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不离不弃02【独法】

        就像以往一样,我和德国总理在柏林飞机场等待着弗朗西斯和他的总统【或者其他政府人员】的到来,他见到我时总是会嘴角上翘,像是遇到什么极其幸运的事情一样开心着。大风将他梳理整齐的长卷发吹的乱糟糟,他欢笑着亲吻了默克尔的脸颊两下,很快又转过身抱紧了我,当着所有人的面亲吻上了我的嘴唇,我脸色微红的低下了头,雀跃的心情让我的眼角充满了笑意,弗朗西斯拉住我的手,跟在一群卫兵后面小声说道,“我真的很想你,路易,这感觉简直要了我的命。”
       我抿着嘴没有出声,过了一会,我看见弗朗西斯略显失落的眼神,终于忍不住对着他笑了起来,“我也很想你,弗朗,相信我,我比你想象的要难受的多。”
         “我知道,路易你总是这样,看起来既阴郁又冷淡,信息也很少回我,总是让我来柏林看你,你却很少到巴黎……”
         本来还充满笑意的我的面孔瞬间紧张了起来,容易焦虑的情绪更是让我无法做出充分的解释,“弗朗,我也很想念你,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这种感受,你得相信我,我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国家都要爱你……”
         弗朗西斯抬起头笑盈盈地吻了我的脸颊一下,“我知道,我亲爱的小路易,如果不是了解你这古怪的性格的话,我又怎么会忍受你那么久呢?”
        我皱紧眉头看向我的爱人,这几个月的法国大选让我变得多疑和忐忑起来,即便我很少在公开场合表达这种情绪,可弗朗西斯应该知道,我有多么害怕他会抛弃欧盟,并且离开我的身边, “你真的一直在忍耐我?”不安的情绪就像是滴落在水里的墨汁,不断扩散开来,“我到底有什么让你不满意的地方?难道我做的还不够多,对你还不够好?”
         弗朗西斯似乎没有预料我这突然而至的情绪爆发,而我也在说出这些话后瞬间后悔了,在这关键的时候,我本应该像过去一样安静的守在他的身边,等待他带给我最后的宣判,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大吵大闹,让本来就对我有诸多不满的弗朗西斯变得更加退却,“路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也许我只是太糟糕了……”
          “你会好起来的,弗朗,我需要你,欧盟也需要你,你会恢复到过去那么好,没有你我一个人根本没办法照顾她,我需要你在我的身边。”
弗朗西斯没有做声,虽然他总是让我不要担心,可亚瑟和阿尔弗雷德的选择还是让我变得患得患失、提心吊胆起来,他的沉默寡言更是加重了我的种种猜忌,焦虑的情绪在我的心底不断燃烧着,像是快要把我整个人都毁灭殆尽,“你是不是想要和亚瑟一起离开欧盟?你是不是还是爱着他远胜过我?”
         弗朗西斯的脸色终于挂不住了,本来欣喜的笑容在我咄咄逼人的质问下渐渐变了颜色,“为什么你总是要问这种问题,我已经和你说过上千遍,我和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可你当初来找我不就是因为他的背叛?就算我们结婚了,你也总是会在我们遇到问题的时候找上他不是吗,难道我的怀疑有错?难道你就没有想过和他一起离开欧盟?难道勒庞不是在民调中排名第二?”
         “路易,难道德国就没有极右翼党派?别忘了你的新选择党,他们念念不忘的想要把我排除在欧元之外,饱怀怨恨的控诉是我拖累了你,我是不是也要指责你的心里只有你的德意志家族,而没有我呢?”
        “可他们根本没有当选是可能!”我看向弗朗西斯越来越冷淡的双眼,愈加后悔起自己的口无遮拦,可憋足了整整大半年时间的情绪却怎么也止不住的爆发出来,我想要弗朗西斯给我肯定的答案,渴望他能够安慰我疯了似得不安情绪。
        “也许我不应该来看望你,路易,你需要冷静一点,我们都需要冷静一段时间,我先回去了,也许比起法国大选,你更需要想明白我对你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弗朗西斯没有给我任何挽回的余地,转身走回机场离开了柏林,我恼火的用力抓了抓好不容易梳理整齐的头发,懊悔的情绪紧紧的抓住了我,就像蜘蛛网一样将我的心脏疯狂缠绕,让我痛的几乎难以呼吸。
      
       

评论(7)
热度(19)

© A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