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这倒霉催的爱情02【dover无攻受】

学生会设定的英法谢粉文

【所以,你觉得这个申请书能让你满意吗?】亚瑟皱紧眉头看向依然一言不发、神色沉重的弗朗西斯问道,他们的申请书经过他连夜的加工后被送到了学校董事会,很显然,董事会成员对他们的看法不屑一顾,不到一天时间就驳回了他们的请求。气愤的弗朗西斯拉着亚瑟四处游说总是给他们冷脸的董事会成员,他甚至还组织了艺术系学生和家长们进行游行,迫于他们的压力,学校终于只好对他们做出了妥协,让他们重新提交符合实际情况的申请书。

【就这样吧!】弗朗西斯咬着笔头无可奈何的说道,【再闹下去也不可能获得更多拨款了,这么多已经是个很好的开始,果然还是亚瑟你的演说比较有用呢,这一次他们明显让步了不少。】

亚瑟的脸色微微红了一下,然而很快他就恢复了正常,【下一次你别再给我添麻烦就行了,好吧,今天工作就到这里,我先回去了。】

【亚瑟……我还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弗朗西斯神色踌躇的看向了已经开始翻白眼的亚瑟。

【不,我没有空,请你找其他人!】亚瑟立马回绝道。

【我在艺术系发现了一个天才……】

【我没空!】

【他的画一定会获得巨大的成功!】

【我没兴趣!】

【如果他可以得到你妈妈的提拔的话……】

【不关我的事!】

【我们可以获得巨大的利润!】

【……】亚瑟双眼迟疑的看向异常坚定的弗朗西斯,【好吧,你先带我去看看他的画,我再决定帮不帮他。】

弗朗西斯异常兴奋的抱了亚瑟一下,【我就知道聪明的你一定会感兴趣!】

亚瑟飞快的推开过于热情的弗朗西斯,直到现在他还是不习惯和这个总是毛手毛脚的法国人做朋友,虽然,所有的学生会成员们都认为他们关系好的过分。【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弗朗西斯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也知道校董不愿意削减经济系资金,他们准备降低橄榄球队的拨款,你也知道他们都不是太好说话的人,所以,麻烦你跟他们解释一下,为什么要削减他们的资金好吗?】

弗朗西斯本来欢快的面容瞬间耷拉了下来,他捂住开始绞痛的胃,神色慌张的想要拒绝这个任务,【会长大人,你也知道橄榄球成员有多么暴力!】

亚瑟嘴角微微的翘了起来,这可是回报弗朗西斯不给自己面子的好机会,他拿起桌子上的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里面的红茶,【我相信你的能力,弗朗西斯,只有你才能够滴水不漏的完成这个任务。】

弗朗西斯咬紧气得发白的嘴唇,这个学生会长果然阴险狡猾的可怕,完全没有辜负柯克兰这个出了名的奸诈姓氏,他早就把所有责任算计好推给自己了,【好吧,会长大人,那也请你务必把画像带给柯克兰夫人观赏了。】

【嗯哼,只要你能顺利完成任务,不要让我来擦屁股就行!】

弗朗西斯迫于无奈带上自己的好友安东尼奥、基尔伯特一起来到了橄榄球训练场,教练开心的看着他们三个人的到来,用力拍了拍安东尼奥和基尔伯特的肩膀,【你们有没有兴趣加入橄榄球?我们W学院的橄榄球队可是全国有名的,只要你们加入 ,保证可以被全国联赛看中,以后功成名就绝对不是幻想!】

弗朗西斯神情尴尬的看向滔滔不绝赞美自己队伍的教练,过了好久,他才勉强开了口说道,【咳咳,教练,你也知道最近经济不景气,W国已经很久没有收到校友捐赠了,所以……】

【可是我们去年差一点获得冠军!】教练立马不开心的辩驳道。

【……我当然知道W学院橄榄球队多么厉害,我们的球员各个勇猛威武,教练你的指导也是无与伦比的,我一直都为W学院拥有这样让我们骄傲的橄榄球队而自豪,但是,今年学校的资金确实相当紧缺,我们也是实在没有办法,我相信大家一定能够理解……】

【可我答应队员们换一个场地了,这里的草地太软了很容易滑倒,上次我们一个成员就差点跌骨折,还有橄榄球,集训场地……】

【很抱歉,我们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请你和优秀的队员们理解我们的难处,我先告辞了。】

教练脸色难看呢的望向逃走的弗朗西斯,语气不快的对他的队员们说道,【你们也听到了,学生会觉得我们不需要新的场地,新的橄榄球,新的队员,我们今年必须忍一忍了,解散!】

【你看这个线条晕染方法,完全不同于过去的画画方式,既梦幻又有渲染力,这忽明忽暗的色彩,这强烈的情感表达能力,完全符合现代艺术价值,用孤立提现人情的冷漠,用虚幻表达了人生的变化无常,你一定明白我的感受,这个画家绝对拥有非常大的潜力。】

亚瑟拿起放大镜讲画作又一次观察了一遍,【你说的有些道理,不过这样的作品我也见过不少,但这幅画的表达能力确实相当不错,我想我妈妈会喜欢这样的画。】

【是吧是吧!】弗朗西斯开心的快要跳了起来,【我就知道亚瑟你一定会明白见到优秀作品带来的快感!上帝知道我去过多少趟纽约博物馆,只为了把梵高的星空多看几遍,那浪漫中的孤寂 ,绚丽中的孤单,每看一次都都会让我心碎一次!还有柯克兰夫人的那副勇者,那孤独而立的反抗精神,那抽象却疯狂的表达能力,不管看多少次都让我叹为观止,你有这样的妈妈真是太幸福了!】

