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I win all the time 【写给弗朗西斯的说唱歌】

我是弗朗西斯,欧洲的中心

绚丽的金色长发,温柔的蓝色瞳孔

塞纳河的美丽,铁塔的优雅

我是梦幻之地

所有人都向往

曾经的欧洲霸主

现在的艺术天堂

梵高、高更、莫奈和毕卡索

每一幅艺术品你都只能观望

圣罗兰、迪奥、香奈儿和LV

每一件衣服你都买不起

我就是style的发明人

优雅、浪漫、性感和聪明

每个美好的形容词都可以用在我身上

路易七世昏庸愚蠢

失去老婆又丢了土地

腓力二世挑拨离间

反法联盟滚得远远

亨利五世残暴无边

贞德与上帝站我旁边

我是弗朗西斯,我是欧洲的中心

我曾跌入地狱,却又爬回人间

命运起起伏伏

世界变化万千

但我总是会赢

查理五世曾经辉煌一时

安东尼奥对我虎视眈眈

百合花和新月的污秽结合

三十年战争让他哭泣不止

卡洛斯二世终于屈服

西班牙再也不是我的威胁

我是弗朗西斯,我是欧洲的中心

我曾跌入地狱,却又爬回人间

命运起起伏伏

世界变化万千

但我总是会赢

哈布斯家族让我生厌

为了胜利不得不选择的盟友

七年战争让我失去了一切

美国独立我又掰回了一局

英国是我的眼中钉

亚瑟是我的骨中刺

我恨他如同他恨我

我们相看生厌

但我最想看的还是神罗的灭亡

我恨国王、贵族和主教

他们用一条条高低贵贱压得我喘不过气

自由、平等与博爱才是我的最爱

路易十六和奥地利的小公主走向断头台

全欧洲的国王都恨我

全欧洲的军队都怕我

我是现代文明的先驱

创造了一个全新而又更美好的世界

国王、贵族、主教们纷纷逃亡

香颂延绵不断的歌唱旧世界的灭亡

我是弗朗西斯,我是欧洲的中心

我曾向敌人低头,也曾顺从霸主的要求

可我不会总是低头

当我抬头的时候一定要当心

命运起起伏伏

世界变化万千

但我总是会赢

普鲁士曾经来势凶猛

让我失去了阿尔萨斯和洛林

50亿赔偿金是个天文数字

可别担心

我总是会赢

奥匈帝国如同百足之虫

世界没有永远的敌人

只有永远的利益

为了生存世仇也可以结盟

英法俄VS普奥

谁输谁赢一眼就看得出结论

阿尔萨斯和洛林

德意志的赔偿金

我从来都不记仇

只要你双倍偿还我的债务

我曾经跌入地狱,也曾在鲜血中匍匐

我曾向敌人低头,也曾顺从霸主的要求

可我总是会赢

小胡子的崛起出乎我的意料

张伯伦的甜言蜜语无法俘获我的真心

我不是谁的道具

也不是谁的挡箭牌

如果你不愿意帮我

我也不愿意受伤

40天的时间是我的极限

巴黎的美好时代不能戛然而止

我曾向敌人低头,也曾顺从霸主的要求

我曾跌入地狱,也曾埃饥受冻

冷眼看着他们自取灭亡

而我总是会赢

USA的自由之歌在欧洲欢唱

USSR的枪声在柏林荡漾

我最亲爱的盟友孤立我的请求

我最害怕的敌人重新武装

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

只有永远的利益

为了生存世仇也可以结盟

德意志与法兰西就是天生一对

不需要英吉利在中间作梗

欧洲在我们的操作下逐渐联合

欧元、申根、自由贸易和农业补贴

USA和USSR一起滚到一边

我曾向盟友求助,也曾向霸主低头

我曾跌入地狱,却又爬回人间

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反抗是我与生俱来的天性

不管你是否曾经救助过我

还是曾经霸占过我

我只听一个人的话

那就是我自己

而我总是会赢

我是弗朗西斯,欧洲的中心

绚丽的金色长发,温柔的蓝色瞳孔

塞纳河的美丽,铁塔的优雅

我是梦幻之地

所有人都向往

曾经的欧洲霸主

现在的艺术天堂

梵高、高更、莫奈和毕卡索

每一幅艺术品你都只能观望

圣罗兰、迪奥、香奈儿和LV

每一件衣服你都买不起

我就是style的发明人

优雅、浪漫、性感和聪明

每个美好的形容词都可以用在我身上

曾经抛弃我的人现在孑然孤身一人

他爱的人夺取了他所有的霸权

给他的承诺早已消失不见

恳求加入我们的联盟

却又挑拨离间

离开吧离开吧

你孑然一人

离开吧离开吧

我们有27个成员

我是弗朗西斯,欧洲的中心

有英俊负责的老公

180的身高和八块腹肌

把他的金钱提供给我使用

离开吧离开吧

你孑然一人 VS 27个国家

谁胜谁负一眼就可以看出

银行逃向法兰克福

金融已是你最后的支柱

我曾经向霸主低头,也曾被他们孤立

我曾跌入地狱,却又爬回人间

而我总是会赢

而我总是会赢

而我总是会赢

而我总是会赢

而我总是会赢赢赢














评论(8)
热度(35)

© Air | Powered by LOFTER