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不离不弃【独法】

     “我们一起共用煤钢吧.......”

        窗户缝隙中突然窜入的冷风吹醒了我,毫无预兆降临至柏林的暴雨让刚刚温暖的天气冷却了许多,单薄的杯子让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蜷缩了起来,我走下床把窗户关严实,抬起头眺望起渐渐泛白的天空,思绪依然沉浸在昨夜的梦中无法自拔。

         咖啡机的哔哔的声音让我渐渐回过了神,我端起装满咖啡的杯子坐在了餐桌上,手机信息显示今天又是我和弗朗西斯进行会晤的日子,这让我本来沉重的心情变得欢快起来,就像漆黑的夜里突然闪出的一缕光芒,照亮了我所有暗沉阴郁的情绪。

        “路易,为什么你总是这样阴郁?”

         弗朗西斯在我身边的时候,时光总是飞速流逝,他总是能够轻易的让我笑出声,欢乐就像隐藏在他骨子里的性质,一有空就被他释放到四周,给我带来不容易获得的轻松愉悦。然而刚开始和我交往的时候,他的这种风趣幽默的天性却并没有真正展现出来,更多的时候,他的性情就像是变幻莫测的六月天,忧郁而又任性,自私而又悲伤。

          我还清晰的记得弗朗西斯当初找上我时的痛苦面容,当时的他还对我抱有极强的戒备之心,即便这样,他还是极力劝说我和他交往,【路德维希,你也不想一直受到亚瑟和阿尔弗雷德的摆布吧,和我交往吧,我支持你合并,让亚瑟那个混蛋从鲁尔滚出去,我们可以一起共用煤钢。】

           阿登纳听见弗朗西斯的表态后简直快要开心疯了,同样,被二战摧残的快要奔溃的我,也被他突然转变的支持给弄懵了,阿登纳与舒曼激动的协商着协议的细节,跟我交代无论如何都要抓住弗朗西斯的心,并让我带着他在波恩玩乐一番。

          弗朗西斯除了待在酒吧里不停的喝酒,并不愿意去其他任何地方,我只好一言不发的坐在他的身边,不知所措的看着他不停的折磨自己。这两年来他的日子并不好过,也许他在身体上比备受摧残的我好那么一点,然而精神上被亚瑟和阿尔弗雷德的孤立的他倒是显得越发憔悴了。

        我陪着他喝了一大瓶红酒,中间掺杂着一些香槟和啤酒,不知不觉时间就到了午夜零点,我搀扶着已经无法站立的弗朗西斯走出酒吧,还没等到我们走回酒店,他就突然吐了出来。我皱紧眉头闻着从他身边散发出来的刺鼻味道,顺便拿起随身带的手帕帮他嘴唇擦了干净,想要赶快把他带离这个鬼地方,出乎我的意料,弗朗西斯突然就抓住了我的手,将我按在了墙上用力亲吻住了我的嘴唇。

        如果说弗朗西斯突然转变对我的态度让我吃惊不已的话,那么这个突如其来的接吻简直就快要把我整个脑袋给炸懵了,而他才刚刚从被我监禁的生活中解脱出来。我不知道弗朗西斯是怎么想的,也不了解他还是否还得当初被我强迫SEX的情景,阿登纳交代我不管怎么做都要死死抓住弗朗西斯不放手,我的脑海里闪过维希麻木而又愉悦的面容,迟疑了几秒,就用力按住了他的后脑勺,转身将他压在了墙上,用更加激烈、霸道的吻缠住了他。

           手机滴滴的声音让我从回忆中回过了神,我望向弗朗西斯发来的短信,心情还是没能从法国大选带来的不安中缓和过来,“我会跟马克龙一起来柏林,想我了吗?”

           我迅速回复了他,“嗯,我们到时候再聊。”

          

       to be continue

      

评论(1)
热度(26)

© 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