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看法国中世纪历史,不是被英格兰侵略骚扰,就是被神罗包围攻打,而且这两个对手都残暴的简直可怕,不过法国还真是一个神奇的有上帝庇佑的国家,每每遇到灾难时刻,必有各种奇迹救助,贞德救了已经快被没气的法国,瑞士与勃艮第斗争让法国最终统一,弗朗索瓦与土耳其结盟突破查理五世包围圈,瑞典与德意志新教徒与奥地利西班牙的斗争,让法兰西终于从神罗包围圈中喘了口气,之后的等等等等战争已经属于法兰西与神罗的争霸战了,法国居然一点点的把神罗从神坛上拉下,最终杀了自己的宿敌,与奥地利斗了几百年,奥匈帝国在一战后也同样奔溃,至于普鲁士更不用说了,结局更是惨不忍睹,除了英国,真的有一种欧洲国家与法国为敌就是作死的感觉。

         总体感觉就是,德英一联合,法国必遭殃,法国的外交宗旨大概就是死也不能让德英联合。法兰西外交能力200加加加,挑拨离间能力200加加加,打仗能力100加加加,打仗不如挑拨离间,打仗不如联合不可能的盟友,打仗也没有运势来的重要,关键时候总有爱着法国的人来救他【比如贞德,瑞士,土耳其,瑞典,美国,英国,美国,德国】,能屈能伸是关键,外交与挑拨离间能力真的比武力值更重要。

         英国的政策变化莫测,一会与法国打打,一会又与他联合一下,最善变的莫过于他,德意志就是精神分裂了,一半要这样,一半要那样,好不容易统一意见了,又被美苏打趴了......板鸭属于法国的心头肉,最后还是被他给勾搭上了。意大利这块肥肉,法国从来没有正经吃到过.......奥地利哈布斯堡天生是法国的死敌,从外交能力上来说两人也算不分上下,如果不是半路杀出的普鲁士的话........哈布斯堡也算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足足耗到一战之后,这个家族才算真的走下舞台,跟他比起来普鲁士就是个投机主义的暴发户,纯武力统一德意志【这也是为什么我不喜欢普独这个CP的原因吧,法国统一好歹还斗智斗勇了好长时间,普鲁士统一德意志大概就是不服的就吊死的感觉.......太残暴,然后说普鲁士唯一之爱就是德国,我只想说,他只不过爱德国听自己的话而已,如果他真爱德国,就不会傻逼的发动一战,或者普法战争。至于东德,我真不知道该怎么算........反正在我眼里二战之后普鲁士就死了】

           英国把眼光投射到欧洲之外算是当时最正确的选择,然而二战之后依然以世界的英国自居,放弃欧洲这个选项不知道算不算失策,不过现在好歹还有英联邦和美国支撑着,也不至于太悲催就是了,当初法国死活不让英国进来就是防止当时德法还不紧密的联盟出现裂隙,让英国夺走他对欧萌的领导权吧。历史还是很有意思的,曾经的日不落最后都落到孤身一人下场【板鸭和英国】,而且还都面临着分裂的危险.......

           至于法国,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他真的运气超级好的感觉,大概因为外交太出色的原因,不管处于什么样的劣势,总能化险为夷吧,反正自己不行就抱大腿,顺便离间一下敌人........不能让德英联合,这大概是法国的行为准则

评论
热度(18)

© 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