亚瑟尴尬的摸了一下鼻子,好吧,他是不觉得有个天天把自己关在地下室里作画的母亲有什么好,不过能够获得别人羡慕的眼光总是不错的,【如果你有空的话,我可以带你参加她的画展。】

弗朗西斯简直快要开心的跳起来了,他用力抓住亚瑟双手兴奋的说道,【真的吗?你对我简直太好了!】

亚瑟立马将双手抽了回来,瞬间后悔起自己因为得意忘形而做的允诺,【她还有很久才会开画展,你不要期待太高了。】

【嗯,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我们先决定怎么拉到开画展的赞助吧。】

【等一下,我们?我什么时候要和你一起去拉开画展的赞助了?】

【可是不拉赞助,画展也开不起来,这些画就卖不出去,我们怎么赚一大笔钱呢!】

【你确定这些画能赚钱?艺术的事情可是很难说的,每年赔钱开画展当然不知道有多少!】

【会长大人】弗朗西斯突然神色严肃的看向亚瑟,【我知道你还不怎么相信我,可你应该相信贵为柯克兰夫人儿子的自己啊!你也觉得这幅画非常有价值,我们怎么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这样的艺术品流浪街头,又怎么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这样赚钱的机会白白飞走!】

【停停停……下!】亚瑟不耐烦的比了个手势,【我先让妈妈看看这幅画,如果她也觉得不错的话,我可以签下这个作者,对了,这是谁画的?】

【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我下次让他来找你……】

还没等弗朗西斯说完,费里西安诺软绵绵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弗朗西斯哥哥……】他一边小跑一边气喘吁吁的说道,【你们快跑,橄榄球队员来找你算账了!】

弗朗西斯惊吓的睁大了双眼,【可我不是跟他们解释过了吗?】

【都怪我不小心跟路德维希说了你把他们资金转给艺术系的事情。】费里西安诺充满歉意的看向了弗朗西斯。

亚瑟突然拉住弗朗西斯的手就往经济系跑,MD,他就知道这个倒霉催的弗朗西斯最会给自己找麻烦,他真是脑子有屎了才会相信他已经摆平了一切,他怎么老是被他牵扯到这些个屁事里,他简直就是自己的扫把星!

跑着跑着,弗朗西斯突然停下了脚步蹲在了地上,他脸色铁青的大口喘起了气,【我没办法跑了,你先逃吧!】

亚瑟停顿了一下,心里升起一种十分不舒服的感受,可他还是选择放开了弗朗西斯的手自顾自的跑开了,他还不想被橄榄球员群殴致死。

弗朗西斯依然不停的喘着气,脸色欠佳的望向橄榄球员们,【我很抱歉占用了你们的一部分资金,可我希望大家能够互相理解,我们只有团结合作,只有互相扶持,学院才能获得真正全面的发展。】

路德维希不快的把手里的橄榄球来回扔着,语气冰冷而又饱含怒火的说道,【我们为学校争了那么多光,哪里不如什么荣誉我都没有的艺术系,凭什么他们弱还能抢夺我们的资源!】

橄榄球队员们开始大声叫唤起来【抗议、抗议、抗议、……】

弗朗西斯咬紧嘴唇看向一群已经快要按赖不住的队员,【听着,这是我们所有学生会成员和董事会商议出来的决定,橄榄球队每年占据全校最大的拨款份额,拿出这么一小部分给艺术系发展也足够你们运用,你们的训练场前年才装修过,每年集训的钱也远超过了其他队伍,我希望你们知节省与让步的必要性,等到学校下次盈利更多的时候,会考虑回拨给你们相应的款项。】

路德维希突然上前拎住了弗朗西斯的衣服,眼神变得更加危险,【别跟我废话,他们说这都是你一个人出的主意,既然你这么喜欢艺术,我们不建议把你打成艺术品!】

弗朗西斯这下子真的快要吓到虚脱了,他焦急而又语无伦次的辩解道,【真的不是我,是会长大人热衷于投资艺术,还有,你们要是打我的话可是会被开除的!不要做出让你们后悔的事情!】

【哈……谁能证明你是被我们打的呢】,路德维希不以为然的将弗朗西斯拖到学校树林里,【但愿你到时候还有力气去找证据!】

就在路德维希的拳头快要落到弗朗西斯脸上的时候,亚瑟举着一把枪对着了他,语气冰冷坚硬的说道,【放开他,否则我就开枪了!】

路德维希和其他球员都吃惊的看向了突然冒出来的学生会长,路德维希不以为意的嘲讽的说道,【学校你怎么肯定会有枪?】

亚瑟抿住嘴,神色狠猊的瞪向路德维希,【你可以试试看!】

路德维希终于送来了弗朗西斯的衣服,神色阴沉的瞪了亚瑟一眼,转身向树林外走去,【我们走!】

弗朗西斯惊吓的浑身都瘫软了,他用力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小口喘着气问道,【你从哪里拿到的枪?】

亚瑟长吁了一口气,上前扶住了弗朗西斯的胳膊向外走。【戏剧社的,看起来和真的很像对吧?】

【哈哈哈……你刚刚真的演的特别好,就连我都快要相信了!谢谢你,亚瑟。】

亚瑟对着他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你就是一个倒霉催的人,我就是倒了血霉才遇到你,就是你给我带来那么多的麻烦!】

弗朗西斯搂住亚瑟的肩膀,笑容得意的看向他,此时的他还不知道,他看向亚瑟的视线的炽烈程度,早已经超过了一般的朋友,【那我是不是特别幸运,拥有你这样的一个朋友?】

【谁说我是你的朋友?我们只是合作伙伴!不要搞错自己的位置!】亚瑟更加不快的吐槽道,【我还不想被你拖累死!】

【好吧,伙伴,你知道同性爱人也叫伙伴吗?】

【滚!】

评论(26)
热度(8)

© 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