊叹的作品的。】

【如果你再不闭嘴的话,我就把你扔下车了,我说到做到!】

【哈,真是没想到呢……你看起来跟真实的你完全不一样。】

亚瑟从车厢里抽出一根烟点燃,满不在乎的翻了一个白眼,【如果你想看见一个表里如一的人,请回到原始社会。】

【耶……我觉得我们可以成为朋友,你挺有意思的。】

【谁要和你成为朋友!】亚瑟鄙夷的瞪了弗朗西斯一眼,【你已经给我招来那么多倒霉催的事情了,以后请你离我远点,我可还不想一直这么不顺下去。】

【哦……】弗朗西斯双眼充满遗憾的看向了亚瑟,【我还准备请你和我一起去看英超联赛呢,既然你这么不感兴趣的话……】

亚瑟瞬间变了脸,充满嫌弃神情的双眼一下子绽放出了异样的神采,他用力咳嗽了一下,【那个,其实我们以后需要合作见面的地方都很多,如果我们能够友好想相处的话,应该最好不过了。】

弗朗西斯突然捂住肚子大笑了起来,他用力拍了亚瑟肩膀一下,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会长,我真的很喜欢看你变脸的样子,真的太有趣了!】

亚瑟紧绷着的脸孔终于透出了一丝笑容,【For god sake,这可是英超联赛!英超联赛!为了它,就算让我和青蛙做朋友,我也愿意。】

【好吧,我到了,再见亲爱的会长大人。】弗朗西斯突然捧住亚瑟的脸孔,亲吻了两下,【顺便说一下,我确实就是你们英国人认为的青蛙(法国人),谢谢你的帮助。】

亚瑟嫌弃的将脸上擦了擦,虽然他确定弗朗西斯没有把口水弄到自己的脸上,可不愿意和任何人有任何身体接触的他,还是拼命的用纸巾擦起了脸,哈,他真的需要好好考虑考虑,英超的门票到底值不值得他牺牲那么多!

评论(2)
热度(13)

© 